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观点网 > 聚焦 > 正文

2018剑桥能源周:市场近忧、产业乐观和行业远虑

2018年03月16日 11:47 来源于 财新网
虽然从2月中旬以来,国际石油价格上上下下,但市场上所有参考者都明白,对国际油价最后一根稻草的压力正变得越来越大
2018年3月5日—9日,第37届剑桥能源周在美国休斯敦举行。据称,本次会议是剑桥能源周历史上参会人数最多的一次,充分说明了目前时点下行业内外对世界石油天然气和能源形势的高度关注。图/视觉中国

  文|王能全

  中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2018年3月5日—9日,第37届剑桥能源周(CERAWeek)在美国休斯敦举行。剑桥能源周有能源界的“达沃斯论坛”之称,来自世界70多个国家、超过3500名代表参会,其中包括30多位能源部长和重要政府官员,主要石油公司的董事长或CEO们。世界能源界两大主要国际组织,国际能源署、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欧佩克)的署长和秘书长也都悉数到会。据称,本次会议是剑桥能源周历史上参会人数最多的一次,充分说明了目前时点下行业内外对世界石油天然气和能源形势的高度关注。

  2018年剑桥能源周的主题是“临界点:新能源未来的战略”,其英文原文为“Tipping Point: Strategies for a New Energy Future”,无论看中文翻译或是英文原文,估计我们都不知其所云。从现场的有关报道看,对于什么是“临界点”?其具体包含什么样内容?包括能源周的金牌主持人丹尼尔·耶金博士在内,也都没有讲清楚。不过,抛开“临界点”之类的噱头,认真分析180多场大会和各类专题会上机构和代表们发表的报告及观点,我们认为,本届能源周事实上向我们展示了对短期国际石油形势的近忧,中长期石油天然气行业发展的乐观和长期能源格局的远虑,近忧、乐观和远虑这些看似矛盾的词句,应引起我们的高度重视,我国石油和能源行业应清醒地认识并预断形势,并积极地加以应对。

  一、近忧,即对短期国际石油形势之忧,当前和未来一段时间的国际石油市场再平衡会保持多久?

  3月5日,就在能源周开幕的当晚,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都与美国主要石油公司的高管们举行了非正式晚宴。虽然在新闻发布会上,巴尔金都表示,2017年能源周上石油输出国组织和美国石油公司一致认为,需要加强对话,在这一次晚餐会上,“我们没有与他们讨论油价,也没有讨论石油减产问题,这不是我们对话的目的”。当然,无论巴尔金都先生公开说什么,行业人士心里都十分清楚,晚宴上无论谈与不谈,无法回避话题,一定是石油生产供需形势和油价问题。

  我们知道,正是在欧佩克和俄罗斯等的联合减产背景下,国际石油价格不断上涨,2017年底和2018年1月份,一度上涨近70美元/桶。但是其负面影响是,美国的石油产量不断增长。从2017年10月份开始,美国的石油产量已经超过并保持在1000万桶/日以上的水平。2018年2月2日至3月2月间,美国的石油产量更是上升到了1025万桶/日以上,已处于历史的最高水平。美国能源信息署估计,2018年全球石油消费预计仅增长170万桶/日,而美国的石油产量将增长200万桶/日,也就是说今年全球石油消费增长将全部由美国石油生产商提供。国际能源署发表的最新市场预测,预计2017-2020年间全球石油消费将增加370万桶/日,同期美国石油产量料将增长近300万桶/日,巴西产量将增加70万桶/日。美国、巴西、加拿大和挪威等产量的增加,将使全球油市直到2020年都保持充足供应,至少在2021或2022年前,对欧佩克原油的需求不会持续增加。

  因此,对于欧佩克来说,面临的市场压力越来越大,2018年2月份石油产量降至3228万桶/日,为2017年4月以来最低。欧佩克成员国已意识到减产导致高油价带来的负面影响。一直希望油价坚挺的沙特阿拉伯,可能将降低4月份出口至亚洲的所有品级的原油价格。伊朗石油部长尚甘尼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表示,欧佩克可能在6月同意于2019年开始放松当前的石油生产限制,希望将油价维持在每桶60美元左右,以抑制美国页岩油生产,伊朗将谨慎地寻求增加自身产量。早在2018年1月份,俄罗斯能源部长诺瓦克提出,欧佩克及非欧佩克产油国要讨论从全球减产协议顺利退出的可能性。

