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面对重霾,“我们”能做什么

2017年01月06日 21:39 本文来源于 财新网 | 评论(0
   百姓能否克服利益牵绊?政府能否与民众诉求良性互动?一个成熟社会需要各方达成一份可持续的社会合同,以走出囚徒困境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2016、2017年之交的这场“雾霾锁城”仍在持续,一则题为《北京教委深夜回应家长诉求 承诺安装空气净化设备》的新闻则让人看到一丝希望。

  这则新闻中,有三点值得思考。一是一些家长或自发向各学校呼吁,或干脆自掏腰包集资为孩子的班级添置。二是北京市教委连夜做出回应,已于日前部署中小学、幼儿园安装空气净化设备试点工作,由市级财政给予补贴。三是据多位北京中小学家长的说法,对家长方提出购买空气净化器或新风系统的建议,“学校表示不接受家长捐赠”,“牵扯资产核算”。

  从第一点可以看出,百姓面对重霾,愿意付出一定成本以改善处境。第二点表明政府有关部门也能够回应百姓诉求。第三点则提醒人们,体制性惯性和技术性问题仍需着力克服。

  这让人不禁遐想,此类总体良性的政府、百姓互动,能否在更大范围、更高层次、更根本性的治霾实践上得到普及?

  在国内,人们通常将雾霾问题归咎于政府和企业,然而深受其害的百姓是否也可以做出一些努力,帮助整个社会走出当前的囚徒困境?本文将聚焦于短期之策,先谈百姓的选择,再谈政府的角色。

  百姓的选择

  接连不断的重度雾霾令北京等地不少航班取消、高速公路封闭,物流也受到影响。这令逃离北京也显得成本颇高。没有选择,百姓可以拿什么换取“围城”里的情况改善?

  最为直接的无疑是汽车限行。前不久,欧洲一些地方也遭遇雾霾“伏击”。2016年11月底至12月中旬的一段时间,是巴黎十年来最严重的一次冬季污染高峰。

  为了缓解污染高峰,巴黎采取了一系列紧急措施:巴黎及近郊22个城镇实施汽车单双号限行、法兰西岛(注:即巴黎所在大区)公共交通系统免费、主干道限速、经过卡车必须绕行等。

  北京等城市对于汽车限行无疑并不陌生。但限行让市民觉得极为不便,或与没有疏堵并举有关。相对私家车,公共交通造成的人均污染更少,对这一点已少有争议。然而由于北京太大,公共交通通常被认为到达目的地时间过长、“最后一公里”问题难以解决。

  有鉴于此,能否在限行的同时,考虑大规模加开地上和地下公共交通。限行后,道路上车辆总数减少,公共交通速度多少可有提高。共享单车网络近期在北京的快速扩张有助于解决“最后一公里问题”。再辅之以公共交通免费的举措,公共交通是否可以成为替代开车出行一个“不再那么差的” 手段?

  加开公共交通和实行免费无疑需要资金,这将从何而来?

  收城市拥堵费的做法过去几年不时被提出,但与房产税一样,每每因体制惯性和市民“民意”反弹而难有推进。

  从公共政策制定的角度来说,在民众感受最为深切之时,面临阻力政策的推行当有更大希望。政府官员时常感觉一些良策难以推行,那么是否可以抓住当前“民怨沸腾”的机会,在较大范围内就此征求民意。当然,市民作为一个集体在权衡后仍然拒绝开征拥堵费亦有可能,但这样至少给了市民一个选择。

  同理,着眼控制汽车总量,还可以考虑在北京等城市实行汽车拍照拍卖制度。过去十几年的大部分时间中国只有上海一个地方搞汽车牌照拍卖制度。上海与北京的人口规模相仿,但汽车总量比北京少一半,PM2.5水平比北京低30%。

  近两年,天津、广州、深圳都推行了汽车牌照拍卖,有的是混合型拍卖制度:一半是拍卖,一半是摇号。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就认为,这样的做法与不限制和北京的纯摇号制度相比,都是一大进步。此外,以上海为例,一个牌照8万、9万,一年可以收到70亿的牌照拍卖费,可以作发展清洁交通、清洁能源等之用。

  对于正快速向中产阶级迈进的中国大城市人来说,很多时候最为珍视的就是选择。在当下被给予这样的选择,或许可以帮助避免城市空气治理一直陷于囚徒困境之中的窘境。

  政府的角色

  毋庸置疑,政府及受其高度影响的工业企业在“雾霾锁城”中难辞其咎。

  在华融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戈看来,雾霾的最主要原因无外乎三个,工业、汽车和天气因素。

