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学者纵论中美关系:从TPP到风险管控

2015年10月10日 14:23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TPP
中美关系不确定因素增多,悲观情绪渐浓。未来十年将是中美关系纠结期,也将是中美格局具有决定意义的十年

  【财新网】(记者 周东旭)习近平访美TPP谈判12国基本达成协议,中美明争暗较,近期日益激烈。对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也是悲观情绪渐浓。10月9日,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习近平访美与中美关系的未来走向研讨会”,纵论中美前景。

  对于TPP,中国人民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时殷弘教授表示,TPP一方面给中国带来压力,另一方面,也将倒逼全面深化改革。“真正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才可能有竞争力的,压力很大,也是有好处,深化改革的必要性变得更为突出。”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雷达教授则指出中国如何破题TPP的两条路径。

  对于未来走向,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王文峰预测,更有可能的一种状态是,中国作为被美国认为的长期战略性挑战,“永远是地平线远方的遥远风景”,而且,中国也能够努力不让美国把中国当成最主要的战略对手、战略敌人的想法实现。中国人民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金灿荣教授则认为,中美关系的未来是不稳定的,老问题仍在,其实无解,只能用高超的外交技巧和对话把矛盾控制住。

  以下为研讨会嘉宾发言摘编

  时殷弘: 中国外交要注意“东西”平衡

  习近平主席访美有一个基本背景,中国方面包括对外政策战略的重大变化,我称其为从以战略军事为主转变为以战略经济为主。但是战略军事的某些重大方面依然存在,中国军力继续急剧腾升,中国在东海、南海等,推进战略存在的决心依然如故,甚至在某些方面升级行动。同时,中日对抗虽然明显缓解,但对抗依然存在,特别是在美国支持下日本已经通过了安保法案,大幅度解禁集体自卫权,中日关系的基本战略前景大概可预料。

  另一方面,中国国内经济增长缓慢,逐步下行终于在去年和今年变成头等显著的事实。直到今天,中国政府系统扭转经济下行的措施还没有基本见效。美国方面,奥巴马对华政策和亚洲政策基调很明显,不管有什么牵制,不管有什么国内和国际困难,都要推行所谓再平衡。

  中美关系有三大领域,第一个领域情况最糟糕,主要是双边战略竞争、战略对立。第二个领域是经贸金融领域。过去两年,情况要比以前糟糕。第三个领域比较容易合作,也就是所谓全球性问题和国际安全问题,特别是在东亚。

  美国国内对华舆论几乎到了临界点,压倒性地对美国过去比较温和的对华政策不满。在这种情况下,习近平访美非常必要,至少要争取防止中美关系进一步恶化,防止美国对华舆论进一步恶化,防止在恶化的舆论中进行美国下一届总统选举。同时,针对世界对中国越来越大的不安,包括改革开放、全面深化经济改革等种种疑虑,访问非常必要。当然,取得的成果也很重要。

  与习近平访美密切相关的中国方面的动作,我认为先前中国对两大事态缺乏足够的心理和市场准备。战略军事方面,包括东海、南海的对抗等等。中国对战略军事为主的风险和代价还是缺乏足够的心理准备。

  经济持续走低,更加复杂和敏感,虽然采取了很多措施,但总体上未见大效,经济成为一个非常复杂的原因。仔细观察最近两三个月,中央对于先前特别是中国媒体和学者大吹大擂的“一带一路”悄悄显著降温。中国对“一带一路”需要做的极为复杂的巨量工作的艰难程度,对“一带一路”包含的风险、障碍认识更加清楚。同去年相比,中国政府对外撒钱突然明显减少,开始省钱了。

  美国方面对中国与邻国方面的重要动作,也使美国继续对中国持严重忧惧。第一,忧惧中国战略军力的突飞猛进和战略活动范围的显著扩展,这是中美矛盾最重要的方面。第二,美国忧惧中国冲击美国的重要盟国,特别是美国在全世界单个最重要的军事同盟国日本。第三,美国忧惧中国会逐渐修改国际经济规则的可能性,逐渐修改国际体制性安排和国际体系的可能性。第四,美国忧惧中国所谓国际战略联盟,特别是对中俄之间在军事和战略领域急剧增进的合作越来越忧惧,同时较小的还有伊朗,也许将来会操心。第五,美国对中国国内在他看来是鼓励大众民族主义的纲领、政策、官方声明和公众教育忧惧。

