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长短结合稳增长

2014年04月21日 12:57 来源于 《财新周刊》
在改革过程中兼顾稳增长仍是今年的政策关注焦点。鉴于具体改革政策措施对于短期增长的影响不一,在选择改革政策组合方面,应考虑短期有利于稳增长的政策加紧出台

  今年迄今的经济数据延续了去年四季度以来继续走弱的态势。在外需方面,剔除季节因素和去年基数影响,一季度出口仍有5%的同比增长,而且出口的全球市场份额仍在增加。今年以来,美欧所显示的复苏势头也有助于支持中国未来出口回升,但是,外部需求复苏的提振效果可能部分被人民币实际有效汇率升值所抵消。在内需方面,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下了一个台阶,传统消费热点房地产以及汽车消费稳中趋缓。总体投资需求年初以来仍保持平稳,未来房地产投资前景难以乐观,制造业投资下滑基本态势未有改观,基建投资仍是稳增长支柱,其中,以铁路为代表的基建投资在今年初有显著反弹。

  在供给面,工业增加值增速放缓明显,企业去库存仍在持续且进展缓慢,产能利用率回落。由于企业对未来需求面预期偏悲观,原料采购需求疲弱,产能利用率在去年年中明显反弹之后,至去年四季度见顶开始回落。此外,工业相关原料金属价格降幅明显,也从另一个侧面反映需求相对弱势。此外,去产能影响仍可能在未来继续拖累工业增加值增速。

  从稳增长以为结构性改革创造条件的角度出发,近期国务院常务会议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包括小微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范围从6万元提高到10万元,政策截止期延长至2016年底。此外,扩大对铁路、棚户区改造以及城镇化相关投资的融资支持,铁路计划投资从7000亿元增加到7200亿元。这些政策措施的实施将有助于经济增速在二季度低位趋稳。

  在改革过程中兼顾稳增长仍是今年的政策关注焦点。鉴于具体改革政策措施对于短期增长的影响不一,在选择改革政策组合方面,应考虑短期有利于稳增长的政策加紧出台。目前面临经济下行压力加大,为确保经济增速在7%底线以上,在改革政策措施推进的同时应兼顾稳增长需要。着力点应放在:一,继续大力推进简政放权,加紧出台鼓励和激发民间资本活力的政策措施,进一步降低民营资本进入更多行业的市场准入门槛。

  二,破除国有企业在诸多服务行业的垄断地位。比如,银行业、电信、运输、教育、医疗等服务性行业中,国企仍然占据主导地位。引入民间资本,加强竞争将有助于提高整个行业的效率和产出。

  三,防止经济下行时期地方财政加大税收征缴力度进而加剧经济周期性波动的逆向选择。针对中小企业推出更多实质性的减免税费政策措施。

  从创新财税金融领域对经济的支持角度出发,发挥开发性金融支持作用之外,加快市政债、项目债改革试点,适当加大利当前、惠长远的民生工程投资。以下几个领域仍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1.加大城镇化相关的轨道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投入。

  城市化快速推进过程中,城市基础设施,包括地铁、铁路等在内的公共基础设施需求巨大,仍具投资潜力。即使与中国处于同一发展阶段的新兴工业化国家如20世纪70年代的韩国相比,中国的路网密度也仍然差距巨大。《国家新型城镇化规划2014-2020》也强调了要科学有序推进城市轨道交通建设,并提出到2020年,普通铁路网覆盖20万以上人口城市,快速铁路网基本覆盖50万以上人口城市、百万以上人口城市中心城区公共交通站点500米全覆盖等具体目标。从融资来源角度,国际经验表明,基础设施融资更宜以长期债务融资为主,而非短期融资,如银行信贷。因而,加大发行长期基础设施投资债券规模是可行解决方案。诚然,国开行新近成立的住宅金融事业部意在通过向金融机构筹资发行住宅金融专项债券,重点用于支持棚户区改造和城市基础设施相关工程建设,这一创新有助于降低基础设施融资成本的同时又便于统一监管。

  2.适当增加环境及污染治理方面的财政支出。

  今年的财政预算计划报告明确了2014年环保相关的财政专项支出较2013年增加7.1%,为2109亿元。以北京为例,节能环保支出预算同比增长45.1%,达到107.5亿元。不过,环境质量要有明显改善,财政在此方面的支出仍需进一步加大。

  有估算显示,环保财政性支出需要达到3900亿元才可能有效控制污染。相关财政预算支出可以加快进程,并仍有进一步扩大的空间。

  3.针对中小企业的减税力度仍可进一步加大。

  国务院针对小微企业的所得税优惠政策在此前的执行过程中,仅有极少数中小企业符合享受所得税优惠的政策条件,占比过小,因而政策优惠的效果并不明显。建议将年征税所得额的优惠标准大幅提高,或者直接提高增值税和营业税的起征点,给创造就业的中小企业切实减负,提升企业活力,促进持续发展。

  4.加大农村转移人口市民化过程中的相关社会福利及社会保障支出。

  中国社科院相关课题测算显示,农村转移人口市民化的人均公共成本约为13万元。其中包括社会保障、教育以及城镇化后的生活发展成本。该课题组的测算显示每年解决2500万人的城镇化需要政府一次性投入6500亿元,相当于2013年公共财政收入的5%。

  5.货币政策方面虽无需放水刺激,但必须确保为实体经济提供必要货币流动性支持,并避免利率水平大幅上升。

  尽管利率市场化的过程中通常伴随融资成本上升的普遍现象,但政策层面应关注可能造成的逆向选择问题。高利率显然无助于消除对于利率水平不敏感的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公共部门以及房地产行业的投资饥渴,相反却会打击民营经济部门本已走弱的增长动力。此外,打破刚性兑付对于金融市场风险偏好的正常化以及防范道德风险具有长期积极影响,但短期内会进一步推动利率中枢上升并对民营经济构成冲击。

  货币政策宜一方面为实体经济提供保持适度增长所需的信贷支持,另一方面通过流动性管理工具保持适宜并相对平稳的利率水平,并防止出现利率水平大幅上升的情况。在加大对表外业务监管的过程中,应避免利率水平过高可能造成金融机构逆向选择而收缩对民间投资及中小企业的资金支持。货币政策不应收紧。

  随着财政及货币相关稳增长政策措施的落实,预期经济能避免加速下滑并于二季度企稳,因而我们对今年全年GDP增速在7.5%左右的预测保持不变。■

  作者为汇丰银行中国首席经济学家

版面编辑:张帆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