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观点 > 意见领袖 > 正文


雪灾暴露出经济管理哪些弱点?

2008年02月15日 18:12 来源于 caijing
谢国忠:雪灾展示了中国迅速调配资源以应对危机的能力,但也暴露了中国发展模式中更根本的缺陷

谢国忠:雪灾展示了中国迅速调配资源以应对危机的能力,但也暴露了中国经济管理的弱点,以及发展模式中更根本的缺陷 

  2月13日,中国总理温家宝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宣布,抗击低温雨雪冰冻灾害已“取得了阶段性胜利”,此后重点将转入灾后“全面恢复重建”。
  据民政部统计,截至2008年2月12日,此次冰雪灾害造成直接经济损失1111亿元,因灾死亡107人,失踪8人,倒塌房屋35.4万间。灾害波及21个省(区、市、兵团),其中湖南、贵州、江西、安徽、湖北、广西、四川等省(区)受灾较为严重。
  据农业部总经济师兼市场与经济信息司司长张玉香介绍,此次灾情导致1.77亿亩农作物受灾,成灾面积8000多万亩,绝收面积达2530万亩。此外,此次灾害还造成近2.6亿亩森林受损。就年度比较看,此次冰雪灾害的直接经济损失达到2007年中国全部自然灾害总损失的近一半。而灾害造成的农作物绝收面积则相当于2007年全年所有因灾害绝收面积的30%。据民政部统计,2007年中国自然灾害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为2363亿元。  
  民政部副部长、国务院煤电油运和抢险抗灾应急指挥中心救灾和市场保障指挥部指挥李立国表示,由于此次灾害造成农业受灾严重,春荒期间受灾人群生活困难面扩大,灾区民房倒塌数量多,恢复重建任务重,保障灾区特别是山区和边远地区生活物资和农业生产资料供应“任务艰巨”。 具体而言,灾后最紧迫的是三大问题。首先是确保受灾人群的口粮。其次,重建因灾倒损的房屋。第三,农业部、教育部、卫生部等将分别负责受灾人群尽快恢复农业生产和生产自救、确保受灾地方倒损学校学生正常上学、加强卫生防疫治病等。
  财政部社会保障司副司长由明春介绍,截至2月13日,中国中央财政共安排和拨付各项救灾补助资金约27亿元,其中补助地方的救灾资金大约25亿元,补助中央部门的救灾资金2亿元以上。上述资金主要用于灾区,特别是重灾区灾民转移安置的生活救助。与此同时,为了缓解受灾地区资金周转压力,财政部向受灾地区紧急调度了63亿元资金,支持地方救灾。

 
详见网络版报道:《灾后重建全面启动》

  特约经济学家谢国忠认为,中国的经济计划体系在项目实施和应对危机方面做得不错,但在预计危机方面就不那么突出了。中国人口虽多,民意却往往局限于一个狭窄的范围内。这种文化有助于支撑起强势政府,在管理经济方面有一定优势。但另一方面,它也导致了前瞻性动机的缺乏,这种前瞻也许现在不受欢迎,但对未来却至关重要。在某种程度上,加强知识分子的独立性,是保证中国经济计划有效性的关键。
  他说,这场危机也暴露了中国经济管理的弱点,以及发展模式中更根本的缺陷。中国的经济计划及经济权力的集中都名声在外,但中国的经济管理却不够有远见。这场雪灾虽是多年不遇,但以全球标准衡量,并非特别罕见。过去十年,中国大兴基础设施建设,但决策者却未能在其体系中设置一个好的缓冲机制以应对危机。
  他进一步指出,经济计划的缺乏远见也造成了其他方面的代价。例如,对于通胀的预计就不理想。学习经济学的人都应该知道,通胀是经济周期中一个滞后指标。但在中国,很多人却把宝贵的时间浪费在争论增长与通胀的因果关系上。高通胀率出现时,信贷增长率被降到名义GDP增长率之下,这就意味着紧缩。在紧缩期间,中国必须有耐心,才能降低通胀。因为通胀一旦发生,是不可能很快降低的。政府的政策目标应该是,首先通过信贷紧缩限制住通胀预期,然后在未来三年内引导通胀率逐渐下降。
  能源短缺也部分地反映了经济计划的短视。虽然有不少大型国有企业成长起来,但总体来说,中国的煤炭行业还一直是朝小规模采矿的方向发展。原因就在于,地方政府授予煤矿开采权的那些地方企业,资产规模小,缺乏开采的专业经验。这个行业变得极端分散、资本不足,也很不安全。如果更早就开始严格执行安全标准,煤炭行业会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也许就不会有今天这么多资金不足的矿主。认真执行采矿安全标准姗姗来迟后,许多小煤矿被关闭,导致了暂时性的缺煤。雪灾来临之时,有些人又提出要重新开放那些不安全的煤窑。但这是错的。在现今的高价刺激下,那些大型的、安全的煤矿会逐渐增加供给。政府的责任首先在于加强安全标准,至于市场的稳定,价格机制自然能够办到。
  在他看来,还有一个更为战略性的问题是,那就是中国为何不大规模发展核能?如果中国十年前就开始行动,今天的能源形势将大为不同。也许有人说,后见之明也不错。但是,中国有这么多的经济计划者,以此为职业的他们应该有此先知先觉。核能工业的推动已经晚了一步,也还不够充分。沿现有轨道发展,再过20年,核能也难以成为中国主要的能源供应部门,而那时中国的工业化、现代化道路可能已经走过了80%。现在花大力气来促进核能的更大规模发展,是很有意义的。中国有庞大的经常账户盈余和日益上升、难以处理的外汇储备,为什么不多用来进口核能技术呢?中国还应该多买入那些核能工业巨头的股票。他举例说,铁矿石价格低廉时,中国没有买进。现在价格上涨了,中国又想买了。保障中国未来所需,这是经济计划者们的另一个责任,但却没有履行好。  
  他强调说,既然经济计划不如人意,中国就应该更多地依靠市场力量来管理经济。如果在某些问题上一定要采用经济计划,其原则应该是,经济计划者证明他们能比市场做得更好。食品和能源的定价是今天中国经济的核心,这两个部门是通胀的主要因素。是应该通过行政指令之类的做法来压低价格,还是让高价引起供给上升,从而使价格下降呢?有人认为,第一种方法通过压制通胀,能够延长经济的快速增长。但其实,由于低价抑制了供给面的反应,通胀状况只会越来越糟。价格控制只能治标,不能治本。
  经济学常识告诉我们,正确的方法是通过将信贷增长控制在名义GDP增长速度之下,来应对通胀压力,并允许通胀商品的高价来引发供给和需求的反应,从而重建平衡。只要市场能够回到供求平衡,高增长就能够继续。过去50年,许多国家的经济管理都获得了这样的经验,中国还是不要另起炉灶为好。过去时代的另起炉灶已提供了足够沉痛的教训。 ■ 

  作者为玫瑰石顾问公司董事。谢国忠关于此问题更详尽的看法,见2月18日出版的杂志
  本栏目主持人信箱:zheyuyang#

版面编辑:运维组
推广

视听推荐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12306网站 两弹一星 吴晓灵 去产能 资本充足率 雷曼兄弟破产 雷曼兄弟破产 周浩 px项目 贸易战 信用卡提现 布雷顿森林体系 粤传媒 秦晖 杜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