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观点网 > 聚焦 > 正文

“奥数”凶猛,能关进“减负”的笼子吗

2018年03月06日 13:34 来源于 财新网
应试教育的现实或家长主动给孩子“增负”,都是民众对更好教育服务的追求与教育资源供给长期短缺和不平衡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矛盾所产生的结果,而不是奥数乱象或学生负担过重问题的原因
近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要通过立法等形式,对“野蛮生长”的课后补习班乱象加强治理,而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则首次写入了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图/视觉中国

  文|贺滨

  中国社科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长期以来,中小学生的负担越来越重,早起晚睡,深夜写不完的作业,拖着拉杆箱踽踽而行的小学生,无不令人唏嘘。为择校砸重金购买学区房,一个假期就花掉上万元上补习班,仍不能缓解家长的焦虑,这一切让学生和家长都难以承受,政府同样殚精竭虑,制定了多种政策,给学生“减负”,但却效果有限。

  很多人将学生负担过重归因于应试教育,并考证古代科举制度给现代人带来的影响,不断呼吁改变应试教育现状,给学生“快乐教育”。但也有人以国内外曾经的“减负”少有成功为由,称这类做法可能无效,甚至适得其反。

  近日,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强调要通过立法等形式,对“野蛮生长”的课后补习班乱象加强治理,而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着力解决中小学生课外负担重问题”则首次写入了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

  与此同时,也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有媒体报道,政府严打奥数班,家长并不领情,甚至有家长在媒体上喊出“请不要给我的孩子减负”,称所谓的“减负”不仅会损害国人的智力,更不过是把学生在一个地方感受到的压力,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在升学压力客观存在的情况下,学生的负担并不会真正减轻。于是就有教育专家认为:“学生负担并非来自学校,而是来自家长”。

  然而,无论把学生负担过重归因于应试教育、学校还是家长,都是缺乏深入思考,把现象当成了原因,而政府多年来针对校外培训班乱象,做出的各种“减负”努力,似乎也没有找到解决这一问题的真正抓手。

  面对多年来不断的“严打”,校外补习班却生生不息,部分公立学校老师校内不讲校外讲,学生越来越多,价格不断走高。多数挤进奥数班的学生和家长,并非源于兴趣,而只是将此作为帮助升学的手段,他们内心无奈,却表现积极,既非自己所愿,又无“减负”需求。

  问题出在哪?

  奥数凶猛,既不是供给端补习班的问题,也不是需求端家长观念落后的产物,而是因为现实环境下择校竞争的客观存在。无论校内的应试教育现实,还是家长拼命在校外送孩子上各种补习班,根源都在于升学竞争激烈。

  人的行为高度依赖制度和环境的激励,只要激励因素存在,人们的普遍行为选择就不会变,这绝非打击奥数班或期待教育家长改变观念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即使上了好学校,也未必就一定能让学生拥有更好的未来,但不上好学校,未来可能会更加难以预测,相信学生进入好学校才能拥有更多成功机会,让择校成为刚性需求,无论孩子禀赋如何,都要挤进奥数班,也是家长无奈的选择。

  如果仅治理表面现象,看到学生作业多,就限制作业数量,看到学生拼奥数,就严打奥数班,即使有用,在优质教育资源供不应求的现实下,学校一定还需要、也必然会找到其他方法去对学生做出甄别,而学生负担的来源也会转移到其他地方。根源不除,表象难解。

  如果要了解奥数乱象的本质,并试图解决这个问题,就需要首先了解学生负担过重的主要原因:应试教育及其背后的根源到底是什么。

  学生以考试为目标,拼命上各种补习班,不过是想进好学校,而择校竞争激烈,是因为优质教育资源不足,这导致学生必须要拼命提高自己的价值,挤进占坑班或奥数班,才更可能被好学校录取,并让自己有机会拥有更好的未来。

  经济学告诉我们:产品或服务的长期供给不足,会导致价格上升,而义务教育的价格受到管制,民办学校又缺乏公平竞争的环境,故教育服务的购买者(学生)就只能通过其他途径提升自我价值并参与竞争。在目前的教育环境中,这些途径就是花钱购买学区房、挤进各种占坑班、培训班或参加各种考试。虽然义务教育本身是免费的,但要想竞买其中的优质服务,代价高昂。

