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观点 > 意见领袖 > 正文


中石油暴跌谁之过?

2007年12月26日 15:35 来源于 caijing
许小年:证券发行体制亟须改革,由政府之手控制价格的时代一定要终结。应加强监督,减少管理

许小年:证券发行体制亟须改革,由政府之手控制价格的时代一定要终结。应加强监督,减少管理。

      12月25日,《21世纪经济报道》发表文章《中石油股价暴跌背后:瑞银联手机构作局敛财》,文章称,一位证监会发审委委员表示,中国石油把投资人套牢如此惨重,发行人和主承销商应该对此反思,反思一下发行稳定市价责任是如何履行的。文章还称,UBS AG(瑞银集团)100%控股的资产管理公司、金融服务公司等十多家机构,早在中国石油A股招股说明书正式公布前就已联合潜伏中国石油股份(香港交易所代码:0857)中,于A股上市发行前后依次采用收集、拉升、减持、沽空手法,通过影响中国石油H股正股及相关权证价格大获其利。
      11月5日回归A股的中国石油(上海交易所代码:601857)堪称“大盘股王”,其总市值一度位居全球上市公司之首。中国石油A股发行价为16.7元,对应全面摊薄后的2006年市盈率为22.44倍,相对其发行价格区间确定日H股收盘价有10%以上的折让。这一定价延续了长期以来“低价发行”的原则,其初衷是为了让国内更多的中小投资者能够从中获利,分享大型国有企业的增长成果。
      然而,中国石油上市后的表现却完全背离了管理层的这一初衷。11月5日,中国石油上市首日即以每股48.60元的高价强势开盘,首日换手率达到51.58%,结果高开低走、收盘报收43.96元,较发行价涨163.23%。中国石油上市首日换手率高达51.58%,在大盘蓝筹股中处于较高水平。高换手率在显示交投踊跃的同时,也说明市场投机性较强,意味着一些获利者要套现。交易数据表明,第一天疯抢中国石油的多为散户资金,而中国石油的卖出金额排名前五名中,机构席位占了两个,卖出最多的一家抛售了36亿元;买入金额排名前五名中只有一个机构席位,买入4.8亿元。
      如今,中国石油已经跌至30元一线,较之开盘价跌幅接近40%。
      目前A股市场,发行体及承销商都没有配售新股的权力,所有新股按照网上网下方式进行公开认购。因此,询价制与最终的认购没有直接关系,报高价者并没有获得股份的任何优先权。故而在报价阶段,参与询价的机构往往会压低价格,以图谋取更大的一二级市场差价。这样操作的直接后果是,新股上市首日暴涨已成为定式。据统计,2007年以来所有上市新股平均开盘涨幅在192.66%,收盘平均涨幅200.64%。而9月以来,中小企业板新股开盘涨幅都在200%-300%以上,即使是中国石油等大盘股,开盘涨幅也高达191.02% 。   
      瑞银集团投资银行中国区主席蔡洪平对记者表示,由于内地资本项目一直没有开放,A股市场是按照其固有的规律运作,它与H股两地市场也没有互动的可能,把A股下跌归咎于H股炒作的说法很不负责任。
      蔡洪平还表示,瑞银是全球最大的股票交易商,买卖中石油H股的瑞银客户当然占很大一部分,这是正常交易。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博士表示,证券监管部门需要区分管理职能和管制范畴,加强监督,减少管理。对于证券发行的定价应该尽快市场化,不要人为地压低价格,坚持市场化改革是关键问题。凡是和基本的市场原则发生矛盾、冲突的,都应该调整改正。
      许小年认为,这一事件还暴露出另一个问题,就是投资者的风险意识不足。“资本市场不是人人包赚的市场,有涨必会有跌,跌破开盘价甚至发行价都是正常的。不能因为赔钱了就出现阴谋论、内幕交易,赚钱的时候就没有内幕交易了?”
      在许小年看来,中国石油事件说明,中国的证券发行体制亟须改革,由政府之手控制价格的时代一定要终结。中国石油饱受责难,其实是代不合理的定价机制受过,代赚了散户钱的机构受过。
      “中国石油的首要职责是股东利益最大化,完全不需要承担稳定市场的职责。”许小年说。
      中国石油为了让国内中小投资者分享公司利润的低价发行战略,既牺牲了发行体自身的融资需求,最终的结果也让国内中小投资者深度套牢,最终得利的是大资金持有者和机构。
      许小年表示,资本市场有其资源配置的合理功能,任何人为的干预最终都会出问题,监管主要的含义是市场秩序、市场规则、市场参与者的规范操作,即规范化治理。应该以信息披露为中心进行监管,而不是准入资格和机构设置的监管。
      如果监管部门把管理当成监管来做,可能就会阻碍金融机构开展业务。这对市场发展非常不利,因此要加强监督,减少管理。
      他的建议是,具体的措施可以是逐步取消发行产品和机构设置的审批制,只要满足了法律关于信息披露的要求,发行量、发行时间、发行价格就都不需要审批,因为审批可能反而会产生副作用。比如,投资者会误认为政府已经审查过便是无风险的,形成隐性担保机制,刺激道德风险上升。■ 
  
  杂志记者李箐采写
  本栏目主持人信箱:
zheyuyang#

版面编辑:运维组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