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印度经济会超越中国吗

2015年05月11日 14:03 来源于 财新网
从短期看,中国的增长速度被印度超越已不可避免,经济发展态势上的此消彼长给莫迪即将开始的中国之行增色不少

  郑宇|文

  印度总理莫迪是近来国际政坛的明星人物。去年5月在大选中以压倒优势当选后就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经济改革计划,并频频在国际舞台上展现亲和的改革形象,受到明星式的热烈追捧。莫迪也试图改革印度在国际社会中的形象。在今年4月的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上,莫迪同德国总理默克尔一同为印度馆揭幕并展示了印度的新标志。与传统的温顺的大象形象不同,代表印度的是一头雄壮的狮子,是印度国徽上的动物形象 。指着狮子身上“印度制造” (Make in India)的口号,莫迪称这是投资印度最好的时期,印度的发展将会迈出“狮步”。

  印度经济最近也的确给力。在经历了连续两年低于5%的增长后,复苏势头十分强劲,主要经济指标都已明显改善。得益于进口石油价格的暴跌,印度的贸易赤字持续缩小,长期困扰印度的财政赤字和通货膨胀也在降低。莫迪政府推出的商业环境改革措施提升了投资者的信心,外国直接投资开始回升。亚洲开发银行最新预测,印度2014财年经济增长为7.4%,2015财年将达到7.8%,而2016财年则进一步提升到8.2%。 有意思的是,仅仅在半年前,亚行对印度经济的预测远没有这么乐观。2014财年和2015财年的增长分别为5.5%和6.3%。

  与此同时,一直被印度视为追赶对象的中国,主要经济指标显示出令人担忧的迹象:出口增长缓慢,工业产能过剩,投资乏力,债务水平上升。从短期来看,中国的增长速度被印度超越已不可避免。经济发展态势上的此消彼长也给莫迪即将开始的中国之行增色不少,也为中印的经贸合作提供了更大的空间。那么,印度经济增长的强劲势头是否能持续呢?

  不少对印度经济乐观的投资者认为,印度经济增长将得益于两个长期动力:制造业潜力和人口红利。但这两个因素是否能支撑印度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呢?

  印度制造

  尽管印度像其他发展中国家一样,把工业化作为经济发展的重要目标,但制造业一直是印度经济的软肋,对经济增长和就业的贡献都远远低于服务业。在2014年的印度独立日集会上,莫迪喊出了“来吧,到印度来制造 (Come, Make in India) ”的口号,希望能将制造业在经济中的比重从目前的15%提升到2022年的25%,并创造出一亿个新的就业机会。

  “印度制造”是莫迪上任以来推出的最重要政策。表面上看,这只是一个提升制造业的计划, 但事实上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宏大改革方案,包括改善基础设施、吸引投资,鼓励创新、减少政府管制,打造城市间的经济走廊等。计划涉及25个行业,既有劳动密集型的纺织服装,也包括技术密集型的通讯电子等行业。

  尽管“印度制造”的计划听上去让人振奋,但能否顺利实施却是个很大的未知数。首先,要达到政府设定的制造业比重目标,印度制造业的年均增长率必须保持在14%左右。而在刚刚过去的一年,印度制造业的增长速度仅为6.8%,远低于预计的10%,更别说14%的中长期目标。也许一个宏大计划的实施需要更长的时间,但印度早在10年前就制定了发展制造业的蓝图。2004年,印度成立了制造业竞争委员会,并推出了国家制造业战略,计划将制造业在GDP的比重从 17%提升到2015年的30%-35%。当时的报告称此后的十年将成为印度的制造业十年。而到了2014年,制造业占GDP的比重却下降到了15%。尽管如此,麦肯锡公司还是看好印度的制造业前景,他们在2012年的报告称,如果印度的制造业潜能完全发挥出来,在GDP的比重将在2025年达到25%-30%。可以肯定的是,这份报告描绘的蓝图受到了印度政府的青睐。莫迪上台后立即任命麦肯锡印度的总经理为全国质量委员会主管,负责推进“印度制造”计划。

  印度制造业的最大潜能就是丰富且便宜的劳动力资源和技术能力,但这个“如果”的假设却会受到许多现实的制度条件制约。尽管莫迪在大选时的民意支持度很高,他在上任一年中也提出了很多有远见的改革设想,现行的劳动、土地、税收制度都是改革的目标,但现实的政治博弈却往往是短视的。越是庞大的改革方案,涉及的利益冲突也会越大,方方面面的反对就会越强烈。如果莫迪承诺的改革红利不能很快兑现,他身上的光环将会褪去,而改革的动力就更难凝聚。莫迪改革的黄金期其实很短。

