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农民怎么看腐败:中国最大政治问题

2016年04月01日 15:23 来源于 财新网
反感腐败成为农民的核心情感,甚至他们认为腐败是“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农民不满的贪污,更多的是地方和基层特别是基层社会的贪污现象

  刘伟|文

  武汉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副教授

  在调研过程以及本研究的216位受访者中,痛恨腐败现象和腐败官员这一点上,没有看到持不同说法的受访者。甚至,对相当部分的受访者来说,反感腐败成为他们的核心情感,甚至他们认为腐败是“中国最大的政治问题”。对腐败的反感成为农民最为强烈和普遍的情感。有时,提问是其他话题,但受访者还是会谈到腐败现象,而且情绪会越来越激动。又或者,不管问什么问题,受访者首当其冲就是倾诉他们对腐败(官员)的不满。

  对腐败现象的反感,甚至使有的农民在道德上觉得高于那些“当官的”。比如以下的访谈言论:

  当官的是党员,肯定比我们要狠(能干)。但是,其实他们实质上还比不到我们农民!我们还没得那么想钱!

  做官的,那都是拿钱买的,有什么素质?

  要不是现在的狗官都要吃(贪)人的钱,现在的社会那是会很好的了。

  总体上还是得利了,生活还是在不断的变好。但是有很多本来应该得到的,却因为贪官给搞走了。

  问:您觉得这些政策对您影响最大的是哪个?

  答:影响最大的也是现在镇上这些贪官。对农民,你去找他,他就推哟。像我也不是啥干部啰,那些啥子队长啊,反正这些事情都是内部里面的。

  没得别的,就是贪官多,只顾自个,不管老百姓的就是黑的!

  说到现在这个社会,我唯一恨的就是那群贪官。不过就是我有意见,那也是枉然。中央政策那么好,它又没亏待我们农民,吃的有,穿的有,住的有,它的政策是好得吓人。

  目前的政治状况不怎么样。国家一直在反贪,我看是越反越狠。

  刚建国的时候,最穷的时候,吃不上、喝不上的时候政治最好。政治比较差的时期,就是现在的权钱交易。在小的方面,比如说贿选,你有钱就选你,就能把你提起来。

  那贪官他自己要贪,这事就难说。上面给的东西是不多,可很多时候都到不了小队。农民只能望着,没什么办法。贪官不管这些,他仍然要贪,要是没贪官,农民还会更加幸福……我觉得,怎么想办法把那些贪官给治了才是最重要的。没了贪官,这个社会真叫好上了天,说不完的好,那我们这些农民就还要更幸福。

  当然,农民不满的贪污,更多的是地方和基层特别是基层社会的贪污现象。他们当中对高层的政治还是保有一份想象:“现在确实有贪污之气,不过这要一分为二地看,高层的情况就好一些……”

  最常见的话就是诸如“现在当官的哪个不贪呢?”这样比较绝对的断语。另一位受访者也是这样认为:“做官的哪一个不贪咧,连村官都贪,怎么会不贪呢?你看咯,建国之初,我们这边还没有开发的时候,还很落后,要他当官他都不当,现在当官都是要抢着当。为什么了?还不是有钱贪了。(眼神些许怒气,神情激动)你信不信,现在你出去工作,没有提钱先送到那些当官的人的手上,你是很难找到好工作的。你要找官员办事,你没钱先到,那些官员是不会跟你办的。

  对官员腐败的反感,已经直接影响到农民对政府的信任:“以前还比较相信政府的,现在我越来越不相信政府了。因为政府官员口头上总是说为人民办好事、办实事,话是一套一套的,但是那些人做起事来却是自私自利。当官的刚上任不管有多穷,但是当了几年官后就会有私车私房,贪官太多了。”

  对腐败的反感,也影响到受访者对民主的信心:“我们国家会变得更民主?民主谈不上,民主是个笑话,腐败太严重了。”

  对某些受访者来说,贪污腐败已经是不可饶恕的罪恶:“老百姓希望什么呢?老百姓就希望国家出清官,把那些贪官大杀一批,大关一批,大斗一批,不就要好点?”

