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舒立观察】应对特朗普冲击预则立

2017年02月06日 09:35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可以听文章啦!
特朗普在对外经贸问题上,在对华关系上,究竟会出什么牌,目前仍有观察和准备的空间。不过,丢掉幻想,把情况想得糟一些,远胜侥幸或盲目乐观

  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仅两周,便打出一套行政命令“组合拳”,渐次兑现选战承诺:退出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启动在美墨边境筑墙,暂时禁止七个穆斯林国家居民进入美国,等等,令世人震惊,并引发强烈反弹。其政策能否达到预期目标尚待观察,然而,这些举措足以表明,他有着较强的执行力,其选战言论并非纯属虚张声势。特朗普的政策将如何影响中美关系,特别是中美经贸关系,业界须当清醒认识,做好准备。

  特朗普在竞选中频频提及中国。不过,迄今,他并未直接针对中国采取行动,中国政府也正冷静观察其动向。现在,业内不少人对特朗普仍存有幻想,认为其对华政策是宗“生意”,不会太强硬,候选人在选举中说的话未必兑现。这些人应当清醒起来。从目前局势看,特朗普政治上强悍又不按常理出牌,外交上倾覆美国传统价值观并遵循机会主义路线,经济上则全面回归保护主义。中美建交38年来所有显规则和潜规则都可能受到特朗普冲击。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中国应当有所准备了。

  经贸关系素称中美关系的“压舱石”和“稳定器”。特朗普将“美国优先”作为明确的执政理念,与此相适应,其贸易和经济政策的主线将是:“就业至上,重构美国的中产阶级,重建伟大的美国。”美国贸易政策将经历重大转折,从长期坚持的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主义,转向以实力为基础的双边主义。

  特朗普政府目前尚未在经贸上对华动手。这一方面由于中美关系事关重大,另一方面,也是时日尚早,从制定行动方案到执行有一段时间。然而,观察其经历与个性,特朗普性喜冲突和对抗,冒大险求大利。其用人班底在国际贸易上是“三驾马车”——提名贸易代表的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执掌新设机构白宫国家贸易委员会的“疑华派”学者纳瓦罗(Peter Navarro)以及商务部部长罗斯,这些人过往在对华问题上均系铁杆“鹰派”,未来对华是何主张令人难以乐观。

  准备应对特朗普带来的保护主义冲击,首先要深入思考其当选和保护主义甚嚣尘上的原因。不少人士对全球化大潮受挫忧心忡忡,但未深思原由。应该看到,确有不少美国人在全球化分工中利益受损。在美国这样一个开放社会,他们迟早会表达自己的不满,政治家必有回应。特朗普这样一名超级民粹加反建制的候选人,可以应运而生,超常规地为其张扬;不过,其他人,比如,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桑德斯也与其持相似立场,甚至希拉里也在竞选中收回了对TPP的支持。

  对中国而言,应对特朗普带来的保护主义冲击,核心还是对内继续改革,对外持续开放。只有做好自己的事,才能赢得主动。对照特朗普反全球化言论,习近平主席日前在瑞士发表的关于全球化的发言,表明了扩大开放的意愿,给乌云笼罩下的全球化前景投上一缕阳光。今年5月即将举行的“一带一路”峰会又将成为跨区域国际合作的盛事,它必将推动中国构建以我为主的区域贸易网络。

  内因是根本。中国应不懈追求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确立的改革目标,真正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在国企改革、户籍改革等领域尽早取得突破,实现经济发展模式的成功转型。当前,还应有效保护产权,维护公平竞争,营造有利于改革与开放的舆论环境,并旗帜鲜明地反击反对改革开放的错误主张。这样才能兼顾“迎进来”与“走出去”,在未来国际双边和区域经济一体化协定中开创有利局面,抓住历史机遇,使中国真正成为全球化的新旗手。

  维护中美经贸关系,双方固然应相向而行,中国亦应以具体成果来回应贸易伙伴的关切。比如,在美方看来,中国政府对钢铁产业的巨额补贴,是双方贸易摩擦的重要原因。这些经贸关系中的痛点,是无可回避的,中国应提出建设性的解决方案。否则,双方就只能继续各说各话,而令自身经济中的结构性问题愈加积重难返。这对哪一方都没有好处。

  中美双边投资协定(BIT)谈判已有多年,惜乎在奥巴马任内并未达成。如今不少人对其前景感到悲观。其实,如专家所言,特朗普并不全盘反对贸易自由化,而是反对引发美国产业转移的区域和多边的贸易自由化,双边谈判反而是其突破口。特朗普一定会利用其他问题作杠杆,抬高谈判要价,但如果一味与中国对抗,他确定的扩大美国出口、创造更多就业机会等目标也很难实现。未来,在双边经贸关系分歧中,美方哪些主张属于蛮不讲理、导向双输的贸易保护主义,哪些属于与中国改革开放方向一致的“外部压力”,中国可加以区分理性待之,若能在中美双边投资协定的框架内寻求解决,则不失为双赢结局。

  特朗普政府迄今的举措,均沿着其竞选承诺方向往前走,一些主张,特别是关于移民的主张,已经受到国际社会和美国国内的强烈批评。其在对外经贸问题上,在对华关系上,究竟会出什么牌,目前仍有观察和准备的空间。不过,丢掉幻想,把情况想得糟一些,远胜侥幸或盲目乐观。应当承认,美国总统权力很大,特朗普也有一意孤行的态势,但作为民选总统,他终究无法成为独裁者,其政策选择最终仍会受到制度性约束,被迫加以调整。

  进一步说,中美两国关系的未来发展根本上取决于实力对比,取决于各自国内的政治经济社会发展大势。关键是特朗普冲击来势汹汹,中国此刻最需要的是定见和预案。惟有如此,才能在风暴中岿然不动。

  (本文为2017年2月06日出版的《财新周刊》第5期社评

版面编辑:张兰太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