  而且,这个计划的成功,关键在于利用外资来改造印度的基础设施,但让很多外资对印度制造业缺乏兴趣的原因恰恰就是落后的基础设施。如果无法吸引到足够的国际投资,印度的国内资本和羸弱的政府财政不可能负担起如此巨大的投资计划。因此,对这个计划最大的担心,就是究竟会有多少方案能真正实施,而不至于变成纸上谈兵。

  人口红利

  支撑印度经济乐观前景的另一个因素来自于其人口结构优势。同样是人口超级大国,中印在人口结构上差异很大。随着人口老龄化的加剧,中国的就业年龄人口(15-64岁)数量即将或已经开始减少,“人口红利”告罄。而印度人口结构年轻,65%的人口在35岁以下,就业年龄人口比例在今后二十年中将持续上升,进入了“人口红利”时代。

  但是人口红利只是理论上的优势。要转化为实实在在的经济财富,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是必不可少的。近20年来,印度的经济增长率仅略低于中国,但在创造就业上的表现则令人失望。2004-2011年间,印度经济年均增长8.5%,但几乎没有新增任何就业机会。

  为什么印度经济没有强大的就业创造力?这主要有两个结构原因。

  第一是劳动力市场结构。印度现有的近5亿就业人口中,仅有8%是在正式就业部门。换句话说,超过4亿的印度劳动力从事的是贩夫走卒这样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当然,如果贩夫走卒具备一定的技术能力,通过适当的职业培训完全可能进入正式就业部门,从事技术水平较高的工作。但不幸的是,这个庞大的劳动力群体教育水平很低,缺乏职业培训的渠道,也得不到劳动法规和工会的保护。因此,他们往往无法跨越通往正式就业市场的巨大鸿沟。印度的劳动法规是世界上最严格最复杂的之一,这些法规让企业解雇正式工人非常困难,但同时却对雇佣非正式工人设置了重重障碍。如何缩小正式和非正式就业市场的鸿沟是印度政府面临的一个长期挑战。

  第二是经济结构。同大部分发展中国家不同,印度经济的主要构成是服务业,约占GDP的六成左右,但仅创造了四分之一的就业机会。而最应该具有就业创造能力的制造业,对就业的贡献也不如预期。纺织业是对印度就业贡献最大的非农产业。即使是在这个典型的劳动密集型产业中,80%以上的印度企业是不足8人的家庭作坊。而在中国,大部分纺织企业的规模都在200人以上。由此可见,生产规模太小是限制印度制造业发展的主要瓶颈,也是其就业创造不足的主要问题。

  此外,政治因素也是创造就业的一个障碍。尽管印度政府把创造就业作为发展的首要任务,但政客们的目标却往往不是基础设施较好、便于规模生产的城市,而是缺少基础设施和高质量劳动力的农村。这种舍易求难的做法大概是受到了选民分布的影响。因为90%的国会代表是从农村选民占多数的选区中产生的,所以对大多数的国会代表来说,创造城市就业很难帮他们赢得选举。

  正如李克强被称为中国的“高铁推销员”,莫迪也是“印度制造”的超级推销员。这两个“推销员”都肩负着经济改革的重担。一个是已经高速增长30年,产能过剩,人口红利消失,正在进入改革深水区的国家;而另一个则是中速增长20年,投资不足,人口红利很大,正在重聚改革动力的国家。劳动力短缺和产能过剩让中国的“世界工厂”地位变得脆弱,急需产业升级换代。人口红利和就业不足让印度不满足于充当“世界办公室”。有意思的是,两国都选择了汉诺威博览会作为展示经济转型的舞台,也正好应合了中印目前的不同发展战略。

  作为工业博览会的合作伙伴国的印度,推出了“印度制造”的概念,规划了以制造业出口驱动的增长模式。而作为信息通信博览会(CeBIT)合作伙伴国的中国,则推出了“互联网+”的概念,力图把经济发展重心从制造业转向以信息技术为依托的现代服务业。不过,对于这两个正在经历经济改革的国家,短期的经济增长速度不应该是首要考虑。莫迪说印度的目标是建立“小政府,大治理”(minimum government, maximum governance)。这句口号,也应该是中国经济改革的目标。

  作者为美国康涅狄格大学政治学副教授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杜春艳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问题疫苗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保汇率还是保房价 财新 宝能 安全理财投资收益率 太湖水位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美国 精神病人图片 雷洋事件 南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