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未来简史》:人文主义的未来演化

2017年11月03日 15:4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未来简史》作者赫拉利应该是一位悲观主义者,其对于人类生命意义持否定的观点,并将人类的未来归结为数据主义,完全不给人类思想意识留一点空间。他认为,未来社会是一个更不平等的社会,而且民主、自由等一切都丧失意义
周文渊
周文渊:华创证券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固定收益部副总经理。主要研究领域为金融市场、货币理论和固定收益市场。

  【财新网】(专栏作家 周文渊)继2014年出版《人类简史》之后,赫拉利2017年推出《未来简史》,阐述了对人类未来远景的展望,他的分析很有前瞻性,但正如作者在文章所讲,当前的未来是基于过去300年的历史,然而基于21世纪将诞生的新想法、新希望而形成的真正的未来,可能与过去的未来完全不同,对于文中所论述的一切可能性,既要保持一份好奇,更要保持一份清醒。

  

人之所以安身立命之本

  在《三体》、《时间简史》、《纵欲与虚无之上》等书读完之后,一直在追溯人之所以安身立命之本,即人生之意义。正如韦伯所言:世界从伦理角度来看是“非理性的”,只是机械性的规律运转,没有任何内在本有的意义或目的可言。近代文明的转折,一方面具有强大的解放效果,使人在自然与社会两个领域均摆脱了自然天成的道德秩序的指导羁绊;另一方面却也赋予个人沉重的责任,因为个人必须自行建构价值与目的,为自己的生命找到意义。韦伯认真探讨学术和政治这两种志业对人的救赎,“科学真理扫除梦寐迷雾,让人指导该如何生活;政治理想取代不义的体制,让所有人生活在自由、平等、博爱之中”。但是韦伯认为,学术针对生命的根本问题——个人应该选择、信奉什么终极价值立场,无法提供答案;政治的后果往往是“理想的意图与行动的后果之间的悖反越来越严重”,政治行动所能提供的意义或许极为有限。在韦伯看来,依靠学术和政治去回答生命的意义都是不可靠的,学术与政治诚然有其重大的价值,但它们也均有严重的局限。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明晖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