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共享单车的市场失灵与政府失灵

2017年11月24日 16:15 来源于 财新网
目前共享单车领域存在如此之多的公共问题,如果长时间得不到政府的监管治理和相应政策法律的完善,那就必然会形成政府不作为式失灵现象
黄少卿
经济学博士,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教授,曾任职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民营企业研究中心。主要研究领域:比较经济学、发展经济学、产业经济学、中国经济。学术论文主要发表在 “World Development”、“China & World Economy”、《金融研究》、《中国工业经济》、《世界经济与政治》、《经济社会体制比较》、《制度经济学研究》等国际国内刊物,出版著作包括:《基础设施投资:资金来源、投资效率与地方政府财政风险》、《经济转轨中的合同执行》、《无锡经验:中国经济发展转型样本研究》和《供应链金融》等。

  【财新网】(专栏作家 黄少卿)

一、共享单车领域的市场失灵

  关于共享单车的治理问题,我提出若干可能存在市场失灵的方面。

  第一,在整个交通当中,很重要的环节是道路作为公共资源的分配问题。道路作为公共资源的分配,不是简单地依靠市场机制就能够解决的,因为道路是一种公共池资源,我们把它理解为像池塘一样,谁都可以去打鱼,但是人去多了之后就会产生拥挤效应,里面的鱼都被捕光了,最后导致所有理性个体的利益都受到了损害。因此,这就需要有政府介入进来。道路的使用就存在类似于池塘的这种拥堵现象,因为用的人多了,就相当于把鱼打光了是一个道理。那么,共享单车是不是也会带来拥堵?一些美国的经济学家们对这个问题是有很深刻的研究的,国内经济学家反而很少注意到这个问题。交通领域存在一个定律叫当斯定律,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经验定律,但是它背后是有经济学道理的。就是因为出行者会对成本和价格做出反应,当道路修得多了以后,大家用路的成本下降了,会导致更多的人来用路。所以,修路本身未必会带来道路拥堵的缓解,因为路的增加和车的增加可以是同步的。这是美国交通专家当斯提出来的一个经验现象。后来经过学者们反复论证,发现它的确是一个客观规律。很可能,自行车方面也存在这个现象。以前我们是自行车王国,下班的时候自行车太多了,也会带来拥堵。那么,共享单车进入这个市场,应该怎么来分配和使用道路资源?我们对这个问题也需要展开讨论。现在很多大城市里,小汽车优先的战略贯彻得还是很有成效的,导致留给自行车的空间就越来越小了。所以,忽然一夜之间这么多共享单车上路,就出现了共享单车和小汽车、公交大巴抢道路资源的问题。我自己也用共享单车,但有时候我有点怕,公交大巴一晃我就很紧张,因为它没有留给自行车多大的空间。道路使用权的分配问题,我认为是首当其冲要解决的。

  而且,这里面还有一个问题可能会被忽视,当共享单车进入到服务领域的时候,共享单车平台公司收取的服务费当中,有没有包含对道路资源使用的价值?如果有的话,我觉得会有问题,因为公共资源本来就大家在免费使用的,但是如果他可以通过定价或其他方式把这块价值拿走的话,相当于是截取了公共资源的价值。这个问题我提出来,就是认为政府需要做一些协调或者监管工作,或者作为游戏规则制定者这样一个角色应该发挥什么作用。譬如,针对共享单车平台征收使用道路资源的特殊税费,等等。

  第二,关于市场失灵可能需要讨论的另一个问题是押金的收取。押金问题的金融属性,我不重点讲。押金收了这么多以后,在平台公司形成了资金池,这不知不觉地拥有了金融属性。一辆车的成本有一个固定数额,但其实现在所有的用户,不管是Mobike(摩拜)还是ofo,每一个注册用户不交押金就不能用。理论上讲,你要退平台公司会退给你。但是如果每一次用完就退,用户自己都会觉得很麻烦,这样押金就留在了平台公司的账户里。其实,如果app设计得好,平台公司对押金是可以即用即退的。然而现在的模式下,由用户来退押金会很麻烦,而且可能不利于方便用车,用户就会忽视这个押金的问题。那么,巨额资金在平台公司集聚——现在从绝对额来讲也未必很大,几千万元当然也可能上亿元的资金——会不会出现平台公司滥用这一部分资金的问题?现在政府没有明确其是否具有金融属性,如果有金融属性,就要按照金融机构的一些条例来进行监管。对这个问题,我个人倾向于肯定的回答,因此,如果金融监管不跟上是容易形成金融隐患的。

  第三,信息安全和隐私的保护。这方面显然目前也会存在市场失灵。在骑车过程当中,平台公司一定会获取大量个人信息,而且,通过大数据的手段,它对个人的一些信息分析更加透彻。比如,用户住在哪里、工作地大概在什么位置,平时的作息习惯,等等。这些信息不单是个人信息,关键还涉及到个人隐私。那么,这些信息被平台公司得到以后,对这些信息的使用以及处理如果不当,就会形成对个人隐私权利的侵犯和对个人权益的侵犯。这个问题恐怕也需要政府来加以干预。因为在这里面,个人消费者和平台公司之间的信息是不对称的、谈判地位也是不对等的。平台公司会强调,你不提供信息我没办法为你提供服务。你想利用这个服务你就得提供这个信息,但一旦你提供了信息之后,其实你也就没法知道它是在如何使用你的信息的。显然,这方面同样需要立法,将来平台公司——不仅仅是共享单车,也包括uber、滴滴等的网约车领域,还有其他的互联网平台也是如此——在拿到了很多信息之后,需要对这些信息进行分类:属于个人信息的,因为要提供服务,可以有使用权;属于公共信息的,不能不告知或不提供给政府部门,或不向公众告知;只有那些真正和公司的商业机密和公司个体挂钩的信息,才有权利自己保存、不告诉别人。如果没有立法,将来在信息的使用和监管方面会遇到越来越大的麻烦和障碍。

