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美国的腐败与增长 韩国怎样打击腐败 新闻界成巴西反腐先锋 墨西哥与秘鲁腐败困局
【编者按】 腐败作为人类共存的现象,无论国度、体制,始终是阴魂不散。在历史上,许多国家都曾经历过最为黑暗的腐败时代,而反腐斗争在他国亦是此起彼伏。美国在进步主义时期的增长与腐败共生,巴西和秘鲁搭起了民主体制架构却依然未能摆脱腐败泥淖……编者在此拣选若干具有代表性国家的反腐历程,以期对当前中国反腐斗争有所借鉴。

美国进步主义时期的腐败与增长

19世纪90年代到20世纪20年代,被称为美国的进步主义时代。常有人拿此时代与中国当下做比:新工业发展、新发明出现、大公司兴起,带来大量消费品和财富、数百万新增职位,同时也带来了激化的社会矛盾。腐败,即是其一
美国乔治梅森大学的丽贝卡•米妮斯撰写的《限制“掠夺之手” 的范围:1880到1930年美国城市中的贪污和经济增长》,系统分析了这个时代美国可谓达到顶峰的腐败现象,其产生的原因和结果,以及针对腐败的两个重要的民主反应:政治机器和政治改革

美国城市腐败史

在我们称之为改革或者是进步主义时期,也就是从1880年到“罗斯福新政”时期,美国城市异常腐败吗?当时的观察家确实认为美国城市是非常腐败的。证据表明腐败是普遍现象,但是对腐败的抵制也相当普遍

美国城市腐败的路径

新政时期的城市腐败可以分为四种基本类型:(1 )挪用公款,(2 )源自公共合同和特许权的贪污,(3 )监管腐败,包括与犯罪活动有关的腐败行为以及(4 )内幕交易

针对腐败的两个重要民主反应

在1900年之前,改革者没能为投票人提供可行的选择。1900年以后,改革开始重塑市政机构,但是看起来对腐败几乎没有任何影响。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改革已经从简单的阻止腐败发展到市政府应该怎样工作的理论阶段。最后,改革者创造了现代的大都市政府机构,它既是现代中心城市的政府机构,也是现代郊区的政府机构

经验:韩国怎样打击反腐

无一例外,现代韩国领导人或在位时、或去职后,或多或少受到权钱交易的困扰,甚至导致前总统卢武铉的自杀,这给予一般民众韩国腐败蔓延的印象。即便如此,在民主化的过程中,韩国总体的廉洁指数还是呈向好趋势

历届韩国政府高官都面临腐败嫌疑

根元解释,这是因为韩国领导人拥有非常大的政治权力,比如总统拥有排他性预算编成权,单独掌握人事权,另有法案提交权,以及对国会决定的否决权。正因此,即使总统自身不腐败,对总统能提出意见的秘书和家属会陷入腐败案。“在经济和国家安全的名义下,腐败权贵经常抵抗反腐败改革。”柳鍾醒说

反腐从运动式转向制度建设

政治改革使韩国对过去的威权主义体制进行反思。研究韩国政治的早稻田大学日美研究机构研究员根元邦朗认为,政治家开始互相监控,有助于韩国减少腐败。2000年韩国市民推动落选运动,致力于不让过去有过腐败记录的候选人当选,于是政党开始避开腐败人士。此外,在总统任命长官或总理时,国会也会在人事听证会上严格审查候选人

新闻界:巴西反腐急先锋

与发达国家相比,巴西报纸的发行量和阅读率都是较低的。据认为,原因在于识字率低以及制作和发行费用高昂。然而,这个世界第五人口大国今天有一个非常活跃和生机勃勃的新闻界,它在20世纪90年代在揭露政治腐败、无家可归和环境退化等问题以及激发巴西政治和经济制度结构的重大变革方面扮演了重要角色

报纸成为反对权力滥用的急先锋

1990年代,巴西新闻界加强了它作为政府监督者的作用,报纸成为反对政治和经济权力滥用的急先锋。报纸和新闻杂志的发行量和阅读率扶摇直上,这要归功于报刊在揭露贫困和腐败等社会疾患方面的效能。1990年代初,报纸和新闻杂志为调查关于费尔南多•科洛尔总统腐败和滥用权力的指控立下头功。这起“巴西水门事件”最终导致科洛尔在1992年在被国会弹劾前夕辞职

新闻出版自由的成长

根据1997年的一项国际性调查,主要是由于重视舆论监督,巴西报纸的发行量和阅读率都上升了,更重要的是,报纸的公信力超过政府、国会和其他社会公共机构而高居第一位,这在各国都是难得的荣耀。另一方面,由于媒体高度集中于寡头的手中,州长和市长以及大企业经常向媒体施加政治和经济压力,因此真正独立的报道并不常见,而自我审查则相当盛行

教训:墨西哥与秘鲁的腐败困局

多党制的墨西哥为何腐败高发?

对墨西哥来说,实行多党轮替是一种进步,它促进了信息的公开、透明,尤其在选举时更是如此。但是,不可能指望这种制度来解决贫富差距、腐败、贩毒、社会治安、失业、经济发展等问题。
自上而下的监督是有边界的,监督的力度在达到某一层级后会急剧衰减。大力发展党内的基层民主,放手让老百姓直接监督各级官员,将选举民主与协商民主结合起来,可能是打破那种“人亡政息”“周期律”的最有效手段

“蒙特西诺斯病毒”如何腐蚀秘鲁?

按照波兰记者、前政治活动家亚当·米奇尼克的说法,还有许多国家受到“蒙特西诺斯病毒”的感染,这是一种“新型的癌症,在现代民主国家中最为常见”。在俄罗斯、津巴布韦、马来西亚、海地和其他许多地方,都出现过选举被执政党操控的事情。一些跨国比较显示,丧失新闻自由容易导致腐败。我们这里的发现不但适用于上个世纪90年代的秘鲁,也适用于其他许多民主制度初创的国家
保护媒体,保证它们不受政治势力的左右、忠诚于民众,或许应该是维护民主制度的各种措施中最重要的一环

资中筠谈美国反腐经验

衡量“进步”的重要尺度是“人道主义进程”——不是单纯以物质力量比短长
如果要避免革命,占统治地位的人惟一的出路就是主动进行改革
“耙粪文学”在美国进步主义运动中的特殊作用在于它的传播之广和全国性影响,进一步奠定了大众传媒的底色
最显赫的那些富商巨贾,其致富之道固然成为一门供研究的“学问”,而他们如何支配那天文数字的财富,足以引领社会风气
地方政府与私商的关系是腐化之源。所以城市改革又与反腐分不开

舒立观察

全力向“反腐无死角”迈进,才能在全社会树立反腐必成的信心,改变部分公众对反腐的观望态度,打破尚未败露的贪腐分子的侥幸心理
“公生明,廉生威”,坚持反腐、持续反腐,可使下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获得更大的正当性、更强的公众支持
面对集中连片、以政商联手为特征的国企腐败现象,应当同时深刻反思国企制度。改革与反腐“同步考虑、同步部署、同步实施”
正因军队重要,从严治军才重要,高标准严要求才重要,对腐败零容忍才重要

反腐系列策划

图表:2013年全球清廉指数排行榜

热词推荐:
房地产泡沫 TPP 美元汇率 人民币 put 专车 中国股市为什么大跌 香港旺角骚乱 十八届五中全会 德国大规模性侵案 刘志庚 前海规划 印度gdp会超过中国吗 崔玉英 桑德斯 北部战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