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夏令营的高消费,刺痛了谁

2017年08月08日 10:55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月薪三万,撑不起孩子一个暑假!”此言一出,表示同感者有之,质疑炫富者有之,批评焦虑心态者亦有之
2017年7月13日,四川省“绿色发展•健康成长”万名青少年夏令营主营暨遂宁分营在船山区圣莲岛隆重开营。视觉中国

  【财新网】/火线评论(记者 张兰太)最近,一篇名为《月薪三万,还是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的文章在朋友圈疯转,引发社会热议。文章中,广州一位企业高管妈妈晒出了自己女儿暑假的支出账单:一趟美国行,10天20000元;暑假需请阿姨照顾,5000元;钢琴考级,每周2节钢琴课,2000元;游泳班,2000元;英语、奥数、作文培训,6000元;总计35000元。这位在企业当高管的妈妈,月薪3万多,堪称高薪,但孩子的一个暑假就要花掉3.5万,以致她徒呼奈何:“月薪三万,撑不起孩子一个暑假!”“痛苦的是你花了,心疼得不踏实;不花吧,对不起孩子更不踏实!”此言一出,表示同感者有之,质疑炫富者有之,批评焦虑心态者亦有之。笔者认为,对于形形色色的夏令营及其带来的高消费,社会公众应以平常心对待,不应过分解读,家长尤其要注意量力而行、理性选择。

  近年来,每到暑假,林林总总的“夏令营”已成为学生家长的不二选择、教育市场的火爆生意、社会各界的关注热点。携程网曾发布的《2015暑期游学报告》显示,家长们越来越舍得为孩子在暑期游学(含夏令营)上花钱。海外游学方面,人均2万以上的花费占到 74%,3万以上的也占到45%。其中一个美国华盛顿的夏令营,整个行程的费用近5万元。虽然价格不菲,但依然得到了家长的追棒。据财新记者不完全统计,至少最近5年,每年暑假,关于三四万元的高价夏令营的消息总会见诸报端,一再被媒体翻炒。而早在2012年,教育部等多部门就已联合下发文件,不得组织以盈利为目的出国夏(冬)令营等活动。那么,“夏令营”在中国是怎么火起来的?其热潮背后有哪些必然的逻辑?

  夏令营的“前世今生”

  夏令营(Summer Camp)是暑假期间提供给儿童及青少年在受监管条件下的寓教于乐的一系列活动,最早起源于美国。1861年夏天,一位来自康涅狄格州的教师肯恩(Frederick W. Gunn),率领孩童进行为期两周的登山、健行、帆船、钓鱼等户外活动,开启了夏令营的先河。“肯恩营队”活动后来持续进行了12年之久。在中国,夏令营从建国后出现,经历了一段漫长的发展期。中国少先队建队之初,第一批少先队员到前苏联去参加黑海夏令营,这是最早出现的中国夏令营。当时的夏令营是由国家出资的公益性活动,由于经济条件所限,一般只有少数的优秀学生才能参加,具有奖励性质。后来,随着中国经济社会的发展,国内夏令营的组织者不再只是学校、教委等教育部门,能参与到夏令营中的学生也逐渐增加,真正意义上的大众化夏令营开始发展,出现了大批收费低廉的夏令营活动,有越来越多的私人单位开始举办夏令营。

  在中国夏令营发展历史上,有一个标志性事件不得不提——“吃苦”夏令营。1992年,由日方提议,在内蒙古草原上举办了一场中日草原探险夏令营。作家孙云晓据此写成的《夏令营中的较量》通过对比夏令营期间中日儿童不同表现,批评中国独生子女在成长方面的诸多问题,引发了社会各界广泛参与的大讨论,影响甚大。

  夏令营发展至今,形式日益多样、层出不穷,为广大青少年及其家长提供了丰富的选择。在中国,夏令营的常见种类有英语夏令营、减肥夏令营、培训类夏令营、体育训练类夏令营、科普教育类夏令营、体验类夏令营、军事类夏令营、心智夏令营营等,还有近年来方兴未艾的前往欧美、澳洲、日韩等国家游学的国际夏令营。

  夏令营“热”从何而来

  中国夏令营蓬勃发展的原因,不外乎以下几点: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人们收入的增加,公众更加注重追求生活质量和人生体验;父母为双职工的家庭逐渐成为社会的主体结构,他们忙于工作,往往无暇在暑期全天候照看陪伴孩子;伴随人口老龄化程度加深及人们观念的变化,老年人老有所乐、追求享受生活,不再一味围着孙子孙女转;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及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普及,国际交往日益普遍、方便;随着社会进步,人们闲暇时间增多,休闲、猎奇需求旺盛,等等。