  当前,减产以抬高油价的主力,是沙特阿拉伯,其主要原因一方面是为了世界最大石油公司阿美公司的上市,有报导称,阿美公司可能于今年10月份或2019年上市,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于3月初访问英国和美国,据称其主要目的就包括为阿美公司上市的地点与有关方面进行会谈;另一方面,自2014年下半年以来的油价暴跌使沙特阿拉伯经济受到重创,2017年经济出现负增长,加之在也门的军事行动和其他地区争夺中,都需要大笔的金钱。不过,今天欧佩克和沙特阿拉伯面对的,不是如俄罗斯这样的石油生产国,而是由近9000家石油个体户组成的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投资者、资本市场迫使他们不断增加石油产量,以求尽可能多地获取现金流和利润,特朗普政府更是从环境、税收等诸多政策方面支持美国石油天然气和煤炭的生产,以求重现美国能源“黄金时代”。因此,虽然从2月中旬以来,国际石油价格上上下下,但市场上所有参考者都明白,对国际油价最后一根稻草的压力正变得越来越大。这就是为什么在本次能源周的第一天,欧佩克要同美国石油生产商进行面商。

  二、乐观,即中长期石油仍将维持其主导的能源地位,世界石油产业未来需巨额投资,天然气的重要性将日益增强。

  这几年,石油需求峰值一直是研究界、产业界和社会各界共同关心话题,观点和看法也有较大的差距。本次能源周上,英国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鲍勃·杜德利认为,世界正在快速发展,需要更多能源,21世纪 30年代末将达到石油需求峰值,2040年石油需求量仍将超1亿桶。英国石油公司最新的能源展望认为,世界正走向最多元化的能源组合,其中石油、天然气和煤炭各占四分之一,另外四分之一来自可再生能源和核能。因此,有媒体认为,从今年剑桥能源周石油大佬嘴里传出来一个普遍的声音,油气仍是工作重点!

  目前世界原油需求非常强劲,有史以来首次接近1亿桶/日的大关。3月5日,国际能源署在会议期间发布的《2018石油市场报告》中和比罗尔的有关讲话中,都认为从需求端来看,全球原油需求依然强劲,全球原油需求仍处于稳步增长的状态。欧佩克秘书长巴尔金都认为,能源行业目前面临的最重要问题之一是缺乏投资,石油行业在2015-2016年的衰退期间经历了1万亿美元的亏损。沙特阿美石油公司首席执行官阿敏·纳赛尔指出,尽管可再生能源的增长速度不断加快,石油仍将在可预见的未来保持其在全球能源结构中的关键作用。未来二十年石化市场需求的增加将带动额外投资和原油需求,未来五年每天需要约2000万桶的新产能。未来25年内投资超过20万亿美元,以满足预期的需求增长并弥补发达油田的自然衰退。

  面对气候问题的压力,参会的代表们和世界主要石油公司高管们均表示,将更多地发展天然气业务,天然气业务会成为未来公司的投资重点和主要方向,国际大石油公司,如道达尔和壳牌公司都表示正在向天然气进行转移,以对冲未来对化石燃料的更多禁令,传统的国际大石油公司都在向“气油公司”转变。就在本次能源周的3月8日,全球最大的两大石油公司壳牌和沙特阿美签署了一份全方位的合作协议,将在全球范围内“合作”天然气项目,旨在改变世界能源格局。

  三、远虑,美国提出“新能源现实主义”,会给世界能源格局带来怎样的冲击?

