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盛洪:刑法维护了不合理的金融秩序

2012年02月10日 13:29 来源于 财新网
《刑法》所维护 的“金融管理秩序”,是无效率、不公正的,应随着市场化改革而取消

  【财新网】(记者 岳振) 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山东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盛洪认为,《刑法》所维护 的“金融管理秩序”,是无效率、不公正的,应随着市场化改革而取消。

   2月7日,在天则经济研究所与中评网以浙江“吴英案”为由头举办的“金融秩序与司法公正研讨”会上,盛洪发表了上述观点。

   从吴英案二审判决书来看,吴英的主要罪名是向公众非法集资。盛洪说,该判决书指出,“吴英除了本人出面向社会公众集资外,还委托不明真相的人向社会公众集资。…… 吴英显属向不特定的社会公众非法集资,有公众性。”其依据是《刑法》第一百七十六条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或者变相吸收公众存款”罪。这被作为“破坏金融管理秩序罪”的一种。为什么中国的公民不能向社会公众集资,《刑法》中的这一罪名维护的是什么样的“金融秩序”呢?

   “这个金融秩序就是由政府直接规定商业银行的利率,以几大国有银行为主,限制公民自由进入的一个非市场的国有垄断结构。”盛洪分析说,这一结构基本上是依靠对公权力的滥用,用侵夺公众与社会财富的手段掩盖自身的无效率,并坐食全民的利益的结构。

   盛洪介绍说,据他们最近的一项研究发现,由中央银行直接规定的商业银行存贷款利差高达3.06%,而一般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的商业银行存贷款利差约为1.5%—2%。也就是说,如果银行业可以自由进入从而是竞争的,并且价格(即利率)是由市场决定的话,这些国有的商业银行的利差不会高到3%。而如果存款利率上升1.5%,即由于竞争利差降到1.5% 的话,静态地看,2010年国有银行整体上亏损1338亿元。

   国有银行的存款资源的绝大部分贷给了国有企业,但“据我们的《国有企业的性质、表现与改革》报告,至少工业领域的国有企业就是一个负数。”盛洪介绍说,2009年,国有工业企业的名义利润约为9287亿元,但扣除应交未交的地租,优惠利率贷款的利息差额,少交的资源租和政府补贴后,实际利润是负的3625亿元。由于国有企业占有了大多数贷款资源,民营企业的必然面对更为稀缺的贷款资源,从而导致融资紧张,利率高启。

   在另一方面,由于人为地压低存款利率,导致了作为存款人的公众的巨大损失。仅按2011年个人存款平均余额33万亿估计,利率低1.5% 的存款人损失就达4950亿元。更严重的是,人为压低的存款利率,直接导致了利率作为宏观经济政策一种手段的失灵。在成熟的市场经济国家中,中央银行只直接调整基础利率,即再贷款利率或再贴现利率,而由商业银行自己决定存贷款利率。这使市场自己达到存贷款的平衡。而在我国,中央银行直接规定商业银行的存贷款利率,在需要实行紧缩政策时,却倾向于提高准备金率,而迟迟不提高利率。

   因此,盛洪说,《刑法》所维护的所谓“金融管理秩序”,不仅是无效率的,而且是不公正的。这种《刑法》上的错误规定,本应随着市场化改革而取消,但显然,因为利益集团的原因保留在《刑法》中。如果我们意识到这一规定是错误的,就应该在司法程序中加以变通解释,而不能继续执行。■

责任编辑:杨哲宇 | 版面编辑:赵志成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华为外迁 消费金融 马英九 华为 雷洋事件最新消息 2 汪玉凯 雷洋案尸检 杨绛 检察院不让雷洋透露手机信息 现代政治权威的合法性来源 支付新规明确提出, 实名制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上海送奶车侧翻 易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