  有批评者把夏令营的高消费现象视作透视社会贫富差距的一面镜子,认为前文中的妈妈抱怨“月薪三万,撑不起孩子的一个暑假”有炫富之嫌,虽然不排除有这种可能,但也似乎并无充分理由。众所周知,中国社会的贫富差距是客观存在的,不同家庭在夏令营消费上表现出来的差距只是九牛一毛。而月薪3万虽然在北上广深等特大城市也算是高收入了,但从整个社会来看只能算作中产阶级水平,吐槽“夏令营”高消费可能是其真实心理的反映,没必要过度解读。

  在当下中国,家长如果有经济能力,让孩子在假期参加某种夏令营甚至出国增长见识,无可厚非。同时,在夏令营市场上,买卖双方自愿交易,“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实属正常,虽然供不应求、信息不对称等因素往往带来相关“高端”服务价格上涨,某种程度上使该类夏令营成为高消费的选择,也是经济规律的合理体现。面对这种局面,家长应当做的是理性消费、量力而行,选择更加适合自身家庭与孩子特点的、性价比更高的夏令营,而不是一边吐槽国际夏令营消费高、一边趋之若鹜。当然,相信这种过高消费、“透支”消费的做法本身无法持久,终会使消费者回归理性,进而通过改变供求关系使夏令营市场价格回归正常。

  在家长愿意为昂贵的夏令营买单的背后,还有一个无法忽视的因素是过于重视子女教育而带来的攀比心理和焦虑心态。据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家庭教育研究所的一项调查显示,有28.1%的家长认为培养孩子可以“不计成本”,一半以上(57.4%)的家长依然认为教育投入是为了“不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19.4%的家长相信“高投入才能高回报”,38.3%的家长认为可以为孩子获得更好的教育“适度负债”。有评论指出,中国的所谓“中产阶级家长”们,在教育孩子这件事上,好像在不计付出的同时总是无比焦虑,总摆脱不了唯恐落后的攀比之心。不得不说,除了提供基本的生活、学习、休闲、娱乐条件之外,那种要求别人孩子有的我孩子也要有,“不能输在起跑线上”的心理已蔚然成风。虽说高消费的夏令营并不是一定就是最好的,或者最适合自己孩子的,不应一味攀比、徒增焦虑、得不偿失,可“鸡汤好喝,却不解渴”,目前来看,这种情况短期内不会得到有效改善。

  如何更有意义地过暑假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日前撰文指出,对孩子更有意义的假期生活,当是父母多花时间陪伴,这是花钱最少、收获最大的。

  熊丙奇分析,出国游学,现今变为时髦,有家长根本不关心游学究竟有什么收获,只是想着在朋友圈炫孩子去美国游学了,这种心态直接导致游而不学普遍存在。“因为游学机构看准了家长的这种心态,就搞一些游学的噱头,说是名校游学,其实只是到名校校园里兜一圈。”熊丙奇认为,国外游学有其价值,可以开拓视野,感受国外学习,但是,不游学也不会让学生差了什么。

  夏天总会过去,暑期终会结束,孩子们可以自由自在地夏令营的日子也总是短暂的,但愿青少年和家长都量力而行、理性选择,留下闪光的夏天的共同记忆。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刘明晖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张兰太
关注领域:社会
财新观点组记者,关注国计民生,追求人生的“3W”。
作者文章
火线记者
王力为
领域:宏观
刘彩萍
领域:金融
周东旭
领域:政经
王婧
领域:政经
王玲
领域:海外
南皓
领域:商业
吴鹏
领域:政经
陈宝成
领域:政经
陈慧颖
领域:金融
陈沁
领域:海外
舛友雄大
领域:海外
崔筝
领域:科技
杜珂
领域:宏观
高昱
领域:商业
宫靖
领域:政经
郭琼
领域:商业
胡舒立
领域:政经
贺信
领域:政经
黄山
领域:海外
霍侃
领域:宏观
李箐
领域:金融
李慎
领域:商业
李涛
领域:金融
李雨谦
领域:海外
李增新
领域:海外
凌华薇
领域:金融
路炳阳
领域:商业
覃敏
领域:商业
秦旭东
领域:政经
屈运栩
领域:商业
任波
领域:政经
任重远
领域:政经
唐家婕
领域:海外
王长勇
领域:宏观
王端
领域:金融
王烁
领域:宏观
王晓冰
领域:商业
温秀
领域:金融
吴静
领域:商业
杨哲宇
领域:宏观
于达维
领域:科技
于海荣
领域:宏观
于宁
领域:商业
张环宇
领域:宏观
张冰
领域:金融
张翃
领域:海外
张继伟
领域:金融
张进
领域:政经
章涛
领域:海外
张帆
领域:政经
张剑荆
领域:宏观
张远岸
领域:海外
张宇哲
领域:金融
郑斐
领域:金融
董兢
领域: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