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蒙特西诺斯病毒”是如何腐蚀秘鲁的

2014年07月01日 16:32 来源于 财新网
一些跨国比较显示,丧失新闻自由容易导致腐败

  约翰·麦克米兰 巴勃罗·索伊多|文

  秘鲁有着完整的民主政治体制:宪法、反对党、经常化的选举、有限的总统任期、独立的司法体制以及自由的新闻媒体。

  然而,20世纪90年代,秘鲁秘密警察头子弗拉迪米洛·蒙特西诺斯·托雷斯为了控制政权,系统地收买了法官、政治家以及新闻媒体,打着民主的幌子——选民投了票、法官做了判决、媒体进行了报道——却偷换了民主的实质。

  詹姆斯·麦迪逊说,“立法、行政和司法等各种权力集中到一个人的手里,就等于暴政。”(Hamilton,Madison和Jay,1788 [1961],p. 301)。如果能搞清楚秘鲁的民主制度被颠覆的过程——薄弱环节在哪里,整体制约机制的各部分之间如何被传染——那对于其他国家设计政府治理体制、防止腐败将是大有帮助的。

  谎言和录像带

  1990年,一位新出道的政治家——阿尔贝托·藤森当选为秘鲁总统。当时,该国正处在混乱当中,宏观经济管理失调导致了高通货膨胀和负经济增长,光辉道路组织发动的起义最终导致69,000人失去了生命。

  藤森任命蒙特西诺斯担任自己的顾问,并领导国家情报局(Servicio de Intelligencia Nacional,SIN)的工作。蒙特西诺斯有着复杂的个人履历,他最开始做过军官,因为被指控向美国出售机密文件而遭到解职,20世纪80年代,他曾为哥伦比亚的贩毒分子做过律师。秘鲁的政治分析家乌姆贝托·贾拉(Umberto Jara,2003,p. 38)说,蒙特西诺斯利用自己在军队服役期间建立的人际关系,充当了虚弱的藤森总统与虚弱的军方之间的桥梁,并扩大了自己的影响。他成了“连接两个弱者的纽带:由于参与政变和侵犯人权的不良记录,军队已经丧失了特权;总统则是不知名的政治家,缺乏政治组织和社会基础的支持,非常孤立。”

  2000年5月,藤森第三次当选总统。三个半月之后,藤森政府垮台。事情是随着蒙特西诺斯的一盘录像带在电视上曝光引发的,在录像中,蒙特西诺斯给反对派议员阿尔贝托·库里(Alberto Kouri)提供了15,000美元,让他倒戈以支持总统。接着,又有其他一些录像带被播映出来,揭露了弗拉迪米洛·蒙特西诺斯的通天手腕。例如,他给最高法院的法官阿里皮奥·蒙特·德奥卡(Alipio Montes de Oca)安排国家选举委员会主席的职务,外加每月10,000美元的薪酬、医疗服务和个人警卫;他给议会中负责调查自己资金来源的委员埃内斯托·伽马拉(Ernesto Gamarra)提供贿赂,让对方把调查方向引开;他向智利一家食品企业路切第公司(Lucchetti)的老板保证说,将在一项涉及工厂建设的诉讼中争取对该公司有利的判决。

  接下来,藤森逃到了日本,通过传真宣布辞去总统职务。蒙特西诺斯在委内瑞拉被捕,送回秘鲁。他受到了审判,被判决在政府任职期间“滥用权力”,并面临其他50多项指控。此外还有大约1,600名秘鲁人因为卷入蒙特西诺斯的关系网也遭到了犯罪指控。

  腐败的记录

  蒙特西诺斯不断宣称自己是个爱国者,录像中显示,他一直希望结束恐怖主义和毒品贸易,并“给祖国重新带来和平”。他对一位电视台的经理人说,“我们是为国家利益工作,我没有任何个人享受,得到的只有仇恨、不满、阴谋和怨愤。我之所以这样做,完全是因为对国家负责的天职。”但是在他被捕之后,秘鲁的调查人员发现,他在海外银行的账户里存了2亿多美元。他所谓的爱国主义看来并不妨碍自己率先发家致富。

  利马的检察官现在估计,藤森政府一共从秘鲁窃取了6亿美元。这个数字让藤森在窃国大盗的排行榜里占据了第六名的位置,前几名分别是印尼的苏哈托、菲律宾的马科斯、扎伊尔的蒙博托、尼日利亚的阿巴查以及塞尔维亚的米洛舍维奇(Transparency International,2004,p. 13)。

  不过,我们这里关注的重点是蒙特西诺斯如何腐化别人。蒙特西诺斯利用了别人的贪婪,使自己逃脱了民主制度的约束。贿赂成了控制别人的手段,行使权力的杖柄。

  蒙特西诺斯把行贿的过程记录了下来,他要通过录像证明受贿者从他手里拿走了多少现金。有盘录像显示,他从一个塑料袋里拿出成捆的钞票,然后放进一个公文包。另一盘录像显示他正在数钱:“现在看好,一、二、三、四、五、六……”,对方回答说,“那么总数是一百万。我是否另外拿一个公文包来装?”蒙特西诺斯又说,“哪个包?不,不好,这个包更好,你能把口拉上……就当成小礼物拿走好了。看好,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百万。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一百万。”蒙特西诺斯甚至还主动告诉有的人,他要录像。有一次他说,“刚才的事情已经录像了。”还有一次,对方问,“你录像了吗?”他给了肯定的回答。

  如果有人敢背叛他,这些录像带就可以成为威胁手段,但这样的威胁只能在大家都完蛋的情况下才能使用。还有,录像带也给了他控制总统的力量,藤森根本不可能解雇他。

  进行录像或许还有另外一个更加实用的理由,那就是为了有案可查。蒙特西诺斯需要和多达1,600人做生意,他得有一些办法来记录到底谁拿了钱,做了哪些承诺。除了录像以外,受贿收据、秘密协议以及录音也都发挥了薄记的作用。

  蒙特西诺斯到底留下了多少录像带依旧是个谜。一开始的报道说,大约有2,000盘。蒙特西诺斯在监狱的时候则宣称有超过30,000盘,这可能是夸张。许多秘鲁人相信,藤森逃走的时候可能带走了几百盘。今天,秘鲁议会的一个房间里存放了1,600多盘这样的录像带,其中只有少部分已经公开。我们使用的数据主要是藤森政府最后3年的资料,也就是从1998到2000年,蒙特西诺斯当时的主要任务是帮助藤森第三次当选总统。

责任编辑:杜珂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民营医院 雷洋事件 雷洋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 魏则西事件法律责任分析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管清友 网络支付新规 房屋租赁新政 养老金 权威人士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石应康 律师没有年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