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张五常《经济解释》研讨会】史晋川:从山西煤改看产权缔约

2014年11月06日 13:30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张五常《经济解释》研讨会
参照山西案例,反思是否有更好方式减少产权制度变迁过程当中的利益冲突,也就是更顺利缔约

  我的发言题目是《关于产权缔约的分析》,依据的是产权理论,以2008年山西的煤炭产权改革案例为研究对象。主要反思两个问题,一是政府主导的整合煤炭企业资源的产权重新缔约合理性。二是参照山西案例,是否有更好的方式减少产权制度变迁过程当中的利益冲突,也就是更顺利缔约。

  改革开放之后,特别是本世纪以来,山西的煤炭改革过程分三个阶段。第一个阶段是2000年开始,山西地方政府放开煤矿承包经营权,大量的温州商人加入,到2004年,山西境内60%的小煤矿都是温州商人承包经营。因为小煤矿经营出现很多问题,进入产权改革的第二个阶段,这一阶段最大的特征是采矿权的有偿使用,也就是煤炭资源国有产权,所有权没有改变,但对采矿权开始有偿使用,这一阶段的改革有些成效,但问题还是继续存在,主要是矿难。第一个阶段和第二个阶段的改革都没有解决矿难问题,上升非常快。自2008年开始,进入第三个阶段——煤矿兼并重组的大整合阶段,以三大煤炭基地和18个规划区为单位,以国有煤炭企业为主体,收购和兼并中小煤矿。山西省政府出台一系列文件。这是发生在真实世界中的真实故事,山西煤炭产权不断缔约,处在不断变化中,我们要分析的是第三阶段的缔约,也就是最新一次的产权重新缔约。

  产权的缔约分析框架,我们参照新制度经济学,特别是利贝卡普的《产权的缔约分析》的框架,重点讨论产权重新缔约的动力问题。从利益角度看,产权的重新缔约对山西来说,至少缔约的倡导者认为是有利益的:第一,有利于解决煤炭的粗放开采,在中小煤矿占主导地位时,煤矿的粗放开采非常厉害,回采率非常低,只有20%、30%甚至百分之十几,资源浪费非常大。重新缔约形成大规模的机械化开采,可以提高资源的开采率,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利益。

  第二,通过产权的重新缔约,有可能利用更加科学、更加大规模的科学生产,降低矿难,这是重新缔约可能利益。

  第三,生态破坏可能会得到改善。

  第四,地方层面存在官煤勾结腐败,寄希望于通过这次重新缔约,以国有企业为主的兼并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缔约的利益方主要是三方,第一方是民营中小煤矿的企业,以温州煤老板为主,第二方是省属的国有企业,主要是八大国有企业,山西焦煤、阳泉煤矿等,后来又增加三家作为并购主体。第三个主体是山西省人民政府。

  影响到缔约成功的因素主要有预期的总收益,通过重新缔约也就是制度变迁带来的总收益等。

  在上述基础上,可以初步展示山西煤炭重新缔约中的利益冲突。第一是山西省政府的补偿方案,简单讲就是2004年采购权的有偿使用,政府行政发包,很多企业拿到煤矿采矿权,在当时购买的价格基础上有一个相应的补偿,对投入的设备也有相应补偿,利用补偿把中小煤炭全部重新兼并收回来。

  温州煤老板等矿主的反对主要有两个方面,第一,当时的采矿权已经卖给我,现在要收回去,必须给予充分补偿,认为山西省政府的补偿远远不够充分。第二,补偿不应该用行政方式,而应该用市场的方式,在市场当中通过各方谈判,因为从2000年到2008年,煤炭价格一直在涨。

  山西省政府的反驳意见有两条。第一,当初2004年出卖开采权就是行政定价,现在要求市场定价,是不可能的。第二,原来在这一过程当中有很多“炒”的行为,没有得到法律的认可,哪怕炒得再高现在要补偿也不会同意,等等。

  最后这一方案在政府的强力推动下实施了,实施之后确实达到一些目的,比方煤炭生产效率提高,安全水平提升,自2007年的百万死亡率从0.726下降到0.188等,煤炭的产量、效益增加。但是行政定价、行政推动以及信息不对称,带来一系列问题。

  不难看出,整个山西煤炭产权制度重新缔约的过程是政府强制性推动,尽管达到一定目的,但是从某种程度上扭曲了利益,偏离了帕累托最优途径。整个山西煤炭的产权重新缔约,所有利益都是政府拿走的,成本都是温州煤老板、中小企业承担的。

  关于张五常教授的《经济解释》,我再简单做两点评论。第一,盛洪教授刚才讲,五常先生一直在强调所有权并不是很重要,重要的是其他权利用合约方式来租值,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思想。但是,也不意味着所有权在这一过程中就真的不重要。现在最重要的问题是研究在不同所有权情况下,通过合约更加优化产权缔约和资源配置,约束条件是什么?我本人直观地认为,国有制的资源、产权与其他产权相比较,在不改变所有权的情况下缔约,是最困难的,尽管在中国有了很大规模的实践,并取得成功,我仍觉得它是最困难的。山西煤改就是其中一个。比如说山西煤炭改革,最后政府要强制推动。

  第二,张五常教授的贡献对于主流经济学理论并不完全是替代性,有的部分是互补的,需要我们深入研究,哪些方面是替代性的巨大贡献,哪些方面是可以互补的。

  (本文系浙江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民营经济研究中心主任史晋川在张五常新著《经济解释》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由财新网编辑,未经作者审阅)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国房产泡沫 我看钱伉俪 钱钟书 留住企业 新婚之夜抄党章 雷洋事件 昌平警方 汪玉凯 雷洋检察院为什么不立案 雷洋案尸检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上海送奶车侧翻 程博明最新消息 海南拆迁 上海农村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