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茅于轼:让我们更加尊重生命

2012年02月10日 13:24 来源于 财新网
改革的最大成功是财富的极大增加,同样重要的是对老百姓的生命更尊重

  【财新网】(记者 岳振) “我们改革以后的30年和改革以前的30年比,有了非常大的进步。我们常说,改革的最大成功是财富的极大增加,但是我觉得同样重要的是老百姓的命现在更尊重。”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长茅于轼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中评网于7日举办的“金融秩序与司法公正研讨”会上如是说。

   茅于轼说,改革以前30年,人口的平均死亡率千分之十一,改革以后30年,中国的人口死亡率是千分之六点六,降低了差不多一半。“改革以后,中国老百姓的命值钱得多了,现在死一个人是很大的事,不管是什么原因死的,都是大事。改革以前,死一个人跟踩死一个蚂蚁差不多,现在的年轻人都认为活着是很自然的,死亡是很遥远的事,但是,改革以前可不是这样,说不定哪天你就死掉了。”

   鉴于此,茅于轼认为,当下讨论浙江“吴英案”的目的就是要巩固上述改革成果,使得我们更尊重人的生命。

   茅于轼说,“非法集资”这个罪名是彻底不成立的。

   “我本人就是一个非法集资的人,我是向公众吸收存款的,这是最典型的‘犯法’,我已经做了好多年了。”茅于轼说,他在山西做的小额贷款,是扶贫的、慈善性的,他用自己的钱,用朋友捐赠的钱,“但是,这个钱数量太少了,后来我就吸收存款,在当地农村向村民吸收存款,然后把钱作为小额贷款放出去。这个事情得到各方面的支持,山西省省长写了条,说‘非常好,要发展,要保护’,银监会的领导去看了也说要支持,而且这些领导都出钱捐赠给我这个基金会。”

   “当然,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因为我是做慈善的,所以就不抓我。请问如果我是牟利的话,是不是就要抓呢?做慈善损己利人,当然很好,但如果能够赚钱,利己利人不是更好吗?可见这个问题(“非法集资”)思想上有严重的缺陷。”茅于轼说,如果你把大家的钱集来,管理上乱七八糟,把钱花完了,最后还不了了,这也是不行的。所以,也不能说做慈善就可以“非法集资”,你必须把它管好。

   “但是,问题又来了,做生意是有赚有赔的,谁能保证永远不赔呢,赔了就是非法了?”茅于轼说,我们要看到这个事情的复杂性,找不出十全十美的界限来定义什么是犯罪,什么不是犯罪,既然如此,法律就应该暂时不实行,需要经过更好的经验参考。

   具体谈到“吴英案”, 茅于轼希望,“政府要把全部的过程详细地公布出来。”他说:“我觉得很奇怪,吴英这么一个二十多岁的女孩子,又不是高干子弟,没有什么背景,她怎么能集几十亿的钱呢?如果后边没有人支持的话,这个事几乎是不可能的。联系起来看,这个案子背景非常复杂。”■

责任编辑:杨哲宇 | 版面编辑:曹文姣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快播案 孙冶方 外流内耗 中国 债务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