  除非完全按居住地址分配,竞争有限资源的规则就是价高者得,既然价格被管制,考试分数或各种培训经历就成了可以购买升学资格的“准货币”,学校则根据学生具备多少与上述因素相关的综合支付能力,作为招生时的选择标准。

  因此,所谓应试教育,实际上就是在教育资源短缺和教育服务价格管制的基础上,教育服务的购买者(学生),通过各种考试和培训获取更多“准货币”,以提高自我价值和支付能力的结果,奥数班也不过就是升学竞争中的刚性需求所催生的服务之一,而并非是培训班逐利或家长观念落后的产物。

  况且,补习班本身并不违反任何法律,操作也可以很隐蔽,课外学习是学生的法定权利,不可能也不应该以任何功利的理由,被缺乏法律依据的行政规定所禁止,且现实中的对策总比政策多,所谓“严打”既没有法律依据,也很难奏效。

  为什么是教育?

  升学和择校竞争是客观存在,但并非必然会导致供需长期失衡和学生负担过重。经济规律告诉我们:在竞争环境中,一种产品或服务的需求或价格上升,会催生更多供给,并逐渐趋向或达到供需平衡。

  例如,通讯设备或餐饮服务市场同样竞争激烈,但并未出现持续的手机或餐馆服务短缺,这是因为手机和餐饮服务类产品不存在市场准入障碍,且供应商可针对不同需求的用户自主推出功能不同的产品或服务,以满足市场需求。

  然而,中小学教育的竞争激烈,却长期未能催生更多的教育资源供学生选择,而导致学生不得不支付越来越高的“考分货币”以竞争升学资格,这主要是因为教育市场存在准入障碍,教师流动受限,民办学校缺乏与公立学校平等的地位。

  另外,学校在制定选择学生的标准方面缺乏自主权,升学标准单一,也是催生奥数班等乱象的原因。为解决这个问题,有人提出应该让学校自定标准,自主招生,但在公立学校行政化现实下,所谓自主招生更可能导致人情关系(以及背后的金钱交易)替代分数,寻租横行,远不如只看考试分数更有利于公开公正。

  目前,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家长和学生希望获取更好教育的需求持续上升,但中小学教育资源却由于准入管制而持续短缺,编制内身份的教师竞争不足,并和医疗行业类似,行政化配置的教育资源长期结构性失衡,这一切,在改革开放40年后的今天,已经与市场经济不断发展的大环境及民众的需求不相容,所以无论教育还是医疗,资源的持续短缺,供需矛盾的持续激化,都是必然现象。

  奥数凶猛,如何驯服?

  答案可能并不乐观,由于教育资源的增长很难在短期内实现,教育服务市场的开放也存在诸多障碍,所以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这个问题可能很难得到缓解。

  不过,无论解决问题需要多长时间,或需要什么制度创新,首先都需要清醒地认识到问题的真正根源所在,否则就很难找到改善的方法。

  应试教育的现实,或家长主动给孩子“增负”,都是民众对更好教育服务的追求与教育资源供给长期短缺和不平衡之间,存在难以调和矛盾所产生的结果,而不是奥数乱象或学生负担过重问题的原因。

  要驯服奥数这头怪兽,还是要在教育领域建立公平的竞争环境,才能有效缓解供需矛盾,而不宜简单地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无视民众的法定权利,去“严打”培训机构,这些措施不仅缺乏法律依据,也只能转移问题,不可能真正地解决问题。相信把奥数关进笼子就可以解决问题的想法,或许有些天真了。

  习近平同志说:“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我们的奋斗目标”,教育乱象之下,我们的孩子和家长都已不堪重负,且即使努力的方向正确,解决问题也需要较长时间,如果我们今天仍不能清醒地认识这个问题,或许我们的孙辈的孙辈,还会不得不受奥数之苦。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永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收官 曾荫权 政法委书记 中央委员 prl 僭越 宋卫平 数字货币 中科招商 sdr 埃博拉 e租宝 作家陈映真去世 去产能 朝鲜美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