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光明网:郭文贵究竟要挑战什么

2015年03月31日 19:07 来源于 财新网
对于普通人来讲,即使不惮以最无忌的想象去估量政商腐败的严重性,也仍会惊诧于郭文贵故事中官与商的无边际、无底线的肆意所为

  【财新网】光明网评论员:上星期始,陆续有数家媒体各自发出长篇调查性报道,起底了一个原本普通的中国农民是如何在中国最近20多年的政商环境中,既聚敛了大量个人财富,又在聚敛财富的过程中结交、把玩和清除掉“碍事”的官员乃至高级官员的发迹史。

  郭文贵,就是上述几家媒体的调查性报道的主人公。郭文贵这三个字,可谓这几天中文网络上露面频率最高的名字。

  郭文贵的成长史,让《红与黑》等描述资本主义野蛮发展阶段社会关系的文学作品也相形简单。郭文贵的故事,实则是许多商人发迹、官员腐败原因的另类说明,是解读许多地方GDP数字何以高企的标准模板。郭文贵的故事,堪称展现过去二十几年中国政商关系中那种称兄道弟、互相利用,尔虞我诈、互相倾轧等严酷场景的精彩“大片”。

  当然,对于普通人来讲,即使不惮以最无忌的想象去估量政商腐败的严重性,也仍会惊诧于郭文贵故事中官与商的无边际、无底线的肆意所为。不过,反过来看,也只有在无边际、无底线的作为中,郭文贵才能在十几、二十年的时间里超常规、创造历史般地从一个农民成为一个财富大鳄。可以说,在过去二三十年中,类似郭文贵的故事并不鲜见,但以郭文贵的故事最典型、最具代表性。

  不仅如此,郭文贵也迥异于以往那些在腐败淤泥中如鱼得水、靠腐败政商关系搜刮财富、闻听风吹草动后便出走他国的商人。郭文贵虽身在太平洋彼岸的美国,却并不低调,隔洋对起底其发迹史的调查性报道表示异议。异议并不奇怪,没有异议也许才更奇怪。但是,郭文贵的异议,并没有透露些许可以反驳上述调查性报道所凭借的证据的证据,有的只是孤注一掷式的“约架”战书。

  郭文贵的战书究竟要挑战什么?郭文贵要挑战的,是人们的常识。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或者哪怕是在一个经济高速增长的社会发展阶段,一个人增值其财富的速度是一定的、有限度的。在正常的政商关系下,一个人即使把所有发财本事都齐集一身,也不可能在十几二十年时间内从不名一文成为福布斯巨贾。反之,如果这个事实出现了,那一定是扭曲混乱的政商关系存在的证明。这样的变身巨贾越多,就说明政商关系越扭曲越混乱。这个判断,乃基于经济常识和社会常识。郭文贵式的财富增加速度,除非靠抢劫而实现,否则,靠其他方式都难以达到。

  而郭文贵的抢劫,也恰是官商勾联的结果。如上述几家媒体的调查性报道所披露,郭文贵之所以成为围猎官员的高手,就在于其总是能在各级官员偏好的缝隙里下蛆,由此握有官员的把柄,而后在结交更高、更关键位置的官员时,再一脚蹬开欲与其分享腐败果实的相对低级、位置相对不重要的官员,从而完成对巨额财富的抢劫。

  帮助和参与郭文贵抢劫的“贵人”,从上述调查报道已经披露的部分看,以国家安全部前副部长马建最为位高权重。最可笑的是,郭文贵在隔洋“约架”中,把这个公开报道称其有6座别墅、6个情妇和两个私生子的副部长形容成爱国以及劝人爱国人士。按照郭文贵所说,马健“从认识到今天,就告诉我两件事情,文贵你就爱国,这是一个走到哪里都让人家尊重,和让你一生能找到个人价值的最好的方式”,第二件事则是“守法”……

  郭文贵如上所述,又是在挑战普通人的常识。说一个有6座别墅、6个情妇和两个私生子的人爱国和守法,小偷抢劫犯都得去上访。

  (原文刊发于光明网,原题为“郭文贵隔洋高调异议究竟要挑战什么”)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进展 人民币贬值 融资融券T+0 山东疫苗事件总结 日元汇率为何走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周其仁 财新网 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 中部战区领导班子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南海 新华社 太湖水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