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法国大选结果增加欧债风险

2012年05月07日 15:30 来源于 财新网
奥朗德宣称他的使命就是增长,而拒绝紧缩最后要争取的必然是“自主发行货币权”,统一货币区解体的阴影在欧洲上空已经若隐若现

  【坐而论道】(财新专栏作家 林采宜)5月6日,最后一轮法国总统选举投票结束,奥朗德以51.9%的得票率胜出。法国和德国之前达成的以财政紧缩来缓解欧债危机的国际协议将很有可能发生逆转,法、德分歧将使得欧债危机面临更大的不确定性。

  消息传到市场,欧元应声跌破1.30美元大关,石油价格当天下跌3%,黄金、白银、铜的价格也有不同程度的下跌。市场对奥朗德当选后欧债问题的悲观预期通过股市、汇市、以及石油、黄金、白银、铜价的相继下跌得到明确的印证。

  与此同时,希腊的大选也显示出大部分党派对欧盟紧缩财政政策的对抗。拒绝财政紧缩方案意味着希腊有可能离开欧元货币区。欧元解体或部分解体的可能性使得欧债问题的解决路径出现了急剧的转弯。

  自2002年1月1日欧元正式进入流通开始,十年来,统一货币所带来的高效率贸易和融资低成本极大地促进了欧洲经济和文化的融合。与之相对应,低融资成本也助长了各国在财政政策上的投机性。2010年呈现多米诺骨牌效应的欧债危机证明了一个道理,那就是如果仅依靠一个单一的货币联盟,欧盟一体化终究是走不下去的。统一的货币政策和各国投机的财政政策之间始终存在着一种难以协调的制度性矛盾,走向财政统一或者瓦解货币统一是不同的选择方向。

  欧盟统一货币区要存在下去,增加各国财政政策的协调路径已经成为欧元区国家迫在眉睫的当务之急。今年1月31日欧盟峰会上, 25个欧盟国家就新的财政协议达成共识,似乎让人们看到在德法共同努力下欧盟财政一体化的曙光。然而好景不长,法国和希腊的大选结果使得欧盟财政一体化的制度安排面临政治上的严重挑战。

  从政策的协调性来看,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通常是主权国家调控宏观经济发展的两个主要工具,彼此相互配合,才能有效发挥作用。由于欧元区货币政策由欧洲央行统一管理,赤字国无法通过增加货币投放量或汇率贬值来消化越堆越高的政府债务,失去了“印钞机”的欧元区国家没有能力通过自主的货币政策来调节、缓解自身的经济困境,只能通过欧盟的“援助”来消化债务,而“援助”所附带的财政紧缩和改革条款不仅对受援国财政政策构成硬约束,同时也使得受援国政府刺激增长的手段和能力受到严重掣肘。

  法国、希腊的大选结果预兆着欧洲在政治上可能走向分裂,因此未来在财政一体化问题上取得共识的可能性将更加渺茫,尤其是法国现任总统与德国的分歧将导致欧盟更有可能走向第二条路径——追求货币政策的自主权。

  奥朗德宣称他的使命就是增长,与希腊反紧缩的激进党几乎是异口同声,且不说债台高筑的希腊,即便是法国,要实现增长,扩大赤字在所必然,这将使得欧债危机最后可能不得不通过开动印钞机的办法来逐渐消化。

  在货币一体化的制度框架下,各国政府是货币的使用者,为了“促进增长”,货币使用者总是会“用光所有的钱”,然后债台高筑。要让货币使用者消化债务,如果不采取紧缩政策,唯一的途径就是转身变成“货币发行者”——因为货币发行者总是有办法印钱。

  从这个逻辑来看,拒绝紧缩的希腊和法国,最后要争取的必然是“自主发行货币权”,统一货币区解体的阴影在欧洲上空已经若隐若现。■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张帆

林采宜

财新网“坐而论道”专栏作家。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现任国泰君安首席经济学家、复旦大学兼职教授、中国金融40人论坛特邀成员,上海新金融研究院特邀专家。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