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挥别马英九:成败风波里 浮沉两岸中

2016年05月20日 13:49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马英九在两岸问题上的用力之深、践志之笃,贯彻其任期的始终。两岸关系的改善、深化,早已使台湾各领域的民众,从日常生活中的点滴改变,一次次见证历史流动的力量
2016年5月19日晚,马英九离开办公室。 图自马英九Facebook

   【财新网】/火线评论(记者 徐和谦)八年过去,一些人仍能依稀记起:八年前,同样是在5月20日这一天,马英九在台北小巨蛋体育馆举行的就职典礼上,以略带哽咽的激动声调喊出:“英九虽然不是在台湾出生,但台湾是我成长的故乡,是我亲人埋骨的所在。我尤其感念台湾社会对我这样一个战后新移民的包容之义、栽培之恩与拥抱之情。我义无反顾,别无悬念,只有勇往直前,全力以赴。”

  在这场他一生中最重要的演讲之一里,特别点出自己的“战后新移民”─或台湾社会一般更习称的“外省人”身份,并感谢台湾社会的包容、栽培和拥抱,马英九应属有感而发,不无真诚。毕竟,是选民给了他机会,在陈水扁贪腐缠身的重压下,让对台湾发展功过交织、不无历史欠债的中国国民党重返执政;而在台湾的舆论话语权,从媒体菁英主导转移到网络众声群议之前,将马英九视为台湾政界最受媒体呵护、最被“捧在手心里”的政治人物,岛内应无太多异议。从上世纪90年代初以降到2006年卸任台北市长,马英九集清廉、国际化、高知识型官员、国民党青壮改革派等光环于一身。

  再加上其俊朗丰姿为助力,在台湾政制由“软威权”转向完全开放的早期,民意对马英九之倾倒、街谈巷议对其之神驰目眩,在台湾政治史上尚无出其右者。非但陈水扁在高峰期仍不能比之,今日的蔡英文更只能瞠乎其后。就连早年笔锋犀利、对政客通常不假辞色的龙应台,也时不时回忆起“他竟然‘迂腐’到连我出差时带回的一个马克杯纪念品都不收”的往事;以轻巧的吐槽,刷亮马英九这位将她从批判型公知,搬入体制内的引路人。

  自知深获优遇的马英九,起初颇有促进国民党与台湾本土社会接轨融合的念想。他试图将国民党的形象,从威权时期的统治者、地方派系势力的驯养者、最丰腴政经资源的分配者等老大形象加以软化。试图用自己的个人魅力和民意号召力,引导庞大的国民党机器从台湾社会的某种“对立面”,融而成为普通公众的知心人。他一度想把国民党的性质,从台湾各领域既得利益者的松散联盟,打破而成为类似美国式政党的“选举机器”。他还意欲引导曾经铸下“二‧二八”事件伤痕、制造1950年代白色恐怖、在戒严时期封锁台湾社会活动和思想空间的国民党,与岛屿的历史和解,使国民党能够卸下历史包袱、挥别旧债,成为民主化后社会里的一个普通正常选项。

  然而,上述的努力可称未尽全功,壮志未酬。究其原因,既有马英九在一次次大小选举迫近时对政治现实的妥协,更可归罪于他政治手腕的粗疏,对人情幽微的鲁钝。在八年里,他吝于让党内同志分享政治权力,不论是如胡志强等形象不恶的地方诸侯县市长,或是诸多在“立法院”里摸爬滚打多年、熟稔地方生态的“立法委员”,均少有能为其重用者。少数挑选出来的一二样板人物,不是身陷贪腐疑云,就是在选举铩羽后反戈倒算,炮打中央,徒使马英九在党内外落得识人不明之讥。对党机器的隔膜、对党内同志的疏离,加上出身大内幕僚、起步就当上部委政务官的马英九,对地方派系那几难掩饰的不屑、看轻及毫不带情感地工具性利用,都注定让他在政途上,从“顺风”转为“逆风”时倍显孤独,踽踽独行。

  最显著的例子,是马英九决心在2013年秋天,对他在党内的最大政敌─原“立法院长”王金平发动突袭;以王金平涉嫌为另一民进党要人进行“司法关说”为由逼他主动辞职时,党内竟随者寥寥,几无可用亲兵。这一突袭,最后以马英九一方在搜证程序上出现缺失;在欲开除王金平党籍时,又遭法院介入阻挡而惨败收场。此役后,马英九非但未能将王金平逼下台去,还种下了隔年春天,当“反服贸”学运攻进“立法院”议场、瘫痪台湾政治议程时,王金平借力使力、暗助学潮,公开峻拒马英九指挥,最后迫使国民党政府弃守原有立场、对学运做出重大让步的远因。

  成败风波里,浮沉两岸中。在2013年就已签署、试图在2014年于台湾走完生效手续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激起了马英九执政后期的最大波澜。也让当时承担了六年施政包袱、已经饱受民意压力的国民党,从暂居下风沦为遭狂潮冲击;而后又连遭2014年“直辖市长”和2016年地区领导人选举两场山崩般的大败,至今匍匐不起、民气难归。

