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刘晓曙

作者简介

2005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系,获理学博士学位;2008年毕业于厦门大学金融系,获经济学博士。曾任职招商银行、中国光大银行总行。山东大学经济研究院研究生导师,中国海洋大学兼职教授。学术关注:经济周期与宏观经济政策。

专栏文章列表
在不确定中把握投资的确定性
2022年07月19日 10:41

今年投资环境的挑战主要来自于三大不确定性:一是全球疫情反复带来的供给冲击;二是中美货币政策正常化进程错位,对“以我为主”的宽松政策可能形成掣肘;三是信用创造条件发生了变化,可能对信用扩张形成约束

货币供给、通货膨胀与货币流通速度
2022年04月15日 17:58

引发通货膨胀与否,不仅要看货币供给量,还要看货币流通速度,特别是在病毒大流行这样的非正常时期

经济复苏与债券市场走势
2022年03月21日 14:36

中国经济需求波动已触及短周期底部,十年期国债收益率大概率也已触底,上行趋势确立

美国工资—物价螺旋上升加速,能否打破
2022年03月15日 16:50

工资—物价螺旋上升一旦形成,对于哪个国家的央行都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20世纪20年代初德国和70年代初美国都陷入工资-物价螺旋上升通道,随后的通胀治理令两国政府与央行苦不堪言

重新思考为何美国通货膨胀大超预期
2022年03月04日 15:30

美国本轮大通胀和其他历次通胀一样,都是由消费市场供给不能满足需求这样的共性原因造成的,但它又有自己的特殊性:超低利率、货币超发、工资—价格螺旋引起需求快速膨胀,劳动力短缺、供应链中断导致供给恢复受阻

利率走势何时反转
2022年01月25日 17:02

经过长时间的观察,可以发现中国国债收益率变动有与经济短周期现象相仿的周期规律性。我们认为,流动性及以GDP增速为代表的经济基本面之外的短周期才是引起中国国债收益率周期性波动的根本原因

美国经济衰退?马斯克的预言会否成真
2022年01月13日 12:09

如果衰退真的来临,对美联储的加息行动是否形成掣肘?给中国经济又会带来什么影响?

2022:宏观经济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
2022年01月04日 13:32

目前经济处在短周期下行阶段的后半部分,在接下来一系列的“稳增长”措施下,经济下行势头有望受到遏制并且触底反弹,进入新一轮短周期的上行通道。尽管如此,经济还面临着三大不确定因素

美国通胀已现拐点
2021年09月29日 12:48

由成本推动、需求拉动以及货币带动三因素共同驱动的美国通货膨胀开始撒气,6月份CPI及核心CPI同比出现的高点不是临时性的高点,而将成为阶段性拐点

从“宽货币”到“宽信用”:依靠“宽财政”是关键
2021年09月03日 16:08

“宽货币”虽然可以带来部分的“信用”边际宽松,但“软绳效应”下“宽货币”对企业信用扩张的提振作用有限,需要“宽财政”政策的配合,通过增加政府投资,提高政府杠杆率,实现向“宽信用”转化

中美通货膨胀:差异、原因及后续走势
2021年08月04日 14:23

中美两国PPI大幅上涨的原因均源于全球经济总体复苏需求扩张叠加全球错位复苏带来的大宗商品原材料价格的上涨;但与美国全面通货膨胀不同,中国仅产业链上游出现局部通胀,这主要源于中美货币政策及需求刺激方式的不同导致了两国消费者价格CPI增幅的差异

PPI大幅上涨后真正值得关注的是什么
2021年07月20日 11:34

PPI不会引发核心CPI的大幅上涨,PPI对CPI的传导不应成为关注的重点,PPI大幅上涨后真正值得关注的是它引发了中下游的中小企业的经营压力

经济短周期或已进入被动补库存阶段
2021年04月20日 12:41

经济上行的节奏似乎有所放缓,未来将会怎样?

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何时见顶
2021年03月29日 14:49

接下来中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会怎么走?是突破3.1%的箱底向下,还是继续保持箱体震荡,甚或是拱破3.3%的箱顶向上走?

政府工作报告中银行的发展方向与机会
2021年03月10日 16:07

本次报告释放了哪些与2021年银行经营密切相关的经济金融发展关键信息

2021出口展望:从供给替代到需求扩张
2021年02月10日 10:52

外需顺周期扩张、供给替代后效应两方面因素将共同支撑2021年中国出口形势中性偏乐观

特朗普税改计划对中国当前稳定政策选择有何启示
2021年01月18日 12:38

中国当前经济面临的稳定政策选择问题:是继续扩张性的政策还是边际收紧过去一年来的宽松政策?需要意识到两点:无论财政政策还是货币政策均只是稳定政策;要清楚地识别当前经济所处的位置

中国:从“三期叠加”到“三周期叠加”
2020年12月30日 17:33

中国经济正处于“短周期主动补库存+朱格拉中周期繁荣+长波周期早期”的新状态,中国经济经过“三期叠加”的努力调整之后,已进入“短、中、长三类经济周期叠加共振上升阶段”,经济周期自身的韧性将推动中国经济通向更高质量发展阶段

未来的货币政策:边际趋紧,走向相对温和中性
2020年12月04日 15:49

未来的货币政策将由因货币流通速度回归常态要求央行边际收紧货币外生供给与因总需求复苏扩张引致货币供给量内生扩张这两种力量主导

偶然or必然:如何看待近期系列国有企业债违约
2020年12月03日 14:35

自去杠杆以来,相较私营企业的市场出清、信用风险暴露得较为充分,国有企业的风险一直埋在水下,由此埋下了随时都可能爆发的根子,国有企业面临内在的市场出清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