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土地股份合作论坛】之一
罗必良:理解农民土地产权的实现形式

2014年10月01日 17:27 来源于 财新网
产权的细分、产权的交易以及产权的配置就成为中国推进实践创新的基本线索,重点就是赋权

  【财新网】(罗必良 | 文)编者注:9月28日,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罗必良教授在“土地股份合作与集体经济有效实现形式”高端论坛,梳理了当前集体经济的表述形式,以及如何实现。他认为有效实现集体经济最主要的是如何有效实现农民的土地产权。集体所有制如何有效通过农民层面达到产权的细分、分离和运作,就是社会主义的表达形态。财新记者整理编发部分发言要点。

  讨论集体经济实现形式,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命题?首先表明集体经济是客观存在的,现在是如何表达,如何实现的问题。我讲六个观点。

  第一,建国初期我们国家并没有集体经济这个范畴。中国共产党通过打土豪分田地以及土地所有制而获得社会资源,政治响应,并且由此取得政权,所以,土地私有制在当时就是一种夺取政权的政策工具或者是政治工具,在1956年之前我国没有土地经济的概念。

  第二,中国的工业化需要经济支撑,中国从来就缺乏原始积累,当时唯一的选择就是依靠农民,依靠农业,农业的合作化及其人民公社的制度安排表面上好像是要提升农民集体行动能力,但那并不是合作化的成功,而是一个政治的典型。实质是国家动员农民剩余来获取工业化的原始积累,特别是农产品价格的剪刀差。有了农业社会主义改造,有了土地的集体所有制,由此集体经济体制成为了一种支持工业化的政治工具。从高级社到人民公社,20多年的体制运行使得今天土地的集体所有、共同劳动以及按劳分配成为表达集体经济的经典方式或者三大基因。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对土地合作社产生质疑的原因,因为它少了很多因素在里面。

  为什么原来的集体经济要强调按劳分配,而不强调按资分配?以资本方式运作,就是市场导向。为什么今天要谈集体经济的实现方式问题,因为它原来是合作的形式,合作就说明是非市场因素的。

  第三,经过二三十年的时间,工业化目标基本完成,人民公社的低效率使国家目标发生重大转变,农村农业农民问题成为中国的重要问题,甚至是政治问题。在这种情况下农村改革或者是变革的基调就是,既不改变土地的集体所有制,也不割裂农民对土地的历史情感,同时还能应付当时的生存问题,由此家庭承包经营就成为了人民公社的替代方式。中国的集体经济在人民公社时期的表达方式转化为以家庭承包经营来实现。在人民公社时期,集体经济以人民公社的组织方式实现,家庭承包经营以后,集体经济以家庭承包经营的方式来实现。在这样的背景下,集体经济的实现方式才成为了一个现实的命题。

  第四,今天重新讨论集体经济的实现形式,有什么样的背景、语境与含义?首先,家庭经营的小规模、分散化不仅导致农民的增收乏力,而且危及到国家的农业安全,特别是粮食安全。其次,原来由集体组织的农业生产因为家庭经营而解体,使得农村的基层组织涣散,国家对农村的动员与号召能力不断弱化或者是衰弱。今天强调集体经济的发展不止是发展经济本身,还是怎样改善党组织、基层组织在农村的政治号召力与动员能力,怎么维护农村的安全、稳定。

  由于土地集体所有制不会被改变,家庭承包权特别是土地承包权应该是一种准私有化的东西,又必须保持长久稳定,因此,今天讨论集体经济如何实现的形式,唯一的选择空间就是土地经营权,因为那两个都变不了,重点就是经营权制度层面的示范与挖掘。

  第五,产权和经营权是两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一是产权的赋权,一是产权的实施或行使。对于农民的经营权来说,由于农户的行为能力有限,单家独户,在市场背景下非常有限,所以就必须盘活农户的经营权。原来集体经济通过家庭承包经营的实现方式就进一步表现为土地的经营权如何有效运作的问题。由此,产权的细分、产权的交易以及产权的配置就成为中国推进实践创新的基本线索,重点就是赋权,允许农民土地流转等各种不同方式,到今天已经拓展为农民的承包经营权、土地经营权可以担保,可以抵押,虽然法律还没有认可,但十八届三中全会已经提到,今年的一号文件也谈到,不断赋权,给农民更多的土地权利或财产性权利。

  并且,允许其他经营主体也能够进入到农业领域,特别是运作农民的承包经营权。以前禁止工商资本进入农业,在赋权的背景下,进一步拓展产权运作的空间及其可能性。

  第六,在山东、四川、江苏等地我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的实现集体经济的创新形式。不管怎样的探索,共同特点都可以表达为,一是不改变土地的集体所有权,不改变农民的土地承包权。二是盘活土地经营权,这是非常重要的产权变更线索,产权不断被细分,不断被盘活。三是发挥基层组织或者是基层政府的引领作用,中央政府的政治权力不断向基层渗透。

  目标取向一是以股份合作制来推进农户土地经营权流转与集中,谋求农业规模经济。二是引进社会资源、企业社会资本与企业家,提升产权运作能力。三是整合不同的资源,包括工商企业、农业龙头企业、合作社、专业组织、生产大户等等,降低组织成本,谋求更大空间范围内的合作剩余。

  值得关注的问题是,目前有些过于依赖社区领袖和经济能人,这容易导致制度权威、政治精英与内部人控制。很多地方已经推行农业的机械化,引入资本,分配方式也由按劳分配转化为按资分配,形成一个自我否定。

  我不太主张将现有问题表述为如何有效实现集体经济,更主张表述为如何有效实现农民的土地产权。农民的土地产权是农民承包经营权,而承包经营权依附于土地的集体所有权。集体所有制如何有效通过农民层面达到产权的细分、分离和运作,这就是社会主义的表达形态。

  (作者为华南农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院长)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陈法善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房价调控 香港保险 雷洋事件 昌平警方 雷洋检察院为什么不立案 新婚之夜抄党章 对山东疫苗的看法 雷洋事件不让评论 雷洋案尸检 杨绛详细生平 日本外相将访华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上海送奶车侧翻 程博明最新消息 上海市取消农业户口有赔偿吗 基金基础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