  纵观马英九主政的八年里,促进两岸和解、鼓励人民交流、搭建两岸制度性互动框架,以及缓和与中国大陆的关系,换取台湾在经贸、观光、参与国际多边机制等方面的空间,是他最津津乐道的施政主轴。

  从就任到卸任的八年间,两岸“三通”直航航班数量的不断增加、大陆旅客赴台旅游人数的迅猛增长、和台湾旅行证件获得各国免予签证的花名册,均成为他在各类场合反复述及的话语。在尚未就任以前,马英九曾公开认同过其政坛前辈、蒋经国倚重的外事肱股钱复所提出的一个论点:大陆政策位阶高于“外交”政策。

  事实上,在马英九主政台湾的近3000个日子里,两岸政策不只是高于“外交”而已,而是贯串全局,成为一条主导所有政策领域的总缆绳。细查两岸自马英九就职之后,通过海协会、海基会所签署的23项协议中,从航运到旅游、从农业到食品安全、从打击犯罪到投资保护,乃至到金融货币、医药卫生、气象地震和核电安全的监控合作……两岸公权力部门摒弃政治顾虑、直接对接的领域不断扩大。截至2015年,两岸年贸易额接近2000亿美元、年往来人次逼近1000万人次,两岸广大同胞个体间的情感联系、相知相惜和各类合作项目,其规模和深度,更超越过去数十年间的总合。连马英九政府的一位“内阁”成员都曾情绪复杂地表示,马政府任内─特别是在第一个任期里,简直是要把两岸关系当成一切问题的“total solution”(全局解决方案)。

  而2015年11月于新加坡实现的两岸领导人历史性会面,更确立了1949年以来两岸关系发展的新高峰,让全世界见证了两岸中国人求同存异、凝聚政治共识的魄力和智略。用马英九自己的话来说,两人“穿越66年的时空,伸手相握,握着两岸的过去与未来,也握着中华民族振兴的希望”,“此时此刻,海峡两岸正大声地向全世界宣示巩固台海和平的决心,以及促进区域和平的讯息。”

  在新加坡香格里拉饭店与习近平的夜宴后,马英九酩酊而出、醉意颇沉地向等候媒体问好;随后,又破天荒地将自己在会面各阶段的谈话,几乎以逐字记录稿的方式示之于众,自信与自得之情溢于言表。可惜,在“反服贸”的强烈冲刷后,岛内民意对马英九的高峰攀登已是五味杂陈,褒贬俱存。

  从2008年在选举中提出打造两岸共同市场、到2009年抛出两岸应洽签全面性的经济框架合作协议(ECFA)的倡议;再到2010年马英九邀请蔡英文以两大党主席身份,就ECFA洽签与否展开政策公开辩论并取得上风,最后于2010年6月与大陆成功完成ECFA谈判,签署协议,马英九推进两岸经济整合的前半程路,在大陆的高度配合下,走得节奏明快,立竿见影。

  然而,马英九团队刚执政时,仍然照搬1990年代中期的“亚太营运中心”思路,企图让台湾成为外资、外企进入大陆的跳板和主要通道。但随着大陆的国际化程度早已远超1990年代中期,外资进入大陆早无须先以台湾作为桥头堡或实验田。此外,大陆本身制造业和科技代工业的崛起,更给台湾中端以下的制造业,和代工环节多已外迁至大陆的科技业,带来了遭赶超、取代、被边缘化或是被并购的紧张与迫切感。

  而在服务贸易方面,一方面,已经签署的《服务贸易协议》在台湾因政情缘故迟未生效;而过去国民党大肆渲染其行业机会前景的指标性服务业,如台资银行、保险、证券等机构在大陆的拓展情况,实际上亦裹足不前。

  再加上国民党“立法院”党团和政府部门的协同作战意识低落、马英九与多数“立法委员”关系疏离,导致国民党虽握有“立法院”内的多数,但是,用以实现马英九两岸经贸开放战略的《两岸服务贸易协议》《自由经济示范区特别条例》等,都未能在“立法院”通过。而放宽两岸跨境人才流动、放宽陆企在台发展的行政法规松绑,多半流于牛步;审批陆企在台投资、参股的行政审查,更往往趋于严格,甚受舆情掣肘。

  更重要的是,当《服务贸易协议》的谈判成果遭到“反服贸”运动污名化、《货品贸易协议》的谈判进程又因台湾政局变化而搁置后,ECFA框架中最重要、最有实质功能的两大支柱皆未能顺利树起,只剩下早期收获清单这盘“小菜”,还在发挥小幅度的关税减免效应。

  也因此,国民党在2008年、2012年两次大选中高调宣传的大陆市场机遇,至今无法让岛内特别是基层民众普遍感受到“获得感”。虽然台企对大陆的投资额和贸易额仍在上升,但岛内舆论在“两岸和平红利”被攻讦为“少数买办特权”的反复攻势下,已经悄悄转向。

  在2010年的政策辩论中,曾以“台湾可以通过大陆走向世界”为号召、并且赢得连任选举的马英九,在2014年以后,逐渐被主张“台湾应和世界一起走向大陆,不要自己冲得太过”的蔡英文所压制。

