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朱健刚:乌坎下一步该怎么走?

2012年02月20日 13:54 来源于 财新网
社会组织在基层社区的活动可以创造更大的公共空间,激发社区活力,培育积极公民

  【背景】中共广东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梁伟发近日在接受人民网访问时表示,现在乌坎村的民众生产生活都很正常。“如实地、负责任地说一句,现在乌坎村的老百姓生产生活都很正常。”梁伟发说,广东省委成立工作组解决乌坎民众反映的土地问题、账目问题和村的领导班子选举问题,民众非常满意。

  2月11日,乌坎村通过村民无记名投票的方式推选村民代表,并选举7个村民小组的组长。

  此次选举活动由今年2月1日推选的乌坎村村民选举委员会组织进行。按照村党总支和村民选举委员会研究决定,乌坎村第五届村民代表名额为107名。

  2011年9月21日上午,广东陆丰乌坎村400多名村民因土地问题、财务问题、选举问题对村干部不满,到陆丰市政府“非正常上访”,随后发生了打砸警员、警车事件。随着事态发展,11月21日,村民再次集体上访,数日内不断引发冲突。

  乌坎事件随即引发广泛关注,也成为关心中国基层动态和民主法治建设的地学者们热烈讨论的话题。时至今日,关于乌坎“下一步”应该如何走才能走得更好的讨论仍未停歇。那么乌坎要发展,究竟有何良策?

  中山大学公民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朱健刚认为,乌坎要发展,需要在社区中大力发展各类社会组织。

  朱健刚认为,这些社会组织可以是外部社会组织,也可以是在社区内部继续发展各类传统的社会组织。这些社会组织的介入可以强化社区共同体的认同观念,也可以使得很多社会矛盾可以通过社会化的方式来处理。更重要的是社会组织在基层社区的活动可以创造更大的公共空间,激发社区活力,培育积极公民。

  朱健刚说,乌坎事件从日趋恶化转向解决的关键点在省政府的介入。出现转折,得益于广东省的政策环境。作为改革开放前沿阵地的广东,已经在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过程中实现某种程度的国家、社会和市场分化,随着利益多元趋势的增强,各社会行为主体之间的权力和利益博弈关系和机制正在形成。广东省近年来一直大力提倡社会建设,提出权力下放,确立社会组织作为社会建设的主体。

  同时,朱健刚建议,在处理类似“乌坎事件”时,要建立媒体参与治理的开放制度。这次乌坎事件的和缓解决除了省工作组的介入外,还有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维权农民的对传统与现代资源策略性运用的统一,尤其是以青年人为主体的在“新闻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使全世界的目光关注在这个海滨小村,为后期与政府谈判创造了公共舆论环境。村民已经初步具有了公民意识,他们不是非理性无组织的情绪发泄,而是有策略有组织的维权行动。包括媒体运用、话语选择等方面,有许多经验值得总结。

  朱健刚说,在“人人都是媒体”的互联网时代,试图通过控制媒体而捂盖子的手段已经很难适用。媒体已经不只是报道工具。在乌坎村里的20多家境外媒体本身就是这一事件的一部分,让地方和中央都意识到村民的力量。在以后这类事件中,如何能够开放境内的媒体,给予更充分和全面的报道,值得我们思考。

  (财新记者 岳振 改写)

责任编辑:杨哲宇 | 版面编辑:刘潇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特区 网剧 雷洋事件何时公布 雷洋尸检报告 黄於新 国际法庭 中国经济 高考名额外调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曹建方 辽宁省人大副主任王阳的女儿 江门市委书记 十八届五中全会 刘小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