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观点网频道 > 火线评论 > 商业 > 南皓 > 正文

滴滴快的要合并 我们还能愉快地打车吗

2015年02月13日 20:40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如果由此诞生一家超级打车软件公司,是否涉嫌垄断,又是否会侵害用户利益?
2015年1月27日,上海,用户使用专车软件叫车。东方IC

  【财新网】(记者 王歆慈)最近,关于滴滴打车快的打车合并的消息被疯传,多家媒体从“多方渠道”获悉,滴滴打车和快的打车将组成一家新的公司,滴滴打车CEO程维或出任新公司CEO。

  针对此消息,滴滴打车相关负责人在2月12日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称,“滴滴打车与快的打车未合并。”该人士同时还表示,“针对两大公司合并事宜,作为财务投资人之间应该是有洽谈的,但作为创业者与管理层,还在一线激烈博弈。”

  这段表态所透露出来的信息是,滴滴快的双方确实有合并的意愿,只是目前尚未敲定,最后谈拢还是谈崩,仍存变数。

  意愿从何而来?这两家打车软件分属腾讯、阿里两系,为了争夺用户曾展开补贴大战,此时握手言和,难道补贴耗资的20亿只为斗狠?

  从两家公司业绩角度考虑更容易理解。快的打车董事长吕传伟曾在2014年年底公开表示,公司营收仅千万级别,仍处于亏损状态。滴滴和快的在成长过程中都进行了4轮融资,其中滴滴融资总金额超过8亿美元,背后金主是腾讯;快的则是获得了主要来自阿里巴巴的近7亿美元。

  现在两家公司用户有了,能够真正赚钱的商业模式却不甚明朗。合并后打车软件市场从双寡头转为一家独大,确实能够降低司机议价所造成的内耗。

  但是滴滴快的若是合并,必然在打车软件市场形成独家垄断之势,当前中国反垄断呼声正盛。对此,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傅蔚冈博士认为,滴滴快的合并所产生的垄断,是市场竞争自然形成的,并非是通过阻止外来新进者所致,只要不损害用户的利益,就不触犯反垄断法。

  从用户利益角度看,补贴本身只是营销手段,补贴取消后用户仍然拥有选择是否使用打车软件叫车的权利,取消营销手段和主动提价存在本质的不同。

  其实从监管角度来看,两家合并取消补贴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滴滴快的实行补贴后,许多出租司机全凭软件接客,无视路边拦招的消费者,这对于非智能手机用户的利益形成损害。与此同时,如果司机载客时仍将软件设置在接单状态,不间断的报单声严重影响消费者的乘车体验,司机时常在行驶中伸手接单,看手机不看路,也埋下了安全隐患。一旦补贴取消,出租司机通过手机软件接客的积极性就会下降,这些问题可能会改善。

  不过,市场上还有一种普遍担忧,就是滴滴快的合并后,这个“虚拟”出租车公司,对司机收取类似“份子钱”的佣金,有了更强的议价能力。

  傅蔚冈认为,打车软件本身就是互联网交易平台,也确实为司机接客创造了便利,可以理解成出租车版的携程,收取返点也不应苛责。■

责任编辑:王晓玲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南皓
关注领域:商业
财新记者,喜欢观察事物的新老交替与相生相息
火线记者
王力为
领域:宏观
刘彩萍
领域:金融
周东旭
领域:政经
王婧
领域:政经
王玲
领域:海外
南皓
领域:商业
吴鹏
领域:政经
陈宝成
领域:政经
陈慧颖
领域:金融
陈沁
领域:海外
舛友雄大
领域:海外
崔筝
领域:科技
杜珂
领域:宏观
高昱
领域:商业
宫靖
领域:政经
郭琼
领域:商业
胡舒立
领域:政经
贺信
领域:政经
黄山
领域:海外
霍侃
领域:宏观
李箐
领域:金融
李慎
领域:商业
李涛
领域:金融
李雨谦
领域:海外
李增新
领域:海外
凌华薇
领域:金融
路炳阳
领域:商业
覃敏
领域:商业
秦旭东
领域:政经
屈运栩
领域:商业
任波
领域:政经
任重远
领域:政经
唐家婕
领域:海外
王长勇
领域:宏观
王端
领域:金融
王烁
领域:宏观
王晓冰
领域:商业
温秀
领域:金融
吴静
领域:商业
杨哲宇
领域:宏观
于达维
领域:科技
于海荣
领域:宏观
于宁
领域:商业
张环宇
领域:宏观
张冰
领域:金融
张翃
领域:海外
张继伟
领域:金融
张进
领域:政经
章涛
领域:海外
张帆
领域:政经
张剑荆
领域:宏观
张远岸
领域:海外
张宇哲
领域:金融
郑斐
领域:金融
董兢
领域:金融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