  美国能源部长、内政部长、联邦能源监管委员会主席等政府高官悉数参加了本次能源周。3月7日,美国能源部长里克·佩里在全体大会上发表主旨演讲,称得益于产业创新和技术突破带来的革命,美国页岩油产量不断上升,成本持续下降,能源是美国优势产业,美国将加大相关基础设施建设,向国际市场出口更多原油和天然气。更为重要的是,在这次演讲中,佩里提出了“新能源现实主义”的概念,称美国今后的能源政策将回归到“现实主义”的政策上来,更多地依靠国内能源,更多依靠技术创新来解决能源安全问题,同时不是要去除化石能源,而是能清洁、更高效地利用化石能源,要让能源产业成为美国经济增长的主力,解决更多就业问题。佩里当天在会上说:“事实证明,稀缺的不是能源,而是创新”。创新和技术进步将用于开发新能源,同时让传统能源变得更清洁。这是特朗普政府的能源部长第一次明确对美国当前和未来的能源政策进行解释和说明。

  就在2017年1月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后不久,白宫网站列出特朗普政府将要优先处理的六大“头号问题”,其中第一条就是“美国第一能源计划”。2017年1月24日,特朗普签署了拱心石和达科他输油管线工程的行政命令;3月28日,在20多名煤矿工人和一些政府官员的见证下,特朗普签署“能源独立”的行政命令,解除对美国能源生产的限制、废除政府的干涉。6月1日,特朗普在白宫的记者会上宣布:“即日起,美国将停止落实不具有约束力的《巴黎协定》”。8月4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说,已在当天向联合国递交文书,正式表达退出《巴黎协定》的意愿。在本次能源周的演讲中,美国内政部长辛克宣布,美国政府正在实质性提升油气基础设置项目的审批速度,从奥巴马执政时期的8年审批周期缩短至目前的1-2年。因此,佩里提出的“新能源现实主义”,是特朗普“美国第一能源计划”的进一步完善,它预示着美国特朗普政府将执行区别于奥巴马政府实际更多依靠可再生能源、依靠国际合作和国际机制的“自由主义”政策。

  目前,我国已是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国、第二大石油消费国、第一大石油进口国和第六大石油生产国。如加上海外权益油产量,石油产量则可排名世界第四。我国已是世界能源和石油市场重要的组成部分及举足轻重的力量,我国有关能源和石油企业也已在世界能源、石油天然气总体格局中发挥着日益重要的作用。因此,面对本届剑桥能源周的三点启示,我们认为,无论是我国的有关企业,还是政府部门,都要积极地加以应对。第一,鉴于当前和未来国际石油价格走势存在较大的不稳定性,有关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应有更大的灵活性,要持续加强管理,降低成本,不断提升自己的市场化竞争和生存能力。第二,未来相当长时间内,油气仍是世界能源消费的主体,投资需求巨大,这就为我国能源和油气企业继续做强做大提供了机会,但与此同时,要积极转变自己的产品结构和业务模式,高度重视天然气的生产经营活动,在满足世界天然气消费迅速增长的同时,更多地要为美丽中国建设和我国能源消费、生产结构的转变贡献力量。第三,在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新能源的同时,还要继续大力推进我国能源使用清洁化的工作。目前和未来相当长时间,我国消费的主体能源来源仍将是传统的煤炭和石油,更好地清洁化使用好这些传统的能源资源,无论其现实意义还是经济价值,都是巨大的、不可替代的。第四,当前,美国的石油天然气资源正在不断涌向国际市场,在可以预见的将来,美国的煤炭也将会大规模出现在国际市场。鉴于美国的科技实力、基础设施和企业的市场竞争能力,特朗普提出的重现美国能源“黄金时代”,应该是可以预见的大概率事件,未来廉价的美国传统能源资源越来越大地冲击世界能源市场。我国作为世界第一大能源消费和石油进口大国,加之复杂的中美经济贸易关系,国家相关政府部门应及早研究在这一情景下,我国能源消费、生产政策,乃至我国对美贸易政策,要在能源领域保障“中国梦”和“两个一百年”宏伟目标的顺利实现。

  作者系中化集团经济技术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邱楠添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李克 三个有利于 郭瑞民 曾荫权 孙立平 prl tpp协议 朝鲜核试验 奥朗德视察航母 地方债务 曾荫权 负面清单 胡新娜 李显龙 极右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