  及至2014年3月,国民党欲挟议席人数优势、强势在“立法院”中表决通过《两岸服务贸易协议》之际,以学生和青年为主的“反服贸运动”骤然起事,占据并瘫痪“立法院”议程。“反服贸”运动凌越全体公民对代议体制的依法授权,不顾席次、任期等选举民主规程中的基本条件,直接以街头力量逼迫国民党政府让步。自此,不但国民党的政治声势一泻千里,党内支持者和公职人员对于马英九政策的信心溃散,舆论更以运动的成败论英雄,使国民党一项自负的两岸政策,在旦夕之间沦入下风。

  2016年1月16日选举落幕,国民党注定再次丢失执政权之后,处在“看守期”内的马英九仍未气短。面对由菲律宾挑起、挑战中国对南海主权的国际仲裁,即便美方压力罩顶,马英九仍亲赴位处南沙群岛之中的太平岛,饮井水、啖蔬菜,以大量具体事例说明太平岛是岛屿而非礁岩;并不厌其烦地论证中国历代先民拥有、使用南海诸岛的历史事实,以及二次大战后中国政府接收南海诸岛,再次确立主权的法理依据。

  直到任期的最后时刻,面对台湾渔船在冲之鸟礁争议海域遭到日本方面扣押,马英九仍强烈表达不满,对日相安倍晋三遣来的特使、首相之弟岸信夫众议员当面直斥“冲之鸟是礁、不是岛”。

  当台湾岛内在争论如何回复今年世界卫生大会发来的,明确载有一中原则的邀请函时,马英九仍谆谆善导,劝蔡英文明确接受“九二共识”的内涵,让自己一手经两岸默契搭起的通往国际之路,不至中道崩毁,无以为继。

  马英九在两岸问题上的用力之深、践志之笃,贯彻其任期的始终。即使在他的任期内,仍有两岸互设办事处、洽签两岸和平协议等愿望未能实现;但是两岸关系的改善、深化,早已使台湾各领域的民众,从日常生活中的点滴改变,一次次见证历史流动的力量。

  在辛亥革命后第100年的开年元旦讲话里,马英九曾说,他期待“两岸间不应该是政权之争,不应该是统独之争,不应该是国际空间之争”。马英九说,“我们深信,这样的梦想并不遥远”;而已经在台湾实践的一些经验,“不是西方人的专利”,而应是所有炎黄子孙都能享有的生活方式。

  习近平也曾在2014年会见来京的台湾同胞时说,“我们所追求的国家统一不仅是形式上的统一,更重要的是两岸同胞的心灵契合”,大陆尊重台湾同胞自己选择的社会制度和生活方式。同时,习近平还说,“台湾同胞也需要更多了解和理解大陆13亿同胞的感受和心态,尊重大陆同胞的选择和追求”。

  在2016年5月20日上午,马英九以一介平民的身份步出台北凯达格兰大道上的办公楼。未来,他是否会持续他这场不断“测量与拉近两岸距离”的长跑;是否会在未必平缓如昨的新时期中,继续以一己之力,促进两岸各方面的“彼此激励”和“心灵契合”?

  人民犹在注视,历史仍然前行。■

责任编辑:张继伟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徐和谦
关注领域:政经
财新传媒编辑,负责公共政策报道。爱丁堡大学当代史硕士。
火线记者
王力为
领域:宏观
刘彩萍
领域:金融
周东旭
领域:政经
王婧
领域:政经
王玲
领域:海外
南皓
领域:商业
吴鹏
领域:政经
陈宝成
领域:政经
陈慧颖
领域:金融
陈沁
领域:海外
舛友雄大
领域:海外
崔筝
领域:科技
杜珂
领域:宏观
高昱
领域:商业
宫靖
领域:政经
郭琼
领域:商业
胡舒立
领域:政经
贺信
领域:政经
黄山
领域:海外
霍侃
领域:宏观
李箐
领域:金融
李慎
领域:商业
李涛
领域:金融
李雨谦
领域:海外
李增新
领域:海外
凌华薇
领域:金融
路炳阳
领域:商业
覃敏
领域:商业
秦旭东
领域:政经
屈运栩
领域:商业
任波
领域:政经
任重远
领域:政经
唐家婕
领域:海外
王长勇
领域:宏观
王端
领域:金融
王烁
领域:宏观
王晓冰
领域:商业
温秀
领域:金融
吴静
领域:商业
杨哲宇
领域:宏观
于达维
领域:科技
于海荣
领域:宏观
于宁
领域:商业
张环宇
领域:宏观
张冰
领域:金融
张翃
领域:海外
张继伟
领域:金融
张进
领域:政经
章涛
领域:海外
张帆
领域:政经
张剑荆
领域:宏观
张远岸
领域:海外
张宇哲
领域:金融
郑斐
领域:金融
董兢
领域:金融
热词推荐:
财新网 雷洋案最新进展 川普 雷洋事件 最近为什么日元升值了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 首都 北京 融资融券T+0 英国退欧对中国的影响 万科股权分散 聂树斌案最新情况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985大学序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