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谁来给刘志军薄谷开来减刑?如何减?

2015年12月14日 18:17 来源于 财新网
法院审理减刑、假释案件,应当在立案后五日内将执行机关报请减刑、假释的建议书等材料依法向社会公示
刘志军(左)、薄谷开来受审时画面。 图自视频截图

  【财新网】(记者 周东旭)12月14日,北京市高级法院公示刘志军薄谷开来减刑案件情况,北京市二中院公示了黄光裕减刑案件情况。其中,在公安部秦城监狱服刑的刘志军和在司法部燕城监狱服刑的薄谷开来,刑罚执行机关均建议将其死缓减为无期徒刑,理由为服刑期间无故意犯罪。黄光裕在北京市第二监狱服刑,刑罚执行机关以黄光裕获得2次监狱改造积极分子为由,建议将其刑期减去一年。

  与法院减刑公示一同公布的还有提请减刑建议书等,公示期限5日为法律规定。按照法定程序,公示结束之后,法院将根据意见反馈等情况审理案件并在一定期限内作出裁定。其中,刘志军和薄谷开来减刑案件已过公示期,是否已经裁决,现有公示内容并未直接透露。黄光裕减刑案仍在公示期。

  什么是公示?

  减刑案件公示是近两年来规范减刑假释的重要步骤之一。2014年初,中央政法委出台《关于严格规范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切实防止司法腐败的指导意见》(“5号文件”),明确要求严把刑罚执行关。

  为了贯彻中央政法委5号文件精神,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公安部和司法部等分别对原有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等加以修改,颁行新的规定。

  根据最高法院2014年6月1日开始施行的《关于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程序的规定》,法院审理减刑、假释案件,应当在立案后五日内将执行机关报请减刑、假释的建议书等材料依法向社会公示。公示内容应当包括罪犯的个人情况、原判认定的罪名和刑期、罪犯历次减刑情况、执行机关的建议及依据。公示应当写明公示期限和提出意见的方式。公示期限为五日。

  与过去规定相比,“应当”意味着对减刑假释案件的公示的规定更为直接与严格。比如,同为最高人民法院颁布的减刑假释案件公示规则,2012年的《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措辞就具有颇多余地:“人民法院审理减刑、假释案件,应当一律予以公示。公示地点为罪犯服刑场所的公共区域。有条件的地方,应面向社会公示,接受社会监督。”

  只是,此次公布的刘志军等案件,公示期为11月。从公开资料来看,并没有查到当时广泛向社会公布。公布是否仍只是在监区内?公示是否收到不同意见?审理过程又如何?现有公示并没有对这些内容给予详细概述。公示有助于社会监督,从这一角度来看,重大案件的公示仍有待进一步完善。

  中央政法委5号文件还明确要求,对于职务犯罪等三类犯罪,除了拟提请减刑、假释的案件需要一律提前予以公示外,拟提请暂予监外执行的,除病情严重必须立即保外就医的,也应当提前予以公示。同时,减刑、假释裁定书及暂予监外执行决定书,一律上网公开。

  除了有利于强化监督之外,公示还可能决定案件是否公开审理。根据最高法院《关于减刑、假释案件审理程序的规定》,如果“公示期间收到不同意见的”,减刑、假释案件就应当开庭审理。同时,法律还规定了其他应该公开审理的情况。

  怎么减刑?

  刑法明确规定了死缓变更,“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在死刑缓期执行期间,如果没有故意犯罪,二年期满以后,减为无期徒刑;如果确有重大立功表现,二年期满以后,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由死缓减为无期,属于“法定”,前提是没有故意犯罪。死缓判处无期徒刑或有期徒刑之后,在满足法定要求的情况下,还可以继续减刑。

  其中,根据具体情节,法院也可以对某些类型犯罪“限制减刑”,包括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的犯罪分子。“限制减刑”主要体现在“缓期执行期满后依法减为无期徒刑的,不能少于二十五年,缓期执行期满后依法减为二十五年有期徒刑的,不能少于二十年。”薄谷开来因故意杀人被判死缓,将来是否会限制减刑,则由法院视情节而定。

  对于减刑,可以分为“可以减刑”和“应当减刑”。刑法规定,被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在执行期间,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的,或者有立功表现的,可以减刑。黄光裕即属于“可以减刑”一类。

  应当减刑需有“重大立功表现”,刑法列举的重大立功表现包括:阻止他人重大犯罪活动的;检举监狱内外重大犯罪活动,经查证属实的;有发明创造或者重大技术革新的;在日常生产、生活中舍己救人的;在抗御自然灾害或者排除重大事故中,有突出表现的;对国家和社会有其他重大贡献的。对于每项中的何为“重大”,相关司法解释又有明文规定。

  刑期并非可以无期限减少,其中,判处管制、拘役、有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原判刑期的二分之一,判处无期徒刑的,不能少于十三年。

  与减刑相关的另一项刑罚执行措施是假释,即符合法定条件的服刑人申请附条件的提前出狱,在监外执行剩余刑期。根据刑法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的犯罪分子,执行原判刑期二分之一以上,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实际执行十三年以上,如果认真遵守监规,接受教育改造,确有悔改表现,没有再犯罪的危险的,可以假释。其中,对累犯以及因故意杀人、强奸、抢劫、绑架、放火、爆炸、投放危险物质或者有组织的暴力性犯罪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的犯罪分子,不得假释。

  过去由于执行门槛低,加之各部门徇私舞弊现象泛滥,导致很多人依靠造假得以减刑或假释。所以,近年来的减刑假释整治也主要从减刑假释标准和程序两个方面加以规范。

  中央政法委5号文件主要针对刑法执行问题突出的三类犯罪,职务犯罪、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和金融诈骗犯罪、组织(领导、参加、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等。起始时间、间隔时间和幅度都有更为明确的规定。

