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观点网频道 > 火线评论 > 商业 > 于宁 > 正文

处罚公款吃喝是管住电网的开始吗

2015年03月26日 08:06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一顿饭吃了2.25万元只是电网跑冒滴漏的冰山一角。现在,伴随以“放开两头、管住中间”为重点的新一轮电改启幕,电力新监管时代即将到来

  【财新网】/火线评论(记者 于宁 王晓冰)国家电网公司总会计师李汝革、产业发展部部长徐鹏因参加公款宴请被国资委纪委立案调查并处分。一顿饭吃了2.25万元,有网友称,也应该处罚安排宴请的人。

  值得追究的不仅是谁安排了这次宴请,还有为什么会有这次宴请?回溯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时任上海电力公司总经理冯军难脱干系。根据国资委纪委的调查,饭是在2013年10月21日吃的,李徐二人当时在上海调研,宴请他们的正是上海电力公司。有意思的是就在这次宴请的一年之后,2014年10月29日,冯军被上海纪委带走调查。

  冯军原为国网江苏省电力公司总经理,2011年12月调任国网上海市电力公司总经理。他上任之后推动了两件对国网总部非常有利的事情,一是将早年上海电力三产投资的位于市区黄金地段的时代金融中心34%股权无偿划转给国网总部,价格上没有考虑任何投资升值因素,令上海电力的员工不满。之后,这一股权价值达20亿元的资产又被国网转至其金融平台——英大国际控股集团有限公司。 “早在2011年5月18日,国网就给上海市电力公司下文要求执行这一股权转让,但上海电力的原老总在资产划转问题上动作缓慢,冯军上任后即加快推进。”一位接近上海电力的人士称,“在国网,谁能不支持鲁能和英大?”

  上海电力向国网输送好资产不止这一次。在南京东路外滩附近的华东电力和上海电力大楼, 均已由国家电网(上海)智能电网研发投资有限公司接手。这家公司由鲁能控股,工商资料显示,山东鲁能集团有限公司出资9亿元占60%股份,上海市电力公司出资6亿元占40%股份。其经营范围包括智能电网的技术开发,也包括房地产业、宾馆业投资、物业管理等。这家冠名智能电网、号称业务为“研发投资”的公司为何做起酒店生意?三年前,上海电力内部就有员工举报。据一位知情人士透露:“华东电网没搬走之前,就要向鲁能交租金了,否则国网不批准他们去浦东建新楼。”

  李汝革作为国网的总会计师,分管资金运作;产业发展部主任徐鹏曾是鲁能集团的总经理。2013年10月21日的宴请当天到底发生了什么还不得而知,但联系这场宴请前后的这些关联交易,在这次大额公款吃喝的背后或许并不仅仅是地方诸侯巴结总部领导,还可能包括更复杂的内容。

  鲁能原为山东电力旗下企业,2006年曾因秘密私有化交易而名噪一时。交易被媒体曝光后最终在两年之后按照国资委的要求撤回,鲁能先是回到山东电力旗下,之后再从山东电力剥离,直接划入国网旗下子公司。而与此同时,国网也开始原本由下属的各区、省电网公司持有的宾馆、酒店等资产向鲁能集中,至2013年底鲁能集团净资产已达671亿元。2012年末,鲁能集团成立了酒店管理公司,兼具投资者与管理者两种角色, 拥有运营中的酒店16家,筹备中的酒店近30家,覆盖北京、上海、天津、大连、青岛、厦门、三亚、
文昌、九寨沟、长白山等多个中心城市及旅游胜地。

  其中,位于北京东城区沙滩北街31号的红墙酒店是四星级,只有4层,约120间客房。这间酒店地理位置极佳,就在故宫东北角,邻近北海公园、景山公园。酒店原为中共中央党校控股企业中稷控股集团有限公司持有,2011年6月,被鲁能集团全资子公司北京鲁能广俊亿辉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收购。

