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沈联涛

作者简介

香港证监会原主席,香港大学亚洲全球研究所研究员,联合国环境署可持续金融顾问委员会成员。毕业于英国Bristol大学,并获该校颁授经济学一级荣誉学位,1999年被该校授予荣誉法学博士学位。1976至1989年曾担任马来西亚中央银行的不同职务。1989-1993年于世界银行任职,担任金融发展部高级经理;1993-1998年担任香港金融管理局副总裁,掌管储备管理部及外事经研部;1998年10月至2005年9月连续担任三届香港证券和期货委员会主席;2003年至2005年,担任国际证监会组织技术委员会主席。

专栏文章列表
对赌央行
2011年10月14日 14:51

各国政府越是干预危机,赌赢这一干预不可持续的机会就越大,因为政府难以借助周期性政策工具来阻止结构性危机

新一代的挑战
2011年09月16日 18:47

当今社会稳定的最大挑战,是能否为新一代创造足够的就业机会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2011年08月19日 18:15

今年暑假,我终于读完了季羡林先生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本书的名字是他对文明史的归纳和总结。在他看来,尽管自工业革命以来,经济发展和学术思潮一直是西方主导潮流,但如今潮流正在转向东方。

金融交易税当征
2011年07月23日 23:58

今年6月30日,欧盟委员会主席巴罗佐公布了一项针对2014年至2020年七年间、总额为1万亿欧元的预算提案。这份提案的特别之处,在于提出了开征金融交易税的计划,按所有股票和债券交易的0.1%和衍生品交易的0.01%征税,以增加约300亿欧元的欧盟年度财政收入。

亚洲的联系
2011年06月24日 11:53

香港、仰光、新加坡、槟榔屿、苏腊巴亚、加尔各答和壳牌石油公司之间,有何联系呢?答案是它们都与亚美尼亚人相关联。事实上,在新加坡、槟榔屿、新德里、加尔各答、马德拉斯、达卡等城市都有亚美尼亚街。

亚洲前路
2011年05月29日 08:55

2050年的亚洲会是什么样子呢?亚洲开发银行最近发起了关于这个问题的一个研究项目。从现在起展望40年后的事情,似乎非常遥远,其实这也不过是一个人的半生而已。

找到系统支点
2011年05月01日 09:14

我上个月在哥伦比亚大学书店觅到一本关于系统思考的好书。该书作者是已故的米都斯教授(Donella H. Meadows)。她是一位科学家兼系统分析师,并且也是1972年出版的《增长的极限》(The Limits to Growth)一书的主要作者。

金融市场 海啸再起
2011年04月02日 14:09

当日本突发地震和海啸时,我正在巴厘岛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个关于资本流动的会议。随着灾难在周末演进,对核泄漏的担忧显然使事态更为复杂。我们满怀对日本友人的同情和吊唁,他们此刻正在经历可能比1995年阪神大地震更加恐怖的灾难。

全球金融新图景:亚洲准备好了吗
2011年03月29日 15:49

没有一种解决方案或模式能够适用于所有的国家和地区。我们需要在金融体系、标准、产品和机构方面发展出更大的多元性。强行将整个体系限定为一种标准,将造成一种注定要走向毁灭的封闭系统。

IMF的自我检讨
2011年02月26日 16:47

事实上,2007年4月前,IMF被长期的稳定表象麻痹了头脑。虽然全球失衡已引起关注,但却遗憾地忽略了资产负债表的脆弱性,而这恰恰是引发危机的关键。

亚洲模式辩兴衰
2011年01月22日 13:35

尽管里根主义者曾经鼓吹“小政府”,但现实是,过去50年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政府都出现了大幅扩张。如今人们对庞大的财政赤字及失业率高企、人口老龄化带来的社会福利支出不断增加而忧心忡忡。

重新发现明斯基
2011年01月01日 10:08

金融危机真是一场思想的危机。继克鲁格曼宣称宏观经济学理论“如不是有害也可称为无用”后,经济学家们孜孜以求,试图找到可更好解释金融危机的综合理论。但是,进入21世纪后,经济学界并没有像凯恩斯一样的、公认的思想领袖。

亚洲的八个挑战
2010年12月18日 13:48

即使全球每一个国家或银行都保持稳定,也不意味着全球大系统必然保持稳定。目前,全球金融架构的资本充足量不到全球GDP的10%,但此次危机和泡沫崩溃后造成的亏损加上各种天灾损失已经大于全球GDP的25%。那么,全球金融体系究竟是帮助对冲风险,抑或是加剧了风险呢?

要盯住影子银行
2010年12月04日 18:53

最近经济、金融形势的新变化,说明酿成经济危机的根本性问题并未彻底解决。同时美国等发达国家应对危机的政策正造成新难题。这逼迫我们深思三大问题。

有因必有果
2010年11月20日 09:40

经济学家开始重温凯恩斯和哈耶克,并思考20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是否对当前有所启示。凯恩斯主张,当投资者信心跌至所谓“流动性陷阱”时,政府应增加财政支出以刺激经济,增加就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