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亚洲需要保持抗冲击能力

2013年10月16日 17:09 来源于 财新网
只有大刀阔斧的结构性改革,提高经济增长率,才能抵御QE退出的冲击

  辛格(Anoop Singh)|文

    对于亚洲来说,过去几个月并不安稳,经济增长在减缓,同时,市场也在担心全球廉价信贷时期可能即将结束。2013年上半年,亚洲地区的经济表现弱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月的预测,原因包括先进经济体需求疲软、中国经济增长放慢,以及该地区经济体的内需有所减弱。

  亚洲地区经济前景的减弱在一定程度上还由结构性因素引起,例如,印度面临越来越大的供给瓶颈约束,中国投资回报水平下降等。随着亚洲经济体在危机后采取的刺激措施的作用消失,这些因素的影响已变得越来越明显。今后,亚洲地区需要通过大刀阔斧的结构性改革解决这些问题,提高经济增长率。

  最近,在美联储即将逐步退出非常规货币政策这一预期的影响下,亚洲受到了资本外流的冲击。结果是,资产价格显著调整,特别是在印度和印度尼西亚,因为它们的经济基本面较为薄弱(体现在高通胀和经常账户逆差)。

  然而,到目前为止,这种形势远不如1997-1998年的动荡那么严重,这主要得益于亚洲地区显著改善的宏观经济基本面和政策框架。金融条件的总体收紧程度基本上是有限的,汇率贬值缓解了股票和债券市场价格下跌的影响。中国对资本账户交易实施限制,并且具有经常账户顺差,因此,相对没有受到太大影响。中国经济过去几个月的增长势头反而增强,这得益于今年早些时候信贷增长的滞后效应、先进经济体前景的改善,以及政府提供的定向支持。同时,一些产业的过剩产能以及稳定的粮食价格抑制了通货膨胀,为经济软着陆奠定了基础,并促使关注重点适当地转向中期发展。

  展望未来,我们预计亚洲经济2013年将增长5%左右,2014年将略微加快,这是因为外部需求将逐步回升,并且,在依然有利的金融和劳动力状况的支持下,国内经济将保持活力。中国目前采取的控制信贷增长的措施应使经济进入更低但更可持续的增长轨道,这符合政府确定的2013年增长7.5%的目标。我们预测中国经济增长在2014将进一步放慢到7.25%。鉴于前景有利,政府的关注重点已适当地从刺激经济转向确保更加平衡的、对投资和信贷依赖程度更低的增长模式。

  然而,亚洲面临的风险已转到下行方向。全球融资条件的进一步紧缩是可能的,这可能触发新一轮的资本外流、资产价格下跌以及金融条件的收紧。随着美国经济增强,贸易渠道将带来正面效应,但先进经济体持续低增长的前景也带来风险。在亚洲地区内部,近年来宽松信贷导致的金融失衡的积累对公司和银行部门资产负债表造成风险,包括在中国也有这个情况。而日本若不能实施可信的财政和结构性改革,也将对亚洲其他经济体带来不利影响。

  根据这一前景,亚洲的政策制定者需要在支持需求与确保金融稳定之间取得平衡,同时还应加快结构性改革。近期的事态发展还表明,需要采取连贯一致的宏观经济框架,这一框架应是明确的、可信的、得到有效沟通的。

  当前的货币政策态势(按历史标准判断依然相对宽松)对多数国家来说是适当的,对于防范下行风险提供了一定的保障。最近亚洲信贷条件的收紧仅会逐步抑制该地区的强劲信贷增长,只能稍稍缓解一些国家开始显示出的金融过热迹象。在这一背景下,并且考虑到资本进一步外流的风险已经增大,宏观审慎政策和微观审慎监管将继续在维护金融稳定方面发挥作用。在这个过程中,政策手段应包括,保持汇率灵活性,以及适当运用缓冲来减轻波动。

  在中国,继续控制“影子银行业”的增长仍是一项优先任务。今年5月以来对信贷的控制是一个可喜的迹象,表明政府正在避免人为刺激经济活动的权宜做法,而是更注重管理金融风险。需要进一步实施金融改革(包括放开利率),以维护金融稳定,改善信贷分配,并引导经济走向更可持续的增长路径。近几个月来沿着这个方向采取了一些步骤,目前应增强这一势头。

  财政方面,亚洲需要重建财政空间,为今后的反周期政策和重点领域支出留出余地,并降低经济对当前外部风险的脆弱性。我们估计,中国的广义政府债务(包括地方政府负债)在危机期间翻了一番,增加到GDP的近50%。尽管政府债务尚未高到危险水平,但必须改变这一变化趋势,使经济走上更加自我持续的增长路径。在这方面,加强地方政府财政的管理水平、透明度和总体治理框架将有助于控制地方政府债务不断增加带来的风险。如果下行风险变为现实,仍有空间提供临时的、有针对性的财政刺激,但应通过中央预算,且相关措施应以提高居民收入和消费(而非投资)为目标,从而促进必要的经济中期再平衡。

  最后,随着亚洲增长减缓,投资者越来越根据各国的经济基本面加以区别对待,因此,各国更加需要实施结构性改革,以加快全要素生产率的增长,防范未来的经济动荡。不同经济体的具体任务不同——多数国家需要改革产品和劳动力市场,印度需要实施能源部门改革和更广泛的体制改革,以促进基础设施支出,中国需要朝着消费带动增长的方向进行再平衡调整。这些政策措施将能有效促进可持续的、平衡的、具有包容性的经济增长。

  中国的新一届领导人充分认识到各项改革(包括金融部门和财政政策等重点领域的改革)的重要性。所有目光都集中在将于今年11月召开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上,这将决定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也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世界其他国家的未来发展。■

  作者为IMF亚太部主任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林韵诗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