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观点网频道 > 火线评论 > 商业 > 覃敏 > 正文

宽带“卡带”何时休?

2016年08月01日 18:11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路由器版本过低、带宽配置不够灵活、物业潜规则以及运营商之间的互联互通等问题,是阻碍宽带畅通的“拦路虎”

  【财新网】/火线评论(记者 覃敏)近日工信部公布了一组数据,称截至2016年5月底,中国固定宽带平均接入速率从2015年底的20.5Mbps提升到29.5Mbps;光纤到户的用户数达到1.8亿,占宽带用户比例的66.4%。工信部现在已经开始将光纤改造和宽带战略实施重点转向广大农村地区,一再强调国家对通信基础设施的重视程度,重提五中全会将“通网络”和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建设扶贫放到同等重要位置的精神。 

  这些方向和措施无疑都是正确的。但是宽带建设非但要重规模、重覆盖,还要重视质量和市场监管。多年来,中国宽带市场在运营商和各地大大小小的接入商不断竞合的角力中前行。运营商拥有骨干网、掌握着国际出口资源,民营宽带公司或一些个体则搞定物业、拥有“最后一公里”的接入网,两者各据一端而相关政策又被无视时,网络“卡带”是居民的“家常便饭”。

  近期,财新记者接到多桩关于宽带卡带的新闻线索。在北京天通苑、潘家园、望京等地居住或工作的人士向财新记者抱怨网络差、网速慢:“8M宽带,慢得打不开网页,只能盯着屏幕看那个圈儿转呀转”“一天中有半天上不去网,只能用4G开网页,那个流量哗哗地流呀,真心疼”“想换联通宽带,结果客服说网络不覆盖”......类似情况也在广州、深圳、长沙等多地出现。某深圳写字楼一位宽带用户说:每次看着网页上的圈打转,感觉自己都像在练坐禅。

  我们的宽带到底怎么了?宽带“卡带”几时休?

  实际生活中,引发宽带“卡带”的原因五花八门:路由器版本太低、使用时间过长、发热挂死甚至路由器放置的位置,都可能导致宽带在某个时刻突然“卡带”。一位地市级民营宽带公司高管告诉财新记者,用户宽带故障报修,60%都是路由器有问题,还有一些是路由器密码设置错误或记不清密码造成。

  用户端问题容易解决,怕就怕一些问题不在用户端的“卡带”。

  一方面,一些无资质的个人、团体与物业形成利益捆绑,垄断小区接入网。在北京就有这样的案例。在北京国贸、建国门等繁华的中心区,有几处商用写字楼就被民营宽带垄断,运营商只能与物业指定的民营宽带公司签协议,由其代理服务。民营公司敢于挑战国有通讯运营商的垄断性市场地位,本是市场乐见之好事,但问题在于后来者必须以更好的软硬件服务来刺破垄断者的痛点。然而事实恰恰相反,这几个被民营公司“圈占”的写字楼,用户对宽带服务怨声载道,却无法“用脚投票”,做其他选择。

  住建部、工信部、国家质检总局等多部委曾多次发文规范小区宽带,譬如《住宅区和住宅建筑内光纤到户通信设施工程设计规范》明确要求:住宅区内光纤到户通信设施设计,必须满足多家电信业务经营者公平接入、用户可以自由选择电信业务经营者的要求。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现在很多小区宽带、写字楼宽带仍存在“局部垄断”的问题。

  另一方面,运营商垄断上游宽带资源,民营公司需要从运营商处批发带宽。由于带宽批发价格未形成良好的市场机制,有时甚至与市场严重倒挂,民营公司成本压力大,要么利用运营商管理漏洞购买黑市带宽,要么用有限的带宽供给用户。有限带宽供给用户,相当于原本流量只能是100辆车的马路却跑了1000辆车,网速自然变慢;黑市带宽虽能救一时之急保证用户网速,一旦被运营商查处,断网的后果最终还是用户买单。