  国网在北京后海还有一个大型四合院,即地安门东大街93号的九三会所。这个会所门口矗立着两尊石狮,周围居民称大门很少开,地上两层,但里面还有很深的地下室。

  当然,也有很多人认为,2.25万元的一顿午餐在常人看来吓人,对国网这样的垄断国企却算不了什么。国网一年收入超过2万亿、净利润数百亿,总资产2.57万亿,且垄断了全国大部分地区的电网,因为不上市,无须对外披露详细的财务报表,加之体量庞大,政府监管亦无从下手,多年来几乎就是法外之地,跑冒滴漏甚至腐败寻租较之一般国企尤为严重。一位地方电力公司高管曾忆及当年缺电之时,一个小小的调度就能掌控一个城市的供电,因此逢年过节,送礼者络绎不绝。

  现在情况也仍未好转,因为国家电网仍是全国最大的电网公司,覆盖了全国88%的地区,为11亿人供电。如今,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这类上市国企的员工已开始嫌弃待遇低而纷纷离职创业,电网公司仍是大学生毕业时的优选。一位国网的员工曾自述其每月公积金就有1万多元。电监会也曾在调研时发现,一些地方的电网公司通过少报发电量隐藏收入给员工发资金。另一位接近电网公司的业内资深人士则直言,员工工资福利还是小头,真正的秘密都隐藏在投资和折旧里,中国的电网公司的折旧比很多国家的都要高。

  除此之外,多年来政府虽然要求国网剥离三产和辅业,国网仍四面出击,在上下游及金融、矿业、地产、媒体等领域又收购了很多企业,其资产状况极为庞杂,其中隐藏着各种关联交易,更易成为腐败滋生的温床。电监会在此前的调研中就曾发现,国网的三产公司(比如抄表公司、装潢公司、广告公司等等)表面上大部分剥离了,但大多还靠着主业吃饭,比如小区的电力工程项目往往分包给自己的三产公司,工程利润率很高,其间通过明显的傻瓜合同,以管理咨询、项目服务等名义将利润转走。

  2015年两会之后,由中共中央、国务院3月16日联合签发的《关于深化电力体制改革的若干意见》广为流传,其中明确未来电力改革的重点是“放开两头,管住中间”,意即管住电网。业内大多高度认同此轮电力改革的方向和理念,但对如何管住庞大的电网则心存疑虑。事实上,很多业内人士认为,自2002年开始的电力体制改革之所以在2008年后陷入停滞,就是未能管住电网的扩张和垄断。国资委纪委发给李徐二人的处分或许是一个开始,不过要真正实现对垄断电网的有效监管,提升其效率,并为建立一个公开透明、自由交易的电力市场创造条件,仍需要更复杂的制度设计及更强有力的监管框架。■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于宁
关注领域:商业
主要从事金融产业相结合的报道、调查报道。北京师范大学中文系学士, 北大国际(BiMBA)EMBA。
火线记者
王力为
领域:宏观
刘彩萍
领域:金融
周东旭
领域:政经
王婧
领域:政经
王玲
领域:海外
南皓
领域:商业
吴鹏
领域:政经
陈宝成
领域:政经
陈慧颖
领域:金融
陈沁
领域:海外
舛友雄大
领域:海外
崔筝
领域:科技
杜珂
领域:宏观
高昱
领域:商业
宫靖
领域:政经
郭琼
领域:商业
胡舒立
领域:政经
贺信
领域:政经
黄山
领域:海外
霍侃
领域:宏观
李箐
领域:金融
李慎
领域:商业
李涛
领域:金融
李雨谦
领域:海外
李增新
领域:海外
凌华薇
领域:金融
路炳阳
领域:商业
覃敏
领域:商业
秦旭东
领域:政经
屈运栩
领域:商业
任波
领域:政经
任重远
领域:政经
唐家婕
领域:海外
王长勇
领域:宏观
王端
领域:金融
王烁
领域:宏观
王晓冰
领域:商业
温秀
领域:金融
吴静
领域:商业
杨哲宇
领域:宏观
于达维
领域:科技
于海荣
领域:宏观
于宁
领域:商业
张环宇
领域:宏观
张冰
领域:金融
张翃
领域:海外
张继伟
领域:金融
张进
领域:政经
章涛
领域:海外
张帆
领域:政经
张剑荆
领域:宏观
张远岸
领域:海外
张宇哲
领域:金融
郑斐
领域:金融
董兢
领域: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