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朱恒鹏

作者简介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国家财政部、人社部等多部委医改咨询专家。具有8年国企改革研究经验,10年医疗卫生体制改革跟踪研究,带队调研全国21个省市数百个地区,形成政策设计、分析、评估报告逾百万字。研究方向主要为:产业组织理论、卫生经济学、公共经济学等。近年来主要研究公立医院改革、医疗保障制度、医疗服务模式创新、药品流通和定价体制等。

专栏文章列表
摆正公私医疗机构各自的位置
03月07日 10:20

社会办医欲健康发展,要割断和公立医院不清不楚的关系,要脱离对公立医院的依靠。公立医院要成为真正的公立医院,就不能从事营利性业务,不管是直接,还是借道民营医院,都不行

医生收入是否和医院的盈余挂钩
02月28日 14:51

绩效工资和医疗服务的质量、技术难度、工作量、患者满意度挂钩,就等于和医院的收支盈余挂钩。公共政策制定的专业化水平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政府给的财政投入,公立医院花哪了
02月26日 14:43

公立医院固定资产投入成本高,并不一定是赤裸裸的腐败,更大程度上是因为“公家的钱花起来没人心疼”。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国有单位“预算软约束”弊端。国有单位的花钱逻辑不是需要花多少钱就花多少钱,而是能和政府要多少钱就花多少钱

中国医改有出路(下)
02月14日 15:19

政府做不做不关键,关键是大环境的变化太快了,技术进步和商业模式创新带来的改变太大了。公立医院的春天已经过去了,民营医院、互联网医疗就在门口候着呢

中国医改有出路(上)
02月14日 09:56

不合时宜的思想观念是今天改革的一大阻力。抱有陈旧观念的人经常是不知道,也不相信自己有陈旧观念的,他知道的话他的观念就不陈旧了,所以改革才难

医改八年每天花23亿,财政投入去哪儿了
02月13日 11:12

问题根本不是财政投入不足问题,而是医疗服务体制问题。医疗服务体制不改,再多的财政投入都没用

医改八年,你有“获得感”吗(下)
02月11日 13:54

医改最关键的是先选对政策,选对政策以后,走得再慢也会出效果的,不怕慢,就怕错。方向选错了,再努力也没用。关于医改,得先做正确的事,再把事情做对!

医改八年,你有“获得感”吗(上)
02月09日 14:45

新医改八年,在超过6万亿元的财政投入下,为何百姓的医疗负担还会越来越重呢?一个很直接原因就是,分级诊疗制度始终没有建立起来

为什么唯独中国的医生有职称
02月01日 08:50

临床医生职称评定是行政管理的一个手段,缘起于计划经济的行政化资源配置机制。若非行政管理需要,临床医生根本就不需要职称制度

医生应该如何与记者、警察讲理
01月29日 16:30

医生职业群体的形象这20年令人痛心地下降,将其归咎于媒体的污名化、警察的不作为,甚至还有政府有意“转嫁矛盾”的阴谋论思维,你们真的相信这些说法吗?

如何解放医生生产力
01月25日 12:21

主要需要做以下四个方面的工作:深化分工,优化配置,鼓励创新,放开医生自由执业

流感来袭 医生都去哪了
01月16日 16:53

在世界范围内,凡是医疗服务体系做得好的国家,都有一个很好的社区医疗体系和社区医疗队伍

家门口就能看病,离我们到底有多远
01月15日 09:26

环顾世界各国,鲜有基层医疗机构以公立为主体取得成功的案例。为什么中国的好大夫不去社区工作?

为什么高值设备检查费居高不下
01月12日 09:26

只要公立医院在医疗服务市场上的垄断地位不消除,只要医疗服务价格管制不消除,只要高值设备垄断在公立医院手中,不管其数量如何众多,其检查收费标准都不会降低

看病收费和给医生发钱,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01月11日 09:11

凡是政府能够用作绩效考核的指标,市场均能够用作定价依据,而且远比政府用得好、用得准

财政给力,“家庭医生”服务就会变好?
01月09日 14:59

这些年,各地卫生部门很乐意论证“财政投入不足”——总不能让医生“自带干粮上前线”吧。但是,且不说财政已经每年投入成百上千亿的专项经费,都“没听到个响儿”,财政养医本身,真的是个好主意吗?

中国过度医疗的根源与破解之道
01月05日 17:24

只要公立医院在医疗服务市场上的垄断地位不消除,只要医疗服务价格管制不消除,过度用药和过度检查就不会被消除

求解过度医疗:“供给诱导需求”是个伪命题
01月04日 15:10

供给诱导需求现象对医疗费用上涨的贡献度基本为零。即使经验研究未能否认供给诱导需求现象的存在,该现象对近30年来医疗费用增长也基本没有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