  在核心网络侧,考虑到电信行业的网络安全、规模效应及布网成本,放开骨干网建设并不现实。在网络接入侧,破解物业与某些利益团体的“潜规则”同样难上加难。最好的办法是上游拥有若干家骨干网运营商互相竞争,下游放开,允许民营宽带参与接入网市场,政府相关部门制定可行的规范切实促进上下游的紧密合作、无缝衔接,在市场的作用下优胜劣汰、良性循环。

  显然当前运营商和民营公司之间仍有许多环节需要改进。一个典型的环节是,用户集中使用网络、宽带流量剧增时,运营商可以灵活调度带宽资源,民营公司则基于购买带宽限制处于被动地位。比如,小区平日带宽使用量约为1G,周末带宽使用量剧增到1.5G,而一般带宽按月购买,民营公司为了节省成本可能只买1G带宽,到了周末就会“卡带”。若运营商与民营公司后台打通,民营公司可灵活购买带宽,调剂峰谷,有助于缓解“卡带”现象。

  这样的良性互动需要运营商放开上游垄断,需要各相关部门合力促成。从各部委层面,埋入光纤需要在道路上开沟打洞,交通部是否愿意以合适的价格提供给电信企业使用?小区物业现在对宽带入户收取少则十几万、多则几百万的买路费,住建部愿不愿意花大力气进行监管以保证多家运营商或民营公司接入?运营商带宽批发价格如何根据市场浮动调整以及如何保证对不同的民营公司价格公平,工信部、物价局能否有切实可行的监管措施?

  现在,全球进入信息时代,信息即生产力。但目前中国的宽带速率绝算不上世界前列。据全球CDN公司 Akamai数据,2015年第四季度,全球平均连接速度5.6M,平均峰值速度32.5M。中国平均连接速度4.1M,落后于韩国、日本、瑞典,排在全球89位。即便按宽带发展联盟最新发布的《中国宽带速率状况报告》,2016年第二季度,中国固定宽带网络平均下载速率为10.47M,较韩国26.7M、瑞典19.1M的平均连接速度仍有差距。

  中国应切实将网络基础设施建设战略落到实处。“宽带中国”战略要求,到2020年,中国固定宽带家庭普及率达到70%,3G/LTE用户普及率达到85%,行政村通宽带比例超过98%。城市和农村家庭宽带接入能力分别达到50Mbps和12Mbps,发达城市部分家庭用户可达1吉比特每秒(Gbps)。要实现这一目标,需要相关部门互相协同、积极配合,上到规划、建设,下到宽带入户、投诉监督,每个环节都不能落下,而核心还是要用市场机制和手段来提升电信基础的服务质量。■

责任编辑:郭琼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覃敏
关注领域:商业
财新记者,主要关注TMT、广电及文化产业。
火线记者
王力为
领域:宏观
刘彩萍
领域:金融
周东旭
领域:政经
王婧
领域:政经
王玲
领域:海外
南皓
领域:商业
吴鹏
领域:政经
陈宝成
领域:政经
陈慧颖
领域:金融
陈沁
领域:海外
舛友雄大
领域:海外
崔筝
领域:科技
杜珂
领域:宏观
高昱
领域:商业
宫靖
领域:政经
郭琼
领域:商业
胡舒立
领域:政经
贺信
领域:政经
黄山
领域:海外
霍侃
领域:宏观
李箐
领域:金融
李慎
领域:商业
李涛
领域:金融
李雨谦
领域:海外
李增新
领域:海外
凌华薇
领域:金融
路炳阳
领域:商业
覃敏
领域:商业
秦旭东
领域:政经
屈运栩
领域:商业
任波
领域:政经
任重远
领域:政经
唐家婕
领域:海外
王长勇
领域:宏观
王端
领域:金融
王烁
领域:宏观
王晓冰
领域:商业
温秀
领域:金融
吴静
领域:商业
杨哲宇
领域:宏观
于达维
领域:科技
于海荣
领域:宏观
于宁
领域:商业
张环宇
领域:宏观
张冰
领域:金融
张翃
领域:海外
张继伟
领域:金融
张进
领域:政经
章涛
领域:海外
张帆
领域:政经
张剑荆
领域:宏观
张远岸
领域:海外
张宇哲
领域:金融
郑斐
领域:金融
董兢
领域: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