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关于如何全面深化改革的几点看法

2014年12月01日 09:16 来源于 财新网
思想解放要靠倒逼机制

  彭森 | 文

  深改一周年再回首

  11月2日,中共十八届四中全会刚刚闭幕之际,由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主办,国家发改委城市和小城镇改革发展中心和中国经济改革研究基金会协办的“第十二届中国改革论坛”在北京远望楼宾馆召开。论坛以“全面深化改革一周年——成果与展望”为主题,紧紧围绕着全面深化改革元年这一主题,重点对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各项改革的进展和突破做了评价和总结,展望了新一年改革的重点任务和推进方式,提出一些政策性的建议和意见。来自全国各地的知名学者和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的理事共计200余人参加了本次论坛。本刊从中选择了彭森、高尚全、宋晓梧、王峰、王战的精彩发言,以飨读者。

  ——编者

  从全天的会议来看,达到了原来的预期目的和效果,就是围绕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四中全会的精神,就很广泛的议题发表了一些非常鲜明的观点,体现了思想解放,同时求真务实、忧国忧民的情怀。就会议达成的成果和共识,我再补充一点意见,也是综合大家的一些意见,讲四个问题。第一,正确处理解放思想和实事求是的关系问题。第二,正确处理好改革和发展稳定的关系问题。第三,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问题。第四,深化改革和法治的关系问题。

  解放思想与实事求是

  中国的改革是从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始的,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也是那个时候确立的。在改革过程中,我们经常说,发展无止境、改革无止境。什么叫改革无止境?首先要解放思想,思想走得多远,改革的路子才能走多远。所以,中国改革开放36年来,开了几次三中全会,都是以思想解放作为最典型的范例,每一次大的思想解放又带来大的改革理论、改革发展的突破。应该说,去年的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又拉开了一次思想解放运动的序幕。从理论到政策上破除了很多传统观念的束缚,突破很多利益固化的藩篱。但是,在改革的实践中,僵化的思想、传统的观念、惯性的思维和一些工作方式还是常常阻碍了改革的进程,使中央很多正确的方针、明确的政策和具体的部署都难以落地甚至失控。所以,怎么解放思想是大家特别关注的问题。我想讲三个观点:

  第一,解放思想首先要鼓励改革理论和实践的探索创新。小平同志过去讲,允许改革犯错误,但是不允许不改革。所以,改革者要敢想、敢闯、敢于探索,同时从中央和各级政府要保护改革者、保护创新者,特别在理论战线上要注意不能一改革、一创新、一探索就有人想扣帽子。现在讲这个,应该强调的是要加强改革的专业化程度,特别是理论研究、理论探索的深度,只有理论的彻底,才能有无畏的思想解放,所以,理论研究有多深、多透,思想才能有多解放。

  第二,讲思想解放,一定要尊重人民群众的始创精神,要尊重实践、尊重创造,改革要接地气。开这次会之前我去看了安志文安老,他95岁了,思想非常清晰,他就要求改革一定要深入实际,要接地气,要考虑地方改革的实际经验。我理解,就是说基层是改革的直接实践者,最坚持实事求是。也只有真正做到了实事求是,才能开拓思想解放的道路。

  第三,真的思想解放靠什么?实际可能最重要的是靠倒逼机制。就是说,真正遇到了危机、挑战,必须要闯关的时候人们的思想可能会真正的解放和提升。举一个简单的例子,过去发改委掌握了一些很重要的投资、项目核准的权力,过去地方热电哪怕很小的一个装机,也要到能源局、到发改委去批,我问过他们当时的主要领导,为什么要部门来批?答案非常多,关键一点就是如果不批,不放心。最后有没有不核准的?不批的?没有。现在是什么情况?出现了一些腐败案件,中央高度重视、发改委领导同志也感受到了震动,要转型。所以,不仅热电提出不再批了,包括火电的燃煤机组将来也要放下去。可见,我们真正遇到危机和问题了,才能思想解放,实事求是。

  再说一个问题,现在虽然“十二五”规划把增长指标设为预期性指标,但是,从中央和地方还是把GDP指标实现作为政府工作的指标。地方之间恶性竞争,地方保护屡禁不止,地方政府过多干预一些招商引资的微观经济活动,甚至造成目前严重的环境污染。这和过去盲目发展经济,追求GDP,追求大规模的投资有关系。这根本上扭曲了政府和市场的关系,破坏了市场的统一和竞争的活力。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这个问题有所好转,包括一些西部省份,对一些老少边穷地区、少数民族地区提出不再考核GDP的指标。这是一个很好的迹象。所以,能不能建议从“十三五”开始,根据市场化和改革的总体方向,在这些问题上做一些大的调整。比如政府只是制定一些中期发展的指标,逐步取消省一级的地方GDP增长指标的统计。全国每年的年度增长指标,可以改由统一机构来预测发布。这种调整,有的同志想不太通,觉得如果连GDP指标都不搞了,政府还干什么?另外,综合平衡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回头想想,现在全国的增长指标和“三驾马车”的增长严重不匹配,这个问题怎么解释?全年的经济增长7.5%,是要靠17.5%的投资、14.5%的消费和7.5%的外贸来完成和保证的。现在,投资只有16%,也可能16%都不到,消费只有12%,外贸前三季度只有3%以上。另外,全国的GDP和各省的GDP统计合计每年都有3万亿到4万亿的缺口。这个不匹配怎么来解释呢?这些问题,如果真正能够解放思想,就会按照市场化的方向研究,在“十三五”期间把这些问题很好地解决。

  正确处理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关系

  正确处理改革、发展和稳定的关系,也是一个老话题,每当改革、发展进入到深刻变动的关键时期,一般都会出现这个问题。实际上,改革的本质就是为了解放生产力、发展生产力,但是,改革的深化又必须突破现有的制度、政策以及法律,必须打破这方面的既得利益。因此,往往是不通过改革来调整生产关系,生产力就难以发展,危机和挑战来临的时候,才会下决心推进改革。

  十八届三中全会以来,中央强调要坚持问题导向,利用倒逼机制推动改革,实际就是从当前发展进入新常态,是从实际出发作出的选择。步入新常态,原因是什么?外需萎靡、内需不振、结构调整,但这是表面现象。关键还是我国进入了结构调整的阵痛期,支撑经济快速增长的投资驱动、资源驱动的经济增长模式、内生动力和内生因素慢慢消退了、消亡了,而新的市场驱动、创新驱动这种增长模式、内生动力还没有很好地发育和成长起来。因此,保持中国经济健康平稳发展的关键,不是争论搞点微刺激还是强刺激,哪儿发展一个新的产业,搞一点经济新的增长点,关键还是寄希望于改革、寄希望于市场。进一步深化改革是适应新常态、培育新动力的一个根本途径。选择什么样的策略和路径才能激发中国的经济活力,需要回到政府和市场的关系。

责任编辑:杜珂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