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梁中堂:鼓励“二孩补贴”的思维很混乱

2017年03月10日 09:30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呼吁“二孩补贴”并无必要,不能将鼓励生育和保障福利混为一谈,固有的治理方式和思维定势亟待转变
上海社科院人口学教授、原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专家委员梁中堂认为,呼吁“二孩补贴”并无必要,“甚至是荒唐的”,本质上仍然没有突破固化的思维框架。视觉中国

  【财新网】/意见领袖(实习记者 伍瑞冰)全面二孩政策落地一年多之后,今年全国两会上有关“全面二孩”政策的话题,热度依然居高不下。多位代表委员针对如何进一步完善二孩政策发表看法,其中,发放“二孩补贴”成为备受关注的“热门建言”。

  曾五次提出“全面二孩”建议的全国人大代表贺优琳,呼吁对生育进行财政补贴奖励等优惠政策;全国人大代表、中华女子学院教授孙晓梅建议,对生育二孩的家庭给予个人所得税减免,发放生育补贴,每月二孩补贴起码应该够奶粉钱;全国人大代表、广东国鼎律师事务所主任朱列玉建议,政府应为生育二孩后的母亲提供三年的补贴,其金额应为当地平均工资的七到八成。各种建议,不一而足。

  究竟“该不该发二孩补贴”?有观点认为,建议发放补贴值得商榷,鼓励生育关键不是发“奶粉钱”,而是提升公共服务水平;亦有观点认为“二孩补贴”是对应有激励的补缺,同时也是许多国家的通行做法。

  给生育二孩的家庭发放补贴奖励,是否必要?人口政策何去何从?

  【意见领袖观点】

  上海社科院人口学教授、原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专家委员梁中堂认为,呼吁“二孩补贴”并无必要,“甚至是荒唐的”,本质上仍然没有突破固化的思维框架。

  从提议的目的来看,梁中堂强调,不能将鼓励生育和保障福利这两者混为一谈。多位人大代表在建议中均提及,由于生育二孩的经济负担较重,一些家庭“不敢生”,因而希望通过发放二孩补贴来“鼓励生育”。对此,梁中堂认为,“想生不敢生”在一定程度上是主观措辞,实际上,家庭的生育意愿低与政策本身没有必然联系。

  从2016年4月开始,全国妇联儿童工作部与其他单位开展了“实施全面二孩政策对家庭教育的影响”调查,结果表明,有生育二孩意愿的为20.5%,不想生育二孩的比例为53.3%。梁中堂认为,当前中国已经进入不愿意生孩子的社会发展阶段,真正因受到补贴刺激而生育二胎的人并不多,即便有也是凤毛麟角。

  “政府应当思考,到底值不值得这么做,进一步说,如果真的希望鼓励生育,为什么不呼吁放开生育限制?从这一点上来讲,鼓励二孩补贴背后的思维是混乱的。”梁中堂说。

  全面放开二孩后,2016年全国出生人口1786万人,比2015年增加195万人,其中800多万都是二孩及以上,占比超过45%。基于此,梁中堂认为,二孩政策的刺激作用在2016年已经表现出来,主要还是作用于大龄妇女人群,之后人口归于平衡,生育率将被还原得更低。

  目前“二孩补贴”的建议中,除了“奶粉钱”,还有生活费补助、医疗补助、减免个税等,有观点强调,鼓励生育二孩的关键在于“提高医院保健、教育投入等公共服务的水平”。对此,梁中堂表示,“保障福利与鼓励生育是两回事”。完善公共服务体系和福利制度是站在保障人权的角度上,是现代化的服务型政府的内在要求,是应尽职责,与是否鼓励生育无关。

  梁中堂说,多生孩子或少生孩子、生孩子或不生孩子,均属于个人自由,是选择不同生活方式的权利,补贴与否对生育并没有明显作用。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1人已赞赏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其他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