  今年冬季雾霾较去年更为严重,固然有天气条件较去年不利于雾霾扩散的原因,但是重霾之下不时采取的汽车限行举措,无疑令汽车尾气排放的影响相对去年有所减轻。

  这样的排除法似乎也与通常为淡季的12月工业增速却十分抢眼的现实吻合。

  从“APEC蓝”,到“G20蓝”,可以说政府完全掌握让空气质量短期内变好的应急之策,问题更多在于蓝天白云的紧迫性是否足够高,以及能否忍受持续时间更长的应急手段对增速的负面影响。

  且不论2016年保增长是否稍有过头,2017年的增速目标无疑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在伍戈看来,经济增长是有极限的,而污染增加可能是非线性的指数增长。北大教授汪丁丁也曾撰文论证过后者的缘由。

  钢铁等工业品一方面在去产能,另一方面产量却在增加。“宁要绿水青山,不要金山银山”的指导思想在执行中似乎未能得到充分反映。在就业并未显现显著问题的情况下,一些部门仍然在内部表示去产能不能太猛。

  2016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2017年将把防范金融风险放在重要位置;同时,虽然仍将稳增长放在各项工作的首位,却并未强调“中高速增长”、“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增长目标再度被淡化。

  如果增速目标确有下调,中央政府是否可考虑尽快对此加以明确,来抑制地方政府和企业过度投资、排污惯性和冲动。

  如果稳增长形势仍然严峻,事实上也有可以优化的空间。一位体制内人士告诉财新记者,相关部委在中西部上基建项目的努力几乎很少考虑项目效率和回报问题,几乎完全是为了稳增长。

  然而,西部人口密度较低,所需的铁路等基建密度远远没有那么高。这些项目若推进,钢铁、煤炭等工业品还需要大量生产。这部分着眼于稳增长的投资,是否可以用在完善大城市的治霾基础设施上?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院长贺克斌就曾表示:环保部每次开展空气重污染督查时,都能发现不守规矩的企业。有减排技术、设备,如何保证技术、设备得到充分使用,还需加大监管力度。完全靠人的“自觉”是靠不住的,抽查也不容易。监管需要好的技术手段,国家应该多投入一些资金研究监管技术。排污总会留下痕迹,通过技术手段可以追踪,把漏洞、歪路堵住。

  在增速目标之外,污染税费等方面的严格执法也极为重要。类似APEC、G20时相对极端的治污措施自不必要,然而对一些明显违法做法的执法无疑应该收紧。中国在快速发展中自然有不少灰色地带,加以根除不尽合理,但是在非常时期,何不借鉴近期央行加强资本流出管制的精神。

  当然,问题仍可能回到治霾力度反映到增速上是否能忍受的问题。或许可以对此加以考虑,当前,在天平的另一端与增速进行权衡的,不仅是快速攀升的债务率隐含的金融风险,还多了百姓切切实实面临的环境风险。

  “雾霾锁城”给了不少很可能必要、但面临阻力的做法和举措一个推进的理由。雾霾无疑并非一年两年可以根治的,但是立足短期的努力和集腋成裘的理念亦不应被忽视。

  在一个成熟的社会中,政府和百姓有时必须达成妥协,形成一份可持续的社会合同。而这无疑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就看谁能起个头。■

责任编辑:李箐 | 版面编辑:刘潇
文章很值,赞赏激励一下
赞 赏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赞赏是一种态度
  • 1
  • 3
  • 6
  • 12
  • 50
  • 108
其他金额
金额(元):
赞 赏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王力为
王力为
关注领域:宏观
财新网记者
火线记者
王力为
领域:宏观
刘彩萍
领域:金融
周东旭
领域:政经
王婧
领域:政经
王玲
领域:海外
南皓
领域:商业
吴鹏
领域:政经
陈宝成
领域:政经
陈慧颖
领域:金融
陈沁
领域:海外
舛友雄大
领域:海外
崔筝
领域:科技
杜珂
领域:宏观
高昱
领域:商业
宫靖
领域:政经
郭琼
领域:商业
胡舒立
领域:政经
贺信
领域:政经
黄山
领域:海外
霍侃
领域:宏观
李箐
领域:金融
李慎
领域:商业
李涛
领域:金融
李雨谦
领域:海外
李增新
领域:海外
凌华薇
领域:金融
路炳阳
领域:商业
覃敏
领域:商业
秦旭东
领域:政经
屈运栩
领域:商业
任波
领域:政经
任重远
领域:政经
唐家婕
领域:海外
王长勇
领域:宏观
王端
领域:金融
王烁
领域:宏观
王晓冰
领域:商业
温秀
领域:金融
吴静
领域:商业
杨哲宇
领域:宏观
于达维
领域:科技
于海荣
领域:宏观
于宁
领域:商业
张环宇
领域:宏观
张冰
领域:金融
张翃
领域:海外
张继伟
领域:金融
张进
领域:政经
章涛
领域:海外
张帆
领域:政经
张剑荆
领域:宏观
张远岸
领域:海外
张宇哲
领域:金融
郑斐
领域:金融
董兢
领域: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