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读《大流感》:生命就是对抗腐朽

2020年12月18日 10:39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人类自称为“现代的”,在19世纪和20世纪的工业化实践当中投下自豪的影子,不再愿意屈服或者是调整自身以适应自然界,而是尝试控制自然。大流感就是这种控制和对抗遭遇的当头一棒,然而人类不会放弃
郭荆璞
郭荆璞,国金证券研究所副所长,资源与环境研究中心负责人,负责能源、公用事业、材料、房地产研究管理工作。毕业于北京大学物理学院,罗格斯大学物理天文系凝聚态理论方向,博士候选人。曾就职于中国信达旗下信达证券,任研究开发中心总经理、首席分析师,负责资本市场研究工作,为金融控股公司提供资产配置、产业研究、一二级市场项目投资和估值建议。

  【财新网】(专栏作家 郭荆璞)100年前,1918年的人类正忙于自身争斗。掌控现代技术的人类,以为完全控制了自然的人类,遭遇了完全愤怒的自然界。

  西班牙大流感,有的人称之为The GREAT INFLUENZA,也有人称为The Plague of the Spanish Lady,用“西班牙女郎”来代指这人类历史上最致命的瘟疫。这场瘟疫杀死了数千万乃至上亿人,抹去了当时全球人口的5%以上。

  在新冠肺炎肆虐全球的时候,拿起约翰·巴里的《大流感:最致命瘟疫的史诗》,读一读102年前的史实,自然是为了温故知新。黑格尔说,“历史教会我们最重要的东西,就是执政者和人民,从历史的教训中什么都学不到。”巴里的这本书,为我们展示了人类一次次陷入公共卫生灾难的相似过程,如果仅仅感叹我们什么都学不到,那肯定不是作者7年穷经皓首的原意。

  推荐进入财新数据库,可随时查阅宏观经济、股票债券、公司人物,财经数据尽在掌握。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邱祺璞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