  比如,被判处有期徒刑的,2年后方可开始减刑,且一次减刑不得超过1年,两次减刑应间隔1年至1年6个月以上。公示写明,黄光裕上次减刑是2012年,被减刑十个月,此次建议减刑一年,也为最高减刑幅度。

  比如,被判处无期徒刑以及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减为无期徒刑的,3年后方可减刑,一次减刑不得超过1年,两次减刑应当间隔2年以上。所以,刘志军和薄谷开来如果经法院审理减为无期徒刑,最快也只能3年以后才可以再次减刑。

  据官方媒体推算,一名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罪犯即使按照规定予以最高额度的减刑,其最短刑期也将由刑法规定的13年增加4年,死刑缓期执行罪犯的最短刑期则增加了5年,最低也不会少于22年。22年刑期可能也是刘志军的“最优选择”。

  谁来减刑?

  规范减刑假释不只是体现在中央政法委五号文件以及“两院三部”相关文件,这是一次自上而下,从文件到法律,从立法到司法的全方位调整。

  减刑假释程序可以大致分为刑罚执行机关、审判机关和监督机关,其中刑罚执行机关负责提出减刑建议,即此次刘志军等案件公示中的监狱机关,看守所也属于刑罚执行机关。法院负责审判,最终决定是否可以减刑。检察院为监督机关。

  根据刑罚不同,提出主体和受理法院级别也不同。根据2014年12月1日起开始施行的《监狱提请减刑假释工作程序规定》,被判处有期徒刑和被减刑为有期徒刑的罪犯的减刑、假释,由监狱提出建议,提请罪犯服刑地的中级人民法院裁定。比如,黄光裕减刑案件由北京市二中院负责审理。

  在监狱系统内部,提请减刑、假释,需要经过监区长办公会议审核,监狱刑罚执行部门审查,监狱减刑假释评审委员会评审,最终由监狱长办公会议决定。

  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的罪犯的减刑,被判处无期徒刑的罪犯的减刑、假释,由监狱提出建议,经省、自治区、直辖市监狱管理局审核同意后,提请罪犯服刑地的高级人民法院裁定。比如,刘志军和薄谷开来案件由北京市高院审理。

  省级监狱管理局刑罚执行部门负责审查监狱提请的建议,并应出具意见,而后报请分管副局长召集减刑假释评审委员会审核,最后报局长审定。必要时可以召开局长办公会议决定。

  其中,根据法律法规要求,省级监狱管理局和监狱分别成立减刑假释评审委员会,由分管领导和有关部门负责人组成,分管领导任主任,成员不得少于9人。对于报请过程中所需的材料等,均有明文规定。

  此次法院公示的《提请减刑建议书》等材料,均为刑罚执行部门提供。通常来看,与建议书一同移交到法院的应该还有终审法院裁判文书、执行通知书、历次减刑裁定书的复印件,罪犯计分考核明细表、评审鉴定表、奖惩审批表,以及罪犯确有悔改或者立功、重大立功表现的具体事实的书面证明材料,等等。

  接到刑罚执行机关的建议书后,法院应当在立案后五日内向社会公示。而裁定期限一般为接到同级监狱管理机关审核同意的减刑、假释建议书后的一个月,特殊情况可以延长一个月。其中,死缓的期限为一个月,没有延长。法院审理是否以公开形式,告知哪些人员参加,以及审理之后的公示等,也有明确规定。刘志军和薄谷开来减刑案并未完全按照此程序,尚不清楚具体程序。

  近年来,刑罚执行监督是规范减刑假释的一个重点突破。先前,刑罚执行监督较为薄弱,虽然监督机关也在监狱等设有检察室,由于监督很难深入到监狱机关具体的执行过程中,效果一般。尤其是依靠权力或金钱等,打通监狱内部渠道,很容易通过表现良好、专利发明等得以减刑,对于监狱机构提供的建议书,法院也往往只能“同意”。

  11月2日,最高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首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作《关于刑罚执行监督工作情况的报告》。曹建明介绍,2010年1月至今年8月,全国检察机关共监督纠正不当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88833人。

  曹建明说,群众反映强烈的“有权人”、“有钱人”违法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问题“尚未完全杜绝,有的罪犯及家属动用各种社会关系,通过贿赂等手段虚假立功、频繁减刑、违法保外就医,严重影响司法公信。”

  曹建明在报告中举例,深圳市公安局罗湖分局原局长安惠君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其家属通过行贿等手段,将安惠君调往河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服刑。通过各种关系,将犯人转移到可以得到“照顾”的狱所,是目前广泛存在的现象之一。

  对此,5号文件也希望通过自上而下的“全程留痕”加强有权有钱人士的刑罚监督。文件规定,对原厅局级以上职务犯罪罪犯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的,裁定、决定或者批准后十日内,由省级政法机关向相应中央政法机关逐案报请备案审查。对原县处级职务犯罪罪犯减刑、假释、暂予监外执行的,裁定、决定或者批准后十日内,由地市级政法机关向相应省级政法机关逐案报请备案审查(省级政法机关裁定、决定或者批准的除外)。

  只不过,如果杜绝减刑假释中的不规范行为,打破部门壁垒,实现信息全方位公开,强化监督,仍是当前的一大困境。包括此次公示的减刑案件,程序上仍有不少可以完善的空间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中国官员的问责逻辑 首都特区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昌平公安第二次通报 雷洋案尸检最新消息遗体照片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评论 魏洋事件 雷洋事件不让评论 杨绛生平与创作大事记 程博明最新消息 2016年6月国家大事 2016亚洲大学排名榜 财新李云峰 高考招生名额 曹建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