  这五条在可预见的时期内不会改变。奥巴马在白宫还有一年左右的时间,他对于中国的立场不会改变。下一届美国总统不管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TPP和战略再平衡,都是固定议程。

  TPP在美国国会能不能通过现在是一个疑问,通不过,当然我们可以窃窃暗喜,通过了,就要准备“踢屁屁”。TPP的一些关键条款,特别是在美国要完全实施TPP基本协议规定了很长时间,有的要三十年时间,美国对日本做出的重大让步比较干脆,比如日本汽车和汽车部件进入美国市场。

  对中国短期没有什么大压力,长期有压力。奥巴马为什么一定要搞TPP?一是为振兴美国经济,二是为了主导迟早必然会逐渐开始和形成的新区域甚至全球贸易体系的新规则体系。规则定了以后当然可以修改,但先定规则、主导规则会主要反映各自利益,以后再进入就比较被动。从中长期来看,在贸易规则的高标准执行能力方面,中国显然是弱者。这次是大问题倒逼,留给中国全面深化改革的时间并不太多,要全面深化经济改革,真正成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才可能有竞争力的,压力很大,这也是有好处的,深化改革的必要性变得更为突出。   

  近期战略经济主要是西进,但是,中国最缺什么东西?技术,而这些先进技术必须到欧洲、美国、澳大利亚、加拿大去寻求。在过去三十年,很多人忘记了中国最需要的东西。所以,战略经济必须进一步东西平衡。

  另外还需指出一点,有些外交方面的高调,特别是由于媒体和学者讲得太高、太浪漫、太笼统,很容易产生一个风险,引起言与行的差距。很多国家认为言与行的差距太大,人家不相信,所以,要从实践出发,将高调适当降下来,同时把实际问题和实际行动联系起来,这样一来,可信性就会显著增强,真正重要的利益和所需要的行动就不会受到自身过分高调的牵制和约束。

  天道无常,成功有今天的成功和未来的成功。如果中国不能针对特别重要的问题,有决心、有战略重点意识、真正好好办,再过二十年,当我们在这里谈论同样问题的时候,自信可能还不如今天。

  雷达:中国如何应对TPP?

  中美关系面临的现状,从2008年以来,中美两国在应对危机的过程中都有失误。比如,美国反危机的手段是重振美国制造业,从今天来看美国制造业虽然有所复兴,但所吸收的就业人口数量依然非常有限。最新数据显示,美国失业率已经被稳定住,前提是美国长期的就业市场低迷造成劳动市场的参与人数大大下降,许多人已经不找工作了。反危机过程中,美国经济结构从以前的虚拟经济,以服务业为主,试图转到制造业。中国的结构调整方向正好相反,中国服务业水平很低的时候,认为经济结构调整的方向是向服务业发展,而目前的经济下行,恰恰发生在服务业比重快速上升阶段。简单看两国的经济结构调整方向,出现很大变化,以此来判断两国针对对方外交政策上,双方都有失误,导致在某些领域现在很难协调,至少作为经济学家看不到调和的方向和前景。   

  美国人可能从2008年的危机中认识到,美国作为世界大国再也不能像上个世纪90年代那样靠资产泡沫形成的财富效应支撑国家庞大的消费,这就造成一个什么现象?世界各国所采取的刺激需求政策都没有起到效果,倒逼各国都想采取控制政策,美国人最反对产业政策,但现在也搞产业政策。美国人再也不愿意为拉动全球经济而用资本市场泡沫的方式刺激美国总需求的增长。

  世界经济还在这么缓慢复苏的阶段,甚至是不断波动阶段,我认为在近期一两年内再次危机的概率还是很大。美国已经放弃用资产泡沫维持世界总需求的状况,全世界外汇国家都会为还存在着的那么一点总需求进行争夺,而争夺所设计出来的各项对外政策,可能从一国国民经济的角度来说是合适、正确的,但是放到全球范围中,可能就出现了二战前后的零和外交对外政策。这与美国经济的调整关联度非常大。

