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浩气长存——改革岁月中的胡耀邦(1976)

2015年12月04日 10:30 来源于 财新网
1976年10月10日,胡耀邦对叶剑英派来转达信息的叶选宁说:中兴伟业,人心为上。什么是人心?第一是停止批邓,人心大顺;第二是冤案一理,人心大喜;第三是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

  【编者按】今年11月20日,是胡耀邦同志诞辰100周年纪念日。近日,全国各地民众通过座谈会、撰写回忆文章、举办油画艺术展等形式的活动,表达对耀邦同志的无尽思念。耀邦同志当年是怎样以他的热情、毅力和品格为推进改革呕心沥血的?他到底做了哪些工作,引发了人们如此普遍的爱戴和怀念?财新网特刊发盛平的系列长文。通过他的梳理,来了解人们怀念耀邦之所在。

  文 | 盛平

  1976年年初,胡耀邦因郁闷病倒,住进协和医院。中国科学院造反派到医院揪斗,被医生坚决阻止。7月28日,胡耀邦被中国科学院造反派揪去大连全国科技会议上批斗。

  1976年3月下旬至4月5日,全国各大城市的群众,纷纷自发悼念周恩来,声讨“四人帮”。南京市的学生、工人首先揭露和声讨上海《文汇报》(该报于三月五日和二十五日,先后在报纸上删去周恩来题词和出现影射攻击周恩来),贴出“打倒张春桥”的大标语,并到梅园新村和雨花台悼念周恩来和革命烈士。他们的活动受到无理压制。北京市上百万群众,连续几天到天安门广场,用花圈、诗词,悼念周恩来,声讨“四人帮”。随后,该事件被宣布为“反革命事件”,遭到残酷镇压。以天安门事件为中心的强大抗议运动,为粉碎“四人帮”奠定了伟大的群众基础。

  1976年三月下旬以来,胡耀邦在女儿满妹陪同下,每天晚上到天安门广场。有朋友劝阻胡不要去,说已经因《汇报提纲》脱不了身,再弄上点别的事,就更讲不清楚了,况且广场上“便衣”很多,很危险。他说:怕什么?我也是老百姓嘛!因为气管炎严重,用一条羊绒长围巾裹得严严实实,每天吃完晚饭,从南河沿走出去,拐上长安街,再走到天安门广场。挤在人群里到处看,竖起耳朵仔细听,在天安门广场转一大圈。常常兴奋得睡不着觉,把所见所闻转述给家人或到家里做客的朋友。4月2日,中国科学院一○九厂一支四辆卡车开道的庞大游行队伍在无数群众的簇拥下走进天安门广场。一群年轻人从车上卸下四个巨大的花圈,安置在人民英雄纪念碑基座上的周恩来画像下。胡耀邦身处历史洪流之中,指出:这叫什么?这就叫民心不可辱!

  4月底,胡耀邦与来访的甘肃李文辉谈话。他说:一个党的干部,要在看到很多不利因素的情况下,更要看到一种转机,要做这种转机的推动者,党的干部应当做这样的人。

  1976年,胡耀邦再次过起赋闲生活,研读马克思原著,包括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大纲》。与于光远研讨马克思关于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论述。于光远后来说,“在讨论中我看到耀邦对马克思的这本书看得很细,也理解得很清楚。”“我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做实际工作的老同志肯下功夫啃这样难读的著作。”

  1976年10月6日晚,华国锋、叶剑英、汪东兴等采取断然措施,对王洪文、张春桥、江青、姚文元实行隔离审查,史称粉碎“四人帮”。

  1976年10月7日,胡耀邦得知粉碎“四人帮”的消息后,在家中对胡德平说:现在,华国锋在“四人帮”筑起的堤坝上,用锄头挖开了一个缺口。但是,要彻底冲垮这个堤坝,还要靠历史的洪流。人民,才是历史的洪流。

  1976年10月10日,胡耀邦对叶剑英派来转达信息的叶选宁说:“自古以来,有识之士,总是说,大乱之后,要顺从民心。民心为上。根据这种远见卓识的道理,我以为当前有三大事特别重要。”“请你捎几句话给华主席和你爸爸:现在我们党的事业面临着中兴的大好时机。中兴伟业,人心为上。什么是人心?第一是停止批邓,人心大顺;第二是冤案一理,人心大喜;第三是生产狠狠抓,人心乐开花。” “这三句话我是用心想了一天一晚的,因为便于记忆,传播,我费了好一番心思编出来的。”

