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舒立观察】特朗普上台与全球化受挫

2016年11月14日 12:59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全球化变故不会使中国放弃全球化,惟其中的教训值得思考:挣脱利益集团的缠绕绑架,直面信息技术的机遇挑战,让改革开放深化,从而使绝大多数人受益,助中产阶层壮大,中国的方向应当更明确而且步伐更坚定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落幕,唐纳德·特朗普当选,全球震惊。舆论对于特朗普此番何以当选,分析颇多,而对其未来将如何作为,则仍是莫衷一是。不过,这位商人出身、毫无从政经验的总统候选人一路走来,从最初被当成娱乐明星,直到登堂入室成为共和党正式候选人,再到与民主党希拉里对垒,在各种观察、分析、民调完全无法预测的情形下最终获胜,无疑将翻开美国乃至世界政治史的新一页。

  诸多变化待谈待考,在此,我们最关心的仍是全球化。在英国脱欧之后,特朗普的当选再度表明——不管你愿与不愿,已被视为大势所趋的全球化进程,发生剧变,很可能会出现一个黑暗期。

  全球化主要指经济全球化。它并不空洞,就是指经济活动超越国界,通过对外贸易、资本流动、信息传递、技术转移、提供服务,地球各个角落相互依存、相互联系,形成全球范围的有机经济整体。简言之,它指商品、技术、信息、服务、货币、人员等生产要素、产品和服务的跨国跨地区的流动。全球化与每一个人切身相关,而中国是全球化的受益国之一。如今,过往全球化的发动机美国,以及19世纪全球化的旗手英国,都出现反全球化领导人上台的情形,全球化不可能再像以前那样无往不利,很可能进程受阻,回撤亦非不可想象。这会重塑世界,冲击中国。

  现在的情形有些像四个月前同样令全球震惊的英国脱欧,美国媒体把此番特朗普获胜,称为“一场民粹主义对精英政治的反叛”。需要反思的是反叛缘何而来。归纳各类分析,原因其实相当清楚,在民粹获胜的现象之下,诸多普通人从全球化中受损,且未获补偿,正是实质原因。

  从上世纪末到本世纪初,全球化一路走来,也曾遭遇重重阻力。1999年WTO西雅图会议期间,民众汹涌抗议便是序曲,其后多年多哈谈判久拖难决,再有美国次贷危机爆发,欧元危机续篇,演变为一场阴影至今未去的全球金融危机。资本主义世界原本认为不仅最有效率而且有能力构建中产秩序的“成熟制度”,先震荡再震撼,遂有种种结构性改革的呼吁,然而改革推动困难重重。此时,人们才猛然间看到,信息技术革命高歌猛进所向披靡,几乎每一天都在颠覆在创造,但是,新增财富只是流向一部分人,分配不公加剧,作为社会主体的中产阶级在萎缩。理论上,全球化会带来多赢结局、皆大欢喜,不过,在现实中,这其实是个长过程,期间仍然是有赢有输,赢家通吃。

  无论是英国公投,还是美国这种基于选举人制度的选举,过往曾占据主流地位的人群,现在经济受损,身份焦虑强烈,与政客挑弄相互激发,有社交媒体倾诉张扬,终于冲破精英体制,赤裸裸地走上前台,主张诉求。这是一种很危险的信号,因为它试图回到过去,而解决问题的方向是寻找“替罪羊”:把人分群,然后把另外一群人视作祸首,在人群之间煽动仇恨。对抗这一逆流的最好办法,就是听取受损者的愤怒申诉,政治不能再继续假装常态下去了。调整仍需时日,即使方向已明。

  这一切与中国高度相关。中国维持经济稳定发展,不断深化改革开放,实现全面小康目标,都需要顺畅明朗的、具备强大带动力的国际经济环境。1978年改革启动的中国,1992年改革重启的中国,本世纪对外开放加速的中国,一直处于这样的国际环境之中。2008年以来美欧相继发生金融危机,外部环境发生重大变化,不过,一直以来,中国在调整的同时也在期盼,所盼者无非是美欧经济复苏一切如常,中国既可持续发展亦可继续受益。中国经济的开放度,当然远不及美国经济。如今中国正待继续开门,美国扬手或将关门。下一步,中国怎么办?

  应当承认,全球化会严重受挫,历史会加倍蜿蜒;承认美国机制确实出了问题,调整会有个过程。不过,这不能成为中国改革的负动能。较之改革前30年,我们可能会面对不那么顺畅的国际环境。但中国全面深化改革方向已定,执政党有决议,民众有共识,中国必须继续往前走。全球化变故不会使中国放弃全球化,惟其中的教训值得思考:挣脱利益集团的缠绕绑架,直面信息技术的机遇挑战,让改革开放深化,从而使绝大多数人受益,助中产阶层壮大,中国的方向应当更明确而且步伐更坚定。说到底,全球化趋势不会变。只是路会更难,坚韧时代已经到来。

  (本文为2016年11月14日出版的《财新周刊》第44期社评

版面编辑:张兰太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