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龙卫球:如何“围观”民法典

2016年06月28日 17:01 来源于 财新网
民法典是制定法的系统化,总则又是法典价值化和技术化的集中表达,与公众的关注点可能会有一些“脱节”,表面看,法律人和立法者关注更多一些。但是,这种“脱节”只是表达上的脱节,精神不会脱节

  【背景】民法典编纂是一件大事。6月27日,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召开,民法典总则草案提交审议,十八届四中全会确定的民法典编纂再次迈出实质步伐。多年来法学界呼吁的民法典,似乎已近在咫尺。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李适时介绍,民法典将由总则编和各分编组成,目前考虑的分编包括合同编、物权编、侵权责任编、婚姻家庭编和继承编等。

  李适时透露,编纂工作将分“两步走”,第一步,编纂民法典总则争取提请2017年3月召开的十二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审议通过;第二步,编纂民法典各分编,争取于2020年3月将民法典各分编一并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审议通过,从而形成统一的民法典。在此之前,全法工委牵头,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国务院法制办、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法学会参与,组成协调小组。无论立法机构,还是法学研究、实务部门,对民法典编纂显示出极大的热情。

  但是,另一方面,与立法热情相比,民法典总则提交审议,却并未在公众舆论中引起过多的讨论热情,似乎与预期差了一点,讨论很大程度只是集中在法律人士之间。而不同法律人士之间,对待民法典编纂,也有一些不同看法。

  民法典编纂,究竟与公众有多大关系?如何更好保障公众参与到民法典编纂过程之中?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法学院院长龙卫球认为,公众的关注和参与度,与民法典的结构有一定关系,总则相对抽象,属于纲领性内容,是基本的规则和原则性规定,其中很多条文偏重精神、价值层面,对于公众来说,可能更关注的是合同法、侵权法等具体适用层面的规定。

  据了解,此次提交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共11章186条,包括基本原则、自然人、法人、非法人组织、民事权利、民事法律行为、代理、民事责任、诉讼时效和除斥期间、期间的计算、附则,等等。

  龙卫球表示,社会本身越来越复杂,立法技术也越来越复杂,民法典是制定法的系统化,总则又是法典价值化和技术化的集中表达,与公众的关注点可能会有一些“脱节”,表面看,法律人和立法者关注更多一些。但是,这种“脱节”只是表达上的脱节,精神不会脱节。

  “实际上,民法典总则很重要,是民法的灵魂,与分则紧密结合在一起,只有将总则的民法精神与分则融通,分则才会更有价值。”龙卫球说,公众对民法典的理解也需要一个过程。

  有媒体以“这部重磅法律今天首次亮相!几乎与你我做的每件事都有关”为题,归纳此次草案的亮点。中国人民大学副校长王利明总结出包括明确胎儿利益保护、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年龄下调、强调抚养赡养义务、扩大监护对象范围、诉讼时效由两年延长为三年在内的十大亮点。在龙卫球看来,无论是民法理念、主体制度,还是法律行为领域,总则草案都有一定的突破。

  民法典编纂不是“另起炉灶”,而是对原有民事法律进行整合。“以民法典为契机,整合零散的单行法,无论是法形式,还是民法理念,都将对深化市场经济有提升作用。除了汇编整理单行法,也会有一定得发展。”龙卫球表示,发展不是最主要的,但是,会在一些重点领域有所发展,尤其是现在已经进入高科技时代,新型民事关系层出不穷。

  李适时在提请审议的“说明”中阐述,编纂民法典不是制定全新的民事法律,而是对现行分别规定的民事法律规范进行科学整理,也不是简单的法律汇编,法律汇编不对法律进行修改,而法典编纂不仅要去除重复的规定,删繁就简,还要对已经不适应现实情况的现行规定进行必要的修改完善,对社会经济生活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作出有针对性的新规定。

  民法典编纂并非没有争议,高歌猛进中也存在一些不同的声音。一些学者就提出,既然已经有了单行法,当前是否还有必要编纂民法典?是否对民商事行为进行了扎实调研,编纂是否能够充分体现中国国情?法学界是否有足够能力完成一部民法典?等等。

  对此,龙卫球表示,中国法治不能缺少私法路径,民法典本身就是法治发展的标志之一。“作为规范市场经济的大法,民法不发达,恐怕不是公众希望看到的。”但是,民法典编纂不是狂风暴雨式,“现在已经不是法国民法典的编纂时代,经过30多年的改革开放,总结实践经验,借鉴各国的制度设计,采取渐进式的编纂已经具备了基础。”

  “现在的情况与以前已经完全不同,调研也未必一定要跑到田间地头。”龙卫球说,立法应该加强调研,是有道理的,也是必要的,但是,不能借此说民法典编纂的调研不够充分,事实上,即使“一个很小的领域,学者都可以借助互联网等把相关案例研究一遍。”

  除了“反对性”的意见,民法典编纂还呈现另外一个特点,即其他不少学科的研究者也呈现出很高的参与热情。“围观”成为一种现象。

  龙卫球表示,不同学科背景参与讨论对民法典编纂大有裨益,包括一些批评意见,有助于深化认知,但是,讨论不宜夹带各自学科的“私货”,有些规定在自身领域解决就很好,不能都寄希望于民法典,否则最后很容易“搞得不伦不类”,成为民法典“不能承受之重。”

  立法应该在民主化和科学化之间取得大致平衡。龙卫球说,民主化是讨论,科学化更多是要坚持专业化。

  如何更好地保障公众参与?在龙卫球看来,总则审议稿应该尽快公开,公众讨论本身就是普及过程,是价值和观念的传播过程,“法律最终还是公众使用,只有讨论才能不断深化对抽象知识的认识。”

  (财新记者  周东旭  采写)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