  美国人现在在关心什么?包括TPP的出现,我认为美国还是试图通过一体化方式创造出贸易效应来刺激全球总需求水平的提高。美国人也在尝试着通过调整的方法来改变单一国家靠资产泡沫来维持整个世界经济增长的状况,这可能是未来世界经济发展新的路子。   

  对于TPP的理解可以有两条不同的思路:一是从基础上,美国未来的组织形式已经放弃了WTO和IMF这种上世纪40年代建立的协调形式,美国准备和五个集团建立区域性的协调组织和协调机构,TPP符合这样一个总体设想。但是,美国加入TPP我认为有一定偶然原因。TPP首先由其他几个国家发明,美国人加盟,技术上来讲美国为什么愿意加入呢?站在俄国人立场,我们好不容易申请进去了,美国人不玩了。美国在WTO里边确实遇到了问题,随着成员国增加,美国很难和所有成员国之间达成一致协议,这时候TPP的出现正好符合美国全球经济合作、经济协调的总体思路,同时也符合美国对于亚太的重视状况。

  从这个角度来说,美国是由于现行世界贸易组织本身存在的各种弊端,所以开始寻找另外一种合作方式和协调方式,其目标讲的非常清楚,是要给未来世界贸易组织创立高标准的贸易制度,比WTO的水平和标准还要高。美国的这一战略思想在TPP框架当中能否实现,有很大的观测和讨论余地。

  TPP已经扩展到12个成员国,但这12个成员国的经济结构差异非常大,这种差异能否保证美国在TPP框架当中创造一种高标准、高水准的全球贸易制度?本身是值得怀疑的。许多人说美国排除中国不愿意让中国进去,是由于国内的制度和国有企业等等,但是越南肯定比中国落后得多,照样拉进去了,如果越南能在TPP中满足和符合美国所提出的高标准,中国一定也能满足。从这个意义上说,美国在TPP要追寻的东西还是要创造和探索未来的高标准贸易制度,借此在未来建立世界贸易体系或者建立世界经济合作组织的过程中,筹集到更多谈判筹码。美国人搞TPP,中国人搞“一带一路”,从筹集筹码角度考虑,从未来争夺话语权来说,尽管有竞争,这个竞争也还是有意义的。

  另外一个角度,美国所加入的TPP,现在把日本拉进去了。从成员国以及区域来看,很显然具有遏制中国和排挤中国的特征和色彩,如果跨太平洋的国家都被拉进TPP而把中国排除在外,中国到时没有更多办法,应该避免类似情况的发生,怎么破题?

  两个方面,一是中美之间的经济依存度。中美依存度除日本以外可能是TPP所有成员国当中经济相互依存度、经济互补性最强的。二韩国现在没有加入,但很快应该就会加入,原因非常简单,韩国和美国之间谈判的自由贸易协定与TPP非常接近。如果中国想破TPP难题,还得和美国单独谈判双边自由贸易协定,这个自由贸易协定的标准和规则完全参照TPP规则来做,到时即便中国名义上不是TPP成员国,实际上中美之间的经济互补性和相互依存关系也不会得到破坏。这可能对两国未来发展都是有意义的。

  王文峰:中美战略竞争还有变化空间

  在当前中美关系舆论环境比较混乱的情况下,能够完成这样一次访问,从以正视听角度展示中美两国最高层对双边关系未来相对积极的预期,从这个意义上说,习近平访美是成功的。但是,总体来说,中美高层峰会的边际效应在下降,2013年习奥加州庄园会开始,到今年的习近平主席访美,高峰会边际效应下降比较明显。很大程度上比较像中美之间的战略与经济对话,成为一种例行的形式上的东西。但是,在舆论环境不好的情况下,确实又是很重要的。观察未来中美关系的发展,可以从以下三个方面来看:

  一、操作层面

  操作层面双方都在努力试图构建一种危机管理机制,比如网络安全方面。如果说在一年内双方对这次访问达成的网络安全协议,都觉得对方比较好地履行了承诺,承诺是可信的,那么,这对中美未来的战略互信会非常重要。如果在未来一段时间,双方在这么一个比较低水平的协议上还闹得不是很愉快,对对方履行承诺的评估有比较明显的分歧,那么,这对中美关系的冲击会非常大。

  二、中美战略关系层面

  中美战略稳定远远没有达成,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什么才算中美两个大国基本呈现战略稳定状态呢?双方对战略关系的基本状态和态势感到基本满意,没有特别强的意愿要改变这种状态,没有一种单方面的大幅度进取的欲望和心态。简单来说,比如各自在当今世界上的地位双方都应该是比较满意的。

  中美现在距离这种战略稳定状态差得还是比较远。很大程度上中美实力对比还呈现一种比较明显的变化态势,另一方面,中国作为一个崛起的新兴大国,在处理世界上最重要的超级大国或者大国之间的关系方面经验不足。

  影响未来中美战略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是两国经济的发展态势,过去很长时间内两国实力发展的态势应该是在不断拉近,中国在不断上升,从中国角度来说,美国实力呈现一个相对衰落的状态。现在中美两国经济又处在一个关口,中国经济明显处于一种相对让人感到担忧的状态。

  我有一个感觉,长期以来美国有一种“强中国”范式,觉得中国总是在崛起和上升,最近,也有文章体现出一种“弱中国”范式。这反映了美国国内战略界比较主流人士对中国战略判断的微妙变化,中国经济如果出现问题,“弱中国”范式可能会慢慢流行起来,这对中美战略认识和战略关系会产生比较大的影响。   

  三、全球战略层面

  当前中国还不是美国全球战略中突出而紧迫的目标,比中国更突出的目标,奥巴马反复说还是恐怖主义。从大国关系来讲,美国还是把俄罗斯当成对手,这是比较明显的。美国还是把中国当成一种长远的战略性挑战,而不是一个紧迫的作为领导人或者政治家急需要解决、处理的议题。有没有一种可能,美国把别的问题都解决了,比如伊核问题、中东问题等,进而可以轻松对付中国,这是比较理想的状态,更有可能出现的是美国永远也摆脱不了这些特别急迫的问题。

  更有可能的一种状态是,中国作为被美国认为的长期战略性挑战,这件事永远是地平线远方的遥远风景,不去主动实现它,可能就实现不了,或者对于中国来说,这有一种可能,就是永远有做工作的空间,能够努力不让美国把中国当成最主要的战略对手、战略敌人的想法实现。

  中美关系从大的方面来说,从长期的战略角度来看,还是有变化空间的。

  金灿荣:未来十年是中美纠结期

  中美关系的未来是不稳定的,老问题都在,其实是无解的,只能用高超的外交技巧和对话把矛盾控制住。永远不要做很高的期待,中美关系能好到什么程度,但还是要精心维护。以前总说中美关系好不到哪里去,坏不到哪里去,现在要加一个限定条件,好不到哪里去是肯定的,坏不到哪里去是要经过努力的。特别是未来十年,美国会越来越感觉到中国的挑战,这个过程是非常难受的。

  但是,再向后发展,十年内中美关系总的趋势问题会增加,十年以后如果中国内部不出事,中国将成为一个非常强大的国家,那个时候美国就要做真正的战略选择。现在美国对中国其实还是看不清楚的,一方面感觉这个国家潜力很足,另一方面又觉得它问题重重,不够资格和美国平起平坐,这是美国现在纠结的地方。

  很难说十年以后的中美关系,但近十年内,大概会是这么一个焦灼的态势,矛盾会增加,曲线上升。

  中美关系不是命定的,不是一定要打一仗,这个可能性应该很小,也不能说一定会合作,大概会在中间某一个点找到一个位置,这是最可能出现的。■

  研讨会内容摘编未经发言者本人审定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首都特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疫苗生产安全总结 雷洋尸检报告 雷洋事件何时公布 黄於新 高铁出海 雷洋事件最新看法 雷洋检察院为什么不立案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 中部战区 盐业改革最新消息2017 高考名额外调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郭子玉将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