  在村落解体调查中,村民对两个开放式问题的回答也显示:除了一小部分受访者对政府表示很满意外,其他部分的观点体现出他们对官员的不信任,而大部分诉求中所含有的揭露腐败、官员不负责、官官相护、官员素质不高等,则带有一种很不满意的情绪在里面。某种程度上,这反映了转型时期农民群体对政府的一种态度。农民无法提出抽象的理论,他们看重的是很实际的、直接的方面,在对政府与个人关系的认识上,通常也是情绪化的态度。

  痛恨腐败,渴望清官,几乎是所有受访农民的普遍心声。一方面,他们认为,贪官太多,因此需要清官来治理。另一方面,虽然清官好,清官必要,但现在出清官越来越难,有可能出现清官,但不抱太大指望。同时,农民期待的清官,既是有能力的官,也是公正的官,为老百姓做事的,心里装着老百姓的官。因此,只有既清廉又有能力做实事的地方官员,才能得到普通农民的认可和信赖。

  在日常用语中,除了乡镇干部,人们还会把基层群众自治机构的领导人也称为基层干部,也就是乡村的村民委员会成员,以及同级的党组织负责人。乡村干部的形象往往与“贪”和“坏”联系在一起。“贪”主要是农民看到乡村干部的大吃大喝,以及在各种权力运作中的中饱私囊,乡村干部利用手中权力“先行致富”,或者帮助跟他们走关系的人获得好处。乡村也就那么大,这些事情,当地民众也都看在眼里,记在心头。怨恨与不满经过传播和发酵,就很难在短时间内改变。

  在访谈材料中,绝大多数农民对乡村干部都有着“太腐败”的定性判断。至于“坏”,往往与乡村干部对待民众的态度与方式有关。税费改革以前,乡村两级政权每年都要伸手向农民要钱要粮,农民负担沉重,干群关系紧张。在此背景下,乡村干部离“掠夺者”的形象并不远。当时流行的话是,“催粮要款,要钱要命”。乡村政权为基层民众所作的事情,以及一些公共支出所必需的摊派,基层民众并不一定都能接受或理解。但税费的征收和计划生育中的罚款与强制,却是显而易见的,他们对乡村干部的坏印象大都由此而来。农业税取消之后,乡村不再向农民要钱,农民一般也无求于乡镇,除了极少的一些事务如办证和计划生育,不得不与乡村干部打一些交道外,他们会感觉乡村干部与他们的关系不大。与此同时,乡村政权的工作重心逐渐转到招商引资和“维稳”上面。招商引资往往涉及土地征用和拆迁,极易引发矛盾。维稳方面的“一票否决”,也使乡村干部草木皆兵,对部分百姓严防死守,疲于奔命。但在农民的眼里,他们这样做无异于“压制”,对他们的印象自然也好不起来。

  如下一些有代表性的访谈材料就能很好地说明这一点:

  现在乡里和村里的干部不能相信啊。我相信他们干嘛,他又不为我办事。有好事都叫他的亲朋好友去干了,我看不惯。

  我不相信村干部,一直都不相信。我觉得我们现在跟村干部毫无瓜葛,我们种我们的田,村干部也不管我们。以前还开个会,现在都不怎么开会了。去年估计也就开过一两次会。

  从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开始,我就不相信乡里和村里的干部了。硬是不做事,你看他们会做事吗?到下面开过会吗?找群众做过访问不?没有作过。他听个人的,不听群众的意见的,就是这样产生腐败。

  基层政府有问题的很!现在我认为就是国务院应该将乡政府这些(人)狠狠地整整!就他们拐(坏)的狠!

  你看,现在农村贫困的,国家一年给他补助百十块钱。我们这边有个家伙他老爸在广州做生意,一年二十几万,就这还搞个贫困户。现在都是,你只要跟大队书记有关系,你给他搞点钱,你接几百,他搞个几百就行了。就是这样的搞。现在,国家政策都是好的,到地方就变味了。

  本文摘编自刘伟著《普通人话语中的政治——转型中国的农民政治心理透视》(北京大学出版社),文中引用为访谈内容,注释略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问题疫苗 宝能骗子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万科 法国恐怖袭击 中考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 洪灾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