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陈永伟

作者简介

《比较》研究部主管,北京大学市场与网络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员和主任助理。经济学博士、博士后,研究领域为产业经济学、发展经济学和法律经济学,曾在中英文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数十篇。

专栏文章列表
诺贝尔经济学奖猜想②|诺德豪斯:关注政治,守望绿色
10月03日 08:37

耶鲁大学素有“美国的中央党校”之称,其政治氛围和从政治角度思考问题的方法对于诺德豪斯产生了深刻的影响。因此,在他的研究中,经常引入被传统经济学所忽略的政治因素

诺贝尔经济学奖猜想①|罗伯特·巴罗:“叛徒”与“圣徒”
10月03日 08:11

巴罗是一名凯恩斯主义的“叛徒”,又同时是一名新古典宏观经济学的“圣徒”

法律经济学第三课:博弈的奥秘
09月26日 17:03

博弈论对整个社会科学的影响是非常大的,无论是经济学、政治学,还是社会学,都大量使用了博弈论作为工具

“藏獒经济”崩溃是投机性泡沫破灭
09月21日 15:07

“藏獒经济”的崩溃不过是又一次投机性泡沫的破灭——就像几百年前的“郁金香泡沫”破灭、几十年前的“君子兰泡沫”破灭一样。但为什么是藏獒,而不是哈士奇呢?这是我们反思人性的贪婪之外,必须思考的一个重要问题

法律经济学第二课:理解价格
09月19日 17:16

价格理论的道理就在那里,但运用之妙存乎一心,在分析具体问题的时候大家还需要小心、小心、再小心

法律经济学第一课:first thing first
09月12日 17:03

少谈些主义,多研究些问题。作为学生,大家千万不要在一开始就把自己定义成某个学派、某个主义,而应该用更多时间去思考一些具体的问题

平台经济学:一份个人学习笔记
09月07日 12:11

平台的兴起作为“数字革命”的三大标志性事件之一,改变了我们的生产和生活,更对人们的思维方式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关于平台,我们还很无知,更多的研究有待被开展

如何治理平台?平台时代寻找奥斯特罗姆
08月22日 09:58

大部分平台常用的治理模式都是由平台运营者制定规则、进行管理。更为可取的做法应该是让平台的使用者作为规则制定者、规则的维护者,一起参与到治理的过程中来

应对301条款调查:战略藐视,战术重视
08月21日 13:12

加强知识产权意识,规范保护知识产权行为,做好自己,不授人以话柄,我们可能还任重而道远

人工智能:看见加速到来的未来
05月22日 15:53

当人工智能的未来已经展现在眼前,这个“未来”究竟会带来些什么就成为了人们最为关心的问题,而李彦宏的《智能革命》一书,就是一部尝试回答这个问题的作品

韦帕芗还是李嘉图:如何看待“技术性失业”
05月19日 14:51

随着科技的日新月异,“技术性失业”将会是一种难以避免的趋势,但这一趋势只是社会进步所必须要经历的阵痛,它本身并不值得害怕。只要各方应对得当,技术的进步带来的福利一定会惠及到各个社会阶层

“新经济”与产业政策
05月18日 15:54

随着“新经济”的发展,产业政策的公共政策性质会越来越浓厚

数字经济体量为何易被低估
05月18日 11:27

腾讯现在对数字经济体量的估计有不小的现实价值,它至少给人们找到了评价数字经济的一个基准。但腾讯现在对数字经济体量的估计依然不足,存在着低估

“鹅果大战”:不光是神仙打架
04月21日 17:13

原因绝不在赞赏本身,而是在于对腾讯平台化战略的回击;腾讯此次的让步恐怕不是结束,甚至也不是结束的开始,至多能算是开始的结束

悼念经济学大师阿罗:愿天堂有一般均衡
02月22日 13:40

文字并不能完全刻画阿罗的贡献。因为,在经济学中,阿罗是无处不在的!如果没有了他,现代经济学就不会有活力

电商如何应对恶意投诉:巧用机制设计
02月20日 14:09

为了把真要投诉的人和恶意投诉的人区分开,就必须要让恶意投诉人付出足够高的成本

用契约理论看 “屯田制”何以成功
02月20日 10:58

如果要设计一个最优的契约,就必须在委托人和代理人之间有效地分配风险,并且合理安排对于代理人的激励。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考虑两个约束条件:参与条件与激励相容条件

中国新经济的真正阻碍
12月14日 10:35

只有切实落实“公平竞争审查制度”,减少政府对于市场的过度干预,真正废除那些妨碍市场运作的“陈规陋习”,由资源投入驱动转向TFP驱动的新经济才有可能实现

分享经济忧与思
10月27日 15:56

在表面风光的背后,分享经济在中国的发展正遭遇众多挑战

2016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哈特和产权理论
10月10日 18:55

奥列佛·哈特是产权学派企业理论的主要开创者。他和格罗斯曼、摩尔等学者一起提出的产权理论已经成为了新制度经济学的一个重要分支,并在公司金融、政治理论等领域有着广泛的应用

“滴优配”:道阻且长?
08月02日 07:39

今后红包还发不发?打车的价格是不是要涨了?根据常识推测,红包虽然可能会小点,但应该还会有,价格可能会涨,但应该不会太多——除非政府祭出“差异化”原则,逼着网约车涨价,专门服务高端需求

网约车:合法化只是开始的结束
07月29日 07:32

网约车的合法化并不是网约车问题的结束,甚至不是结束的开始,它只是开始的结束

怎么看待3%的财政赤字
03月07日 19:29

赤字本身就是一味药,中国经济当前的转型是需要这味药的,但就好像药不能多吃,不能上瘾,赤字财政也不可以长期使用,否则它对中国经济带来的长期负面影响将会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