  第四,共享单车平台公司的法人财产权如何被保护? 现在确实遇到了有大量单车很快就被破坏掉了或者说被扔掉了,被人拆掉了零部件等。因为平台公司事实上是一个租赁公司,这个财产在使用过程中必然会经历在消费者之间的不断转手,那么,即便平台公司有实时定位和监督系统,在快速换手过程中如果存在单车被损害现象时,平台公司很难界定清楚是哪一位消费者的责任。对于这样的情况,即对于平台公司财产权的保护问题,未来要实现更好的保证,这需要有立法的跟进。有人说这是国民性的问题,我看不见得。在很多发达国家,早年的公共自行车也面临同样的问题,包括法国。目前,单车被破坏的情况也是触目惊心的,出现了大量的无法骑行的单车,不但损害平台公司财产,而且大量占用道路停车车位资源。单车作为公司的财产,如何对其进行保护,也是需要政府提供一些法律支持的方面。

  第五,一个也许并不是那么重要但仍需要考虑的问题是,共享单车对上游产业的经济影响,即对自行车生产厂家的影响。现在自行车生产厂家的生产模式要发生变化,过去,自行车生产任务的时间分布是比较正常的,因为市场上每个月卖多少厂家就生产多少。现在是集中采购、集中投放、集中生产。厂家生产中可能还需要进行前期投资。私人消费者现在一般很少购买自行车。生产的时间集中会对生产厂家的生产带来显著影响。这个问题,市场同样未必能够很好地起作用。自行车生产厂家就认为这个问题很难办,如果为这些平台公司的生产进行了投资,然而,突然平台说生产够了、不需要了,那这些设备要如何处理?这相当于被套牢了。甚至说因为没有私人要买车,生产出这些自行车之后,平台公司要进行压价也毫无办法。这就是一种市场失灵的表现。

二、处理市场失灵的两种政府机制

  以上所有这五个方面,都涉及到市场失灵问题,因此需要政府介入进来加以处理。那么,政府应该怎么处理这些市场失灵呢?我认为有两种机制:要么政府直接替代市场来做这件事;要么政府作为互补机制,来消除可能导致市场失灵的那些外部条件,但最终还是市场自己来解决问题,只是政府参与进来以后市场可以更好运作。

  这是两种不同的机制,我建议,我们首先要尊重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地位,而政府的任务是创造条件,缓解这些市场失灵的因素。比如拥堵问题,我们能否通过一些机制来缓解拥堵,缓解了拥堵之后,到底谁的车能够上路,还是市场的机制来决定。谁有竞争效益,谁的车能够更多地被用户使用。譬如信息不对称问题,押金导致了金融监管问题,这么多押金平台公司拿走,用到哪里去了、做了什么投资、会不会对这些押金的真正所有人即这些共享单车使用者带来资金的损失?这就需要信息披露。不一定是政府要去遏制平台公司,或不让它做这个业务,而是说,如果平台公司真的是一个金融公司的话,要不要告诉大家这些资金的存放是安全的,或者说根本就不应该由平台公司来运作这些资金,而是交给第三方来做资金的管理和运用,然后第三方来定期地把这些信息披露出来,显然,这些工作政府是可以做的。另外,关于共享单车运营过程中存在的侵权问题——不管是对单车公司财产权的侵犯、还是平台公司对消费者个人信息或者隐私的侵犯——这些问题是不是要通过法律手段把游戏规则制定好,然后才能有一个好的运转。上述不同的市场失灵方面,我们都需要政府来干预,关键是,怎么来干预、怎么参与才是最有效的。

三、同样要重视政府失灵现象

  即便我们认为,处理市场失灵需要政府的各种干预,那么,另一个不能被否认的事实是还可能会存在政府失灵。怎么防治政府失灵?比如说道路拥堵问题,当然自行车不是道路拥堵的主要原因,但也许将来是,因为如果要为自行车开辟更大的通道来让大家都骑自行车的话,那很可能这个问题就不能忽视。我们先不谈自行车,就说汽车,汽车的拥堵问题更严重。但其实,国际经验上,解决这个问题最好的办法是利用价格机制,比方说收拥堵费。但现在中国各个城市政府收拥堵费的政治舆论压力很大。既然拥堵费这样一个好的机制不能实现,政府又承担了要缓解拥堵的职能,政府恐怕只有采取数量控制手段。如上海、北京都在限制牌照。而且一旦控制数量,就容易导致寻租现象产生。譬如说,将来不论是共享单车还是共享汽车,这些车辆要进入市场,每家平台公司应该发多少额度,这就很可能出现寻租现象。这不一定是一个有效的分配机制,而大概率会导致政府失灵。又如,第二个信息问题,如果信息会导致市场失灵,那同样信息也会导致政府失灵。如果金融公司不进行信息披露,政府也不知道它是如何使用资金的。解决这些问题,恐怕还是要通过立法,政府能够通过法律来赋权,明确政府有权力对于哪些信息进行什么样的监管,从而缓解政府失灵。

  最后想强调一点,有一种政府失灵是最严重的,也是最容易忽视的,就是监管措施长期不出台,这是一种政府不作为的政府失灵。目前共享单车领域存在如此之多的公共问题,如果长时间得不到政府的监管治理和相应政策法律的完善,那就必然会形成政府不作为式失灵现象。

  作者为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副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