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管涛

作者简介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学术委员;中国经济五十人论坛成员。1992年武汉大学世界经济专业毕业后,加入国家外汇管理局,先后在政策研究和统计部门工作,历任综合司副司长,国际收支司副司长、司长。2015年7月正式离职,加入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任高级研究员。1998年获日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澳大利亚亚洲奖学金项目资助,赴澳大利亚国立大学学习,获发展经济学硕士学位。2001-2004年在北京师范大学学习,获经济学博士学位。长期从事货币可兑换、国际收支、汇率政策、国际资本流动等问题研究,撰写大量工作报告和学术论文,参加了1994年以来一系列重大外汇管理体制改革方案设计。

专栏文章列表
管涛:克服汇率震荡行情下的“想当然”
2020年09月23日 11:10

近期关于人民币汇率升值问题的传闻和猜测或许只是“想当然”,市场应当保持理性和定力

管涛:近期人民币汇率升值属于正常的双向波动
2020年09月09日 10:42

鉴于不确定不稳定因素较多,当前人民币汇率正面临方向性选择,而非已显示哪种明确的周期。当务之急,应进一步加强投资者教育,因为市场参与者的成熟度决定了汇率市场化能够走多远

管涛:“双循环”战略的背后深意
2020年08月07日 14:07

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以扩大内需为战略基点,不是要闭关锁国、主动脱钩,而是要进一步扩大高水平对外开放,特别是要从商品和要素流动型开放走向制度型开放,打开国门搞建设

管涛:后疫情时代人民币国际化的挑战与机遇
2020年06月05日 11:34

人民币要进一步国际化,还需要加强汇率的市场化,不断完善浮动管理。特别是在全球新冠疫情下,人民币国际化面临着他国逆全球化、去中国化的挑战

外资赶场进A股催生A股牛市?用其利防其弊
2019年03月13日 14:29

近期,随着A股成交量频频破万亿,陆股通项下北上资金净流出却时有发生。正在空翻多、大举入市的国内投资者,是否从中应该有所警示呢?

眼见未必为实:汇率变化≠汇率预期
2018年08月10日 11:07

目前人民币汇率有较大的贬值压力却没有很强的贬值预期,与2016年底2017年初保汇率还是保储备之争时有天壤之别,要避免刻舟求剑,过度反应

应对贸易摩擦拼的岂是外汇储备
2018年06月26日 10:19

近期因中美贸易争端走向的不确定性陡增引发的汇市震荡,属典型的由突发性事件引起的市场超调反应,尚不足以作为市场趋势性变化的判断依据

跨境资本流动不是该不该管,而是怎么管
2018年01月26日 17:31

加强管制会不会影响资本流入,关键在于能否达到汇率稳定、储备止跌的预期效果。否则,只会进一步影响政府声誉,挫伤市场信心

未来短期资本流动冲击风险仍不可小觑
2017年10月13日 10:45

2017年上半年,中国国际收支趋向基本平衡,跨境资本流动冲击风险得到有效抑制。未来基础国际收支平衡能力趋于下降,应对波动性较大的短期资本流动冲击风险依然不可小觑

合理安排金融开放顺序的要义
2017年09月21日 09:52

扩大金融开放必须与中国的经济发展阶段、宏观调控能力、金融监管水平、市场承受能力相匹配,需要合理安排开放顺序。尤其在对外投资方面,国内不论机构还是个人都是国际市场上的新兵,都缺乏专业经验,需要更加谋定后动,少交学费

人民币国际化下,汇率稳定措施非长久之计
2017年09月14日 09:56

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是人民币国际化必须迈过去的坎儿。现在保持汇率稳定的措施不能被视为长久的现象,是特殊时期采取的临时手段,为未来的改革争取时间

跳出“资本外逃之争”看净误差与遗漏
2017年08月17日 10:38

争议净误差与遗漏是不是资本外逃,其实际政策涵义不大,更重要的工作应该是降低净误差与遗漏占比,提高国际收支统计质量,更好为宏观决策和市场分析服务

金融欠发达仍是中国经济发展的主要矛盾
2017年08月04日 17:09

中国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不能只有经济增长的流量,而缺少财富积累的存量

管涛:十年太短,仍难判断是否走出金融危机
2017年07月10日 14:35

我们看到的很多问题,会不会从风险演变成危机?现在我们这些处理危机、防范风险的手段,能不能阻止这些风险演变成危机?危机爆发以后,我们还有没有政策空间应对?如果再来一次危机,大家手上没有什么弹药了,这种冲击就会更大

管涛:以外汇储备/M2衡量外储充足性靠谱吗
2017年05月07日 09:51

对于外汇储备/M2指标变动的看法,本身只是反映了多重均衡状态下的市场情绪波动,即:在市场看多时,选择性地相信好的消息;市场看空时,选择性地相信坏的消息

“8.11”汇改周年记:一盘没有下完的棋
2016年08月11日 10:08

汇率波动容忍度有待进一步增强;中间价定价机制有待进一步完善;市场沟通技巧有待进一步提高;资本流动管理有待进一步改进;货币政策独立性有待进一步加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