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胡凌:易到、腾讯“交锋” 是非如何断

2016年07月14日 22:09 来源于 财新网
平台做大以后对创业者和整个社会的影响巨大,就不能总是一门心思做自己的生意,而不考虑整个生态系统。这就需要有更为详尽的规则意识,包括针对竞争对手的规则、第三方的规则等

  【财新网】/意见领袖(记者 周东旭)背景:7月13日晚间,易到与腾讯进行了一轮“交锋”。易到CEO周航首先发难,发布致腾讯CEO马化腾公开信,题为“弱者也有权利发声”,起因是易到发布的一个专车比价软件应用在微信朋友圈遭到屏蔽。

  对此,微信方面表示,易到小应用使用了浮层,并存在诱导分享问题,而“这类问题是微信朋友圈一直以来禁止的行为。”所以,后台根据《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进行了处理。腾讯还强调,对自己投资的滴滴等也进行过同样处理。

  对于周航公开信提到的易到其他链接也被封,腾讯的解释是,此前易到APP内链接因诱导分享违规被处理了,但易到采取变换链接的方式继续传播违反微信运营规范内容。因此平台封禁了发现到的相关链接对应的域名在朋友圈的传播。而类似处理规则,在《关于微信公众平台对恶意违规及对抗行为的处理规则公告》和《微信外部链接内容管理规范》中也有明文规定。

  随后,易到再度发声,表示应用“是根本没有浮层的,而截至7月13日晚上22:00,滴滴有浮层的分享还在堂而皇之畅行无阻。”

  措辞直接,易到称,“浮层涉及诱导分享导致的被屏蔽,完全是个万能借口,没具体标准、完全不公开、不透明,黑箱操作,因人而异,因时而异。”

  孰是孰非,事实仍不清晰,有待进一步观察。不过,类似事件却并不鲜见。随着大型互联网平台聚合起越来越多的内容,如何处理发生在平台上的各类事件,权限边界在哪里,争议频发。

  【意见领袖观点】

  上海财经大学法学院副院长胡凌表示,类似事件包括像微信这样的平台屏蔽来自于其他应用的服务链接,也有像淘宝这样的网站屏蔽网页端比价插件,大致可以从法律和政策两个层面加以理解。从法律上而言,目前还难以认定为不正当竞争,由于法律很大程度上承认互联网企业“圈地”行为的合法性,一般会把平台视为企业私人领地,司法适用上也基本遵循这一思路。

  在政策层面,一般更容易有不同声音。被平台屏蔽的竞争对手用“互联网开放共享”等意识形态话语回击,体现的正是上述声音。

  “自由、开放作为一种互联网意识形态,起初的目的是为了对抗传统经济形态,因为互联网本来就是利用信息技术的低成本优势将从属于传统经济的生产性资源抽取出来重新调配。”胡凌指出,从过去经验来看,互联网最先兴起是以开放为口号,随着商业模式日渐成熟,实际上逐渐成为一种圈地形态,当所有人都被吸引到到互联网上活动的时候,平台通过这样的生态系统获取收益,并成为垄断性的形态,“目前还看不到这种趋势有减缓的迹象。”

  但是,对于如何厘定平台的权益和责任,目前法律和政策均没有形成较为完整的思路和架构。

  胡凌认为,未来可能需要针对平台创造出一种新的监管类别,它不是单纯的私人属性,而是作为一种准公共平台,介于普通企业组织与公共基础设施之间的形态,这同时也意味着该类型会受到更严格的监管,比如不能任意或恶意屏蔽竞争对手的服务信息。

  “当前也有人持这种思路,但平台究竟要开放到什么程度,监管力度应该如何区分,很难形成一致意见。”胡凌说。

  随着各个平台日益壮大,经济生态也在发生变化,法律关系势必更为复杂。胡凌分析,巨头平台依靠积聚的大量用户,分别从多个角度构建自身的生态圈,涉及的中小企业不计其数,而对于渴望在短期内得到发展的企业来说,很可能乐于依附于这些大的平台,另起炉灶的难度越来越大。

  与之相伴,互联网的封闭程度越来越高。胡凌说,“单纯通过像搜索引擎爬虫那样去检索网页的方式抓取微信的内容公开使用,在法律和技术上会越来越困难,腾讯平台封闭的能力更强了。”

  所以,在封闭的平台上,规则是否明晰就显得尤为重要。比如,腾讯认为屏蔽易到是按照规则行事,而易到直接提出反证,规则本身的公信力就面临直接冲击。另外,对于腾讯制定的规则本身的正当性和合理性亦可能有人提出质疑。除了规则本身,执行规则的透明与规范,也属内在要求。

  胡凌建议,有必要进一步明确规则,尤其是要将模糊的界限划定清楚,明确列举已经执行过的案例,是减少类似争议可以考虑的举措。目前腾讯已经通过一些渠道对外链管理的措施进行了宣传,但还没有达到共建规则的程度。

  “平台做大以后对创业者和整个社会的影响巨大,就不能总是一门心思做自己的生意,而不考虑整个生态系统了。这就需要有更为详尽的规则意识,包括针对竞争对手的规则、第三方的规则等。”胡凌说。

  从国家监管层面而言,随着一系列法规或文件的出台,对互联网平台的监管也逐渐走向深化。但是,胡凌指出,政府监管和企业关注的点毕竟不同,比如,在信息传播方面,当前政府关注更多的是非法信息传播和公共安全监管的问题,至于互联网企业做生意的具体方式,监管部门并不关心,而此次易到与腾讯的争议,主要还是商业层面的。

  胡凌认为,着眼于未来趋势,国家有必要探索一些整体性的平台治理规则,而“当前法律、政策还是更多专注于传统经济与平台经济的关系,也就是按照互联网兴起的逻辑来处理整个社会资源如何重新分配的问题。”但另一方面,一旦平台开始主导生产资源的调配,这些平台与平台上的各个主体的关系,就成为另一类未来非常重要的法律关系。

  “目前来看,两类关系都还不是特别明确,是未来面临的治理难点,也是双重任务。”胡凌说。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