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舒立观察】反腐无禁区

2014年06月20日 10:31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全力向“反腐无死角”迈进,才能在全社会树立反腐必成的信心,改变部分公众对反腐的观望态度,打破尚未败露的贪腐分子的侥幸心理

  反腐无禁区,当前正向纵深扩展。上月末,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总监郭振玺被检察机关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此前,公安部原副部长、长期任职于央视和中宣部的李东生落马。3月底,解放军总后勤部原副部长谷俊山被提起公诉。日前,全国政协副主席苏荣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正接受调查。这是中共十八大以来首名被查处的“党和国家领导人”。6月19日,中央纪委网站披露,山西省政协副主席令政策也正接受组织调查。这些举措显示了决策层“苍蝇老虎一起打”的决心。

  反腐无禁区,缘于腐败无禁区。众多案例表明,腐败现象已蔓延到经济社会各个领域,高中低层级官员均有涉案,且多领域的腐败分子已沆瀣一气。只要所得足够丰厚,而对权力的约束制衡机制不够健全,一个行业、企业乃至项目,均可能有掠夺之手染指。全力向“反腐无死角”迈进,才能在全社会树立反腐必成的信心,改变部分公众对反腐的观望态度,也有利于打破尚未败露的贪腐分子的侥幸心理,使其及早收手。

  十八大以来反腐力度之大前所未有,得到舆论高度肯定,却也夹杂着一些怀疑之声。有论者认为,腐败不可不反,但应适可而止,否则,会破坏党和政府的形象。也有论者认为,持续的反腐影响了经济发展。还有人认为,反腐在一定程度上加剧了庸政懒政,使得一些官员“不求过得硬,只求过得去”。其实,这些观点似是而非,不经一驳。它们可能出于善良的愿望,却会起到为贪腐分子张目的作用。若这类论调盛行,反腐事业客观上将被腐败分子绑架。

  可以预料,随着反腐的深入,可能曝出更触目惊心的大案,部分民众一时降低对政府的信任和评价。但是,无论披露与否,毒瘤就在那里,捂盖子不能获得民众长久的信任和好评。反腐不能搞“保守治疗”,只有态度坚决,以行动证实对腐败零容忍,才是执政者对自身形象的最好维护。

  当前,中国经济增速明显放缓。反腐也确实冲击了高端餐饮业、酒店业和娱乐业。然而,个别行业的“非理性繁荣”寄生于官员奢靡之风,本身便是中国经济健康发展的隐患。更应看到,越是在经济增长下行之时,反腐力度越应加大。由于产能过剩债务高企,越来越多的企业发生资金链断裂,先前被经济景气所掩藏的权钱交易,在企业重整重组中败露。在此时点,国民心理极易失衡,社会矛盾极易激化。政府必须努力营造公平正义的社会气氛,才能确保经济社会发展目标和改革部署得以实现。

  反腐无禁区,正是这种努力的体现。在中国,武装力量和意识形态一向有特殊重要性,两个部门也曾有腐败分子被零星查处,但是,公众难知其详。谷俊山案郭振玺案表明,没有装进笼子的权力会肆无忌惮到何种地步。应当承认,发生在这两个要害部门的腐败,严重损害了执政党的形象。一起骇人听闻的腐败案,就可能使得经年累月树立起来的部门声誉大打折扣。正面高扬的价值观,会由于个别官员的腐败而变得丧失说服力。腐败对于军队的危害更是不言而喻。从邓小平、江泽民到胡锦涛,历任军委主席均高度重视战斗力建设,习近平主席更是要求“牢固确立战斗力这个惟一的根本的标准”。近日中国军队媒体刊文指出:“历史已血泪讲述,因腐而败的军队,将永远被钉在耻辱柱上。”在中国周边地缘政治日趋繁杂的今天,这样的警示显然是有针对性的。

  欲根治腐败,道德修养、党性教育诚然有益,但归根结蒂需要建立有效约束制衡权力的机制,以监督、问责和透明化来端正官员的行为。有学者认为,“西方国家反腐靠法治,中国反腐靠政治。”这一观点显然有失偏颇。

  “口头政治”更是靠不住的。从陈希同陈良宇,到数不胜数的中下级落马贪官,其在位时的反腐倡廉的报告、文章看起来往往鞭辟入里,但其行为恰成反讽。即以苏荣为例,2013年,其离赣赴京前,还曾在《中国纪检监察报》发表文章,提出要大力加强纪律、作风和反腐倡廉建设,努力营造“三清”政治环境。广泛存在的言行不一现象,表明此类官员并非不明道理;需要约束的,不是他们的口,而是他们的手。高扬法治,从体制机制上铲除腐败根源,才能防止反腐变成割韭菜。

  反腐无禁区,会有更多位高权重的贪腐官员被查处。培养一名官员很不容易。在倒下的贪腐官员中,许多人学历高、能力强,有些人还富有改革思路,他们的坠落令人既痛恨又惋惜。全面深化改革,堵塞制度漏洞,坚持反腐无禁区,也是对干部最好的爱护。■

  (本文为2014年6月23日出版的财新《新世纪》周刊第24期社评

版面编辑:张帆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