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观点 > 聚焦 > 正文


张文魁:进入“伴险增长”,经济政策如何平衡

文|张文魁
2022年04月29日 16:43
现在的经济政策似乎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紧也不是松也不是。这是因为,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已进入“伴险增长”通道,经济政策需要在维持GDP增速和管理通胀、金融等风险之间寻找艰难而惊险的平衡。如果看不到和做不到这一点,就容易出问题
2021年,中国宏观杠杆率反而下降到273%,这是因为当年的GDP名义增速明显快于债务增速。但预计这只是阶段性现象,而大概率事件是,中国宏观杠杆率在未来几年将跃上300%的台阶。图:视觉中国

  中国经济,乃至世界经济,目前面临的不仅仅是新冠疫情和地缘局势紧张等因素导致的供应链脆弱、通胀复兴、增速受惊扰等问题。一国的加息、缩表、砍预算、控贸易等任何政策行动,为什么会引发从前鲜见的市场反应和宏观表现?而任何反向操作,为什么也会有与以前截然不同的效果?总之,现在的经济政策似乎“里外不是人”,左也不是右也不是,紧也不是松也不是。这是因为,全球经济和中国经济,已进入“伴险增长”通道,经济政策需要在维持GDP增速和管理通胀、金融等风险之间寻找艰难而惊险的平衡。如果看不到和做不到这一点,就容易出问题。

一、经济发展进入“伴险增长”通道

  2017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对全球提出了“伴险增长”(或称“冒险增长”)(Growth at Risk, GaR)警示。一些经济学家还开发了GaR模型。所谓“伴险增长”,是指在债务不断堆积、杠杆率节节上升、资产价格相应膨胀的境况下,要保持一定的经济增速,就要冒较大的金融风险。也就是说,需要在越来越旺的金融风险火苗中跳动经济增长之舞。2017年的时候,现代货币理论(MMT)还不太流行,财政与货币之间的防火墙还算有效,IMF就构建了GaR分析框架,而2020年以来,不但绝大部分经济体的各种债务有了大幅度跃升,而且财政与货币之间的连通性也显著增强,从而把世界经济猛力推进了“伴险增长”通道。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许金玲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