  叶剑英很重视胡耀邦的三条建言,犹如诸葛亮的“隆中三策”,是在政治、组织、经济三个方面使党和国家摆脱危机的国策。

  1976年11月3日,胡耀邦与来访的周倜谈话。谈及应当如何评价“四人帮”时,胡耀邦高声说道:一群疯狗!他说:在党内历次路线斗争中,这一次(与“四人帮”反党集团的斗争)是最得人心的。他说:错误的东西总是要发展到荒谬绝伦的程度,才会走向反面。他说:“四人帮”这个危害十年的反党集团有“两大政策”,一是愚民政策,把思想、理论搞乱了;二是恐怖政策,大办两个“工厂”,扣帽子、打棍子,任意迫害好人,破坏了民主集中制,破坏了革命队伍的传统作风。当谈及“天安门事件”中把大批悼念周总理、反对“四人帮”、抗议错误领导的革命群众打成“别有用心”、“煽动暴乱”的“反革命分子”时,他说:“天安门事件”早晚要翻案,已经在释放被捕者了。在分析林彪、江青之流的思想基础时,他说:中国从来没有经历过资本主义社会,不可能“复辟资本主义”,他们要复辟,只能复辟封建主义,搞封建法西斯专政。但是,即使他们上台,肯定也是短命的,因为八亿中国人不会容忍封建法西斯专政,不会安于在他们的血腥统治下作顺民。他说:两次王明路线加起来才五年,这一次是十年!真是荒唐的十年!在批判“右倾翻案风”时,江青说:北京有几个地下联络站,胡耀邦家就是一个。“为了避免给中央添麻烦”,他“深居简出”,闭门谢客。利用没有工作的时间,通读《列宁全集》,已读到最后几卷。

  1976年12月8日,胡耀邦复信胡德平北京大学同学罗炤。复信说:现在,全国思想战线上最中心最迫切的任务是批判四人帮。这是一场关系我国革命前途的伟大斗争。要知道,把这一小撮丧尽人心的坏蛋拉下马来,打翻在地,这是一举成功的事情,但要从各个方面把这帮蛀虫们多年来一系列的反革命言行揭深揭透,批深批透,从而把我国革命引回到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轨道上来,还须作极其艰苦的努力。复信指出:你的历史知识是比较多的,我希望你能特别在这方面下功夫,做贡献。十多年来,四人帮在各个领域里放了大量的毒,拿史学领域来说,前几年,在所谓儒法斗争问题上,他们及其叭儿们所散布的大量言论,真是达到了胡说八道的高峰。又如,多年来,他们及其叭儿们所写的一些历史人物的论文和出版的小册子(主要是上海出版社)对武则天、吕后等人的介绍,对秦皇朝、太平天国失败的评论,其荒诞无稽,大概也是前无古人的。这些东西,有些有心人可能还没有充分注意到,有些人则可能还有些顾虑,不敢放开写,这就更希望像你这样的人勇敢地拿起笔来。

  复信说:谈到勇气,我还想在这里多噜嗦几句。多年来,四人帮为了篡党夺权所筑起的两道堤坝——愚民政策和法西斯式的恐怖政策的堤坝,已经被我国人民群众的伟大力量冲决了,而以华主席为首的我党中央,又把他们投进了人民群众愤怒的汪洋大海之中,他们的残渣余孽,或者他们的幽灵还能重新筑起这两道堤坝吗?当然,小小的障碍物总是难免还会有的。但是,由几亿人民已经掀起的历史巨浪,小小的障碍物怎么能够阻挡它的奔腾前进呢!一个经受了种种磨练的几亿人口的国家的意气风发的政治局面,已经确实无疑地呈现在你们这一代青年的面前。你们这一代应该在这个大好时光里,信心百倍地有所作为。

  信中说:对这帮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的批判不能没有一点嘲笑,一点讽刺。这就要求宣传时还要有点匕首式的小品文。鲁迅先生说得好,他说把民家女子说成是婊子是骂,说娼妓是娼妓就不是骂(未查原文,是大意)。自然,骂也需要技巧,做到他老人家所要求的那样:“嘻怒笑骂皆成文章”,你是有这方面的才智的,也希望你在这方面显显身手。

  信中最后说:关于批判四人帮问题,我还同德平谈了不少的看法和想法,因为写得太长了,就不愿再写了。如果你有兴趣,可以要德平选择他认为对你有点帮助的东西告诉你。

  1976年,胡耀邦为黎子正、杨松林、苗学敏因悼念周恩来被捕一事致信河南主要领导人,信中写道:“我认为这些悼念周总理的年轻人是完全无罪的,请你考虑予以释放。”

责任编辑:杜珂 | 版面编辑:王丽琨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