财新传媒
【编者按】中国的贫富差距到底有多大?之前,学者们的研究多集中于收入差距,虽然有不同的测算,但基本共识是收入差距基尼系数已经超过了0.4的国际警戒线。近些年来,中央为缩小收入差距采取了多项政策,收入差距扩大的势头得到了某种程度的抑制,但是差距水平仍偏高。李实教授以及谢宇教授长期关注于中国收入分配差距的研究,最近,他们又分别披露了衡量贫富差距的另一个内容——财产差距。其结果显示出的财产差距急剧扩大的势头,又带来了新的挑战。

财产不平等现状

中国居民财产增长飞速但差距巨大

大量的财富集中在极少数人的手中。将家庭财产的多少排序排名在顶端25%的家庭拥有全国79%的财产,排在顶端10%的家庭拥有全国62%的财产,排名在顶端5%的家庭拥有全国一半以上的财产,排名在顶端1%的精英阶层拥有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财产。然而,排名在25%以下的家庭财产总量仅占全国财产总量的1.2%,排名在50%以下的家庭的财产总量仅占全国财产总量的7.3%。可见中国的财产分布呈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

从财产数量看,2012年全国家庭净财产均值为43.9万元,其中,全国有25%的家庭其财产小于6.3万元,75%的家庭小于34.7万元,顶端10%的家庭其财产高于73.6万元,顶端5%的家庭高于117.6万元,而最高1%的家庭则在324.5万元以上

区域差异在财产不平等中的作用甚至高于在收入不平等中的作用,城乡差异对财产不平等的贡献率在10%以上,省际差异对不平等的贡献达到22%。城镇的财产存量远远高于农村,同时,城镇的财产不平等程度也高于农村;是否在体制内工作也与财产紧密相关,有成员在体制内工作的家庭在财产上有较大的优势,在体制内、体制外工作的家庭其平均净财产分别为67.4万元、37.2万元,前者比后者高出81%;家庭平均净财产随着受教育程度的提高而明显增加,家庭成员都未上过学的家庭净财产平均为11.8万元,小学增加到15.7万元,大学最高,达到61.9万元,是小学的5倍多
在我国家庭财产的构成中,房产占绝对主导地位。房产在全国家庭平均财产中占了74.7%。与其他国家相比,我国房产在家庭财产中所占的比例严重偏高,比如澳大利亚2002年房产所占比例为54.2%,意大利2000年房产所占比例为37.7%,美国2002年房产所占比例为52%。因此,房产成为财产不平等的主要贡献者,房产比例严重偏高是结构畸形的表现,潜伏着许多结构性问题,不利于财产的健康增长 

学者解读

谢宇:财产不平等并未高的离谱 不会影响社会稳定

财产不平等相对来说偏高,但也不是高的太离谱,也在预想之中。财产不平等并没有所谓的警戒线。收入基尼系数也没有警戒线。事实上,民众对不平等的容忍度还是有的,对于正当的不平等是能够接受的,但不能接受不正当的不平等。只要不平等的产生过程是合法的,正当的,大家还是可以接受的

中国不平等的问题本身,在最近的一段时间内,不太可能造成社会不稳定。也就是说,尽管中国的不平等现象确实存在并有所增加,然而它本身的危险性可能被夸大了。我认为,中国社会有一定的机制(如政治、文化、舆论、家庭、社会关系等)来调节不平等所带来的社会危害

财产不平等对阶层固化会有一定影响,差距越高固化的可能性越大,因为上一代可以将财富转给下一代,而且上一代的财富多意味着能给下一代更多的投资,比如教育,孩子上学不争气,家长还可以将自己的公司让其继承

李实:强有力反腐应成为缩小财产差距措施

合理地缩小财产差距主要是解决不合理的收入来源和财产来源,要把目标瞄准不合理不合法的财富部分。这需要我们要完善资本市场,消除资本市场的垄断,扭曲和不完善所带来的暴利;需要杜绝官商勾结和权力寻租;需要加大反腐力度。我一直主张,执政党和政府的反腐制度和措施应该是政府的收入分配政策的一部分,没有强有力的反腐措施,实现合理有序的收入分配秩序是不可能的

把收入分配政策和财产调节政策纳入到一个系统的政策体系。收入差距扩大会导致财产差距的扩大,反之亦然。这意味着解决收入分配中的问题也就部分解决了财产差距方面的问题,而解决财产差距的问题也就部分地解决了收入分配中的问题

给无产者和低收入人群创造增加财产的机会。一是增加他们的收入,二是享有更多,更高水平的社会保障和公共服务,以增加其储蓄和金融资产,三是控制住房价格,让他们有能力拥有自己的房产。农民基本上都是少财产者或无产者,增加他们财产的一个有效办法是土地制度改革,不仅使他们获得土地的经营收益,而且能够从土地交易中获得土地的价值

图说:中国式买房

视频报道

相关观点

收入分配失衡,是多年来体制改革滞后、既得利益坐大、腐败之风泛滥的结果,改善收入分配,必须对症下药
首先要搞清楚世界银行的国别收入水平分组代表着什么,又不代表什么;中国有潜力在“十三五”末跨入高收入行列,但是,由中等收入向高收入迈进所需的改革,比起实现经济起飞所需的改革,更加艰难
为什么经济增长的结果是扩大了贫富差距?超发货币,包括追求“温和的通货膨胀”,主张刺激性货币和财政政策的凯恩斯主义是罪魁祸首
近年来中国收入分配差距确有缩小,但绝对数大幅度上升,灰色收入也不断增加
专题责任编辑:周东旭

相关图表

热词推荐:
房产 北京市 平均收入 何家弘 莫于川:缺纸 疫苗事件 滞胀 日元 关于新加坡的文章 日本 杨鲁豫 e租宝登记平台 十八届五中全会 养老金上调6.5% 李克 女子哺乳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