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观点 > 思想精选 > 正文


张维迎:中国经济的转型不是靠周小川要靠柳传志

2015年03月18日 11:47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经济转型靠的是柳传志这样的人,而不是靠周小川,不是靠利率、靠宏观政策的宽松能做得到的;靠的是自由、法治带来的稳定预期,靠的是让企业家自己做判断、让企业家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经济学家张维迎。 东方IC

  日前,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人文经济学会理事张维迎在“CMRC中国经济观察”第40次季度报告会十周年专场发表演讲时提出,中国经济转型靠的是柳传志这样的人,而不是靠周小川,不是靠利率、靠宏观政策的宽松能做得到的;靠的是自由、法治带来的稳定预期,靠的是让企业家自己做判断、让企业家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

  张维迎说,中国要告别新古典增长理论,告别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拥抱亚当斯密和熊彼特和奥地利学派。

  张维迎说,新古典增长理论有一个问题,就是没有增长机制。内生增长理论也没有任何结构问题,谈的也是一个总量的增长,而不涉及到产业结构的变化。在这个理论下的政策诉求一是资本积累是最重要的,一个国家要增长,就必须进行大量的固定资产的投资。第二就是投资可能需要政府来做,特别是在落后国家,更需要政府来替代企业家进行投资。与此相关的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最早是为了应对经济波动,是一个短期的宏观政策。现在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变成了长期的经济学。其政策含义是推动总需求的增长,要不就是投资,要不就是消费,要不就是出口。如果经济要转型的话,特别是中国这样的国家,原来靠投资拉动,出口拉动,就是从投资拉动,出口拉动,转向为消费拉动,就是怎么刺激消费的问题。但这个理论错的离谱,因为它把目的和手段颠倒了。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投资就是为了增加需求,所以任何投资都可以增加总需求,所以大家会明白为什么中国的浪费型投资这么多。再比如说消费,消费本来是目的,在凯恩斯主义经济学消费已经是手段了。我们为什么要刺激消费,要不然达不到8%的增长速度。这个理论还有一个更深层的问题是假定经济是由一个单一产品GDP组成的,可以任意加,比如50的投资加上80的消费,就是130。如果投资从50变成30了,消费能增加,完全就是一样的。

责任编辑:杜柯 | 版面编辑:李丽莎
推广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