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村道封路,不宜断论“违法”

2020年01月29日 15:18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镇村依法具有村道管理权,封路措施类似交警对公路的交通管制权
顾大松
财新网“法治交通”专栏作家, 法学博士,交通规划博士后,东南大学法学院副教授,东南大学交通法治与发展研究中心(江苏省交通运输行业政策法规重点研究基地)执行主任;主持、参与多个国家、省交通法与政策研究课题。

  【财新网】(专栏作家 顾大松)当前,新型肺炎疫情形势严峻。有媒体报道,自山东滨州市惠民县发现1例输入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以后,全镇118个村庄都已经开启封路模式,全部禁止走亲访友。

  在微博、微信群、朋友圈等网络平台,也有不少网友发出各地“硬核”封路图片,刷爆网络,引来网友点赞。

  但是,1月28日法制日报发表文章,引用匿名法律人士的观点,认为断路或涉嫌违反相关法律,具体依据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破坏轨道、桥梁、隧道、公路、机场、航道、灯塔、标志或者进行其他破坏活动,足以使火车、汽车、电车、船只、航空器发生倾覆、毁坏危险,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

  同日,公安部召开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要求对未经批准擅自设卡拦截、断路阻断交通等违法行为,要立即报告党委、政府,依法稳妥处置,维护正常交通秩序。

  有法制日报观点,也有公安部要求,似乎镇村封路违法已有定论。多篇评论也对此严词谴责,甚至认为“封桥断路是反智主义的体现”。

  但是,封路≠封村,不宜断论“违法”。

  首先,镇村所封之路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公路”,不存在违反刑法第一百一十七条规定之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第六条规定,公路按其在公路路网中的地位分为国道、省道、县道和乡道。当下媒体或自媒体所报镇村所封之“路”均为村道,并非法律意义上的“公路”。罪刑法定系刑法基本原则,适用刑法对镇村“封路”行为定性应慎之又慎。

  其次,镇村依法具有村道管理权,封路措施类似交警对公路的交通管制权。目前,国家层面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公路法》并未触及村道的管理问题,村道的管理权配置往往由地方确定,如上述媒体报道的滨州市惠民县所属的山东省,即于2018年12月1日起修订施行的《山东省农村公路条例》第四条中规定:“乡镇人民政府在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职责范围内做好农村公路工作,明确相应的机构和人员具体负责本行政区域内乡道、村道的相关工作。”而正在拟议国务院行政法规《农村公路条例》(公开征求意见稿)第四条也规定:“乡级人民政府在县级人民政府确定的职责范围内具体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乡道、村道的相关工作,并指导、组织村民委员会参与村道的相关工作。”在这个意义上,镇村有权对村道实施交通管理权,具有类似《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赋予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对包括公路在内的道路的交通管制权属性。

  最后,封路并非封村,属于加强疫情防范之举。今年春节期间疫情爆发时,外地亲友大多已返村,而为了尽量减少感染,宅家是科学防范之道。而村道出口较多,村务管理人手不足,每个路口设置检查人员并不现实。封路并不封村,有限人力用于主要出入口检查宣导,也是合理举措。如所报道的山东惠民县村镇封路新闻中,所配图标语也是“暂停走亲访友,请谅解”。

  钟南山院士近期接受采访时反复强调:“必要时需要牺牲人情、交际和经济,所以不走亲访友,不要觉得人情浅薄,疫病面前,人命第一,春节来年有,年年有!”当下农村基于暂停走亲访友目的的“封路并不封村”的疫情防范措施,恰是响应钟南山院士呼吁的合理举措,并不违法,不宜“断喝”制止。

  相反,在国家与地方已经正式延长春节假期、延长复工时间情况下,近日忙于回城的车流已经形成部分高速公路出口拥堵情形,却有违钟南山院士强调春节假期“不走动”的本意,有违科学防范疫情之嫌。

  此文限时免费阅读。感谢热心读者订阅财新通,支持新闻人一线探求真相!成为财新通会员,畅读财新网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新冠肺炎防疫全纪录(实时更新中)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