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张五常《经济解释》研讨会】姚先国:所有权到底有多重要

2014年11月06日 13:33 来源于 财新网 | 标签:张五常《经济解释》研讨会
如何通过合约的制定和执行,保证产权所有者应得利益,恐怕是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

  所有权到底重要不重要?《经济解释》把产权界定为四种权利,一是所有权,二是使用权,三是收入权,四是转让权。对产权界定有不同的做法,张五常教授对“四权”的解释,最让我有感触或者最雷人的是说所有权不重要,转让权是关键。在西方学中这种观点可能不会有巨大反差,我是政治经济学出身,过去强调所有制起决定作用,生产资料所有制简直就是贾宝玉脖子上的通灵宝玉。现在讨论所有权重要不重要,也是张五常教授对产权解释的独特之处。

  实践证明怎么样?张五常教授的观点和思想应该是被中国改革证实了,“四权”理论与合约理论一脉相承,新版本有一段话,“目的是要同学们知道,我们要从权利的局限看,所有权不重要,可以不管,转让权重要,因为合约要有转让权的允许才能实施。”转让权是什么?使用权和收益权,这是新的解释。回过头来看中国改革取得的重大成就,应该只是产权改革和市场化的结果,为什么说与张五常教授的理论相吻合呢?

  国有企业改革从1996年的全线亏损,总亏损额大于总利润额,到现在国有企业成了香饽饽,效益也大有提高,国有所有权并没有变,产权改革的思路一直是按照所有权与经营权分离的思路展开。国企改革,很少触动所有权,农村的改革也是,尽管有很多实质性的所有权的改变,包括对私营企业,但是土地所有制一直没有改变。在所有权基本不改变的前提下,合约结构的调整和改革,我认为是在现有意识形态和体制的约束下,在各方面改革要求相冲突的情况下,找到的最佳结合点。

  事实上,有的著作将私有化形式划分为八类,其中有两种叫做非官僚化和承包制。我们没有改变所有权,而是改变合约形式,改变权利利益关系,大家都能够相安无事,也能被各方接受。

  下一步的改革到底怎么走?要不要突破所有权?现在有很多强烈的要求,希望更大的改变,比如国有企业,张维迎就主张尽量私有化。是不是私有化是一回事,是否必要也值得讨论。张维迎认为国有制肯定没有效率,我认为现在国有企业的效率比过去改善了。

  不是说国有企业不要改,问题是怎么改?我认为现在最重要的是约束政府。私有化后权利就一定能够得到保障吗?山西煤矿的例子,温州老板欲哭无泪,民营企业不是亲生儿子,会被整得更惨。现在农村土地私有化也存在这个问题,要不要私有化也有不少争论。

  还是要所有权基本不动、继续在合约安排上做文章,为什么?现在不单是有意识形态的强大约束,也存在体制演变过程中的路径依赖。从十八届三中全会的改革总体设计看,看不出要走私有化,抛弃所有权的迹象。所以,关键还是要在管住政府、健全法制、完善合约、保护产权方面做文章,合约必须要得到强有力的保护,这是前提和基础。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希望进一步向张五常请教。所有权不重要我现在理解了,但是为什么转让权重要还有点不明白,因为我觉得收益权应该是最重要的。因为产权是一种受益或者受损的权利,从现实意义来看,国有企业改革也好、农村改革也好,都存在这样一种危险,名义上是公有,但实际利益分配有可能变成“月亮产权”。“月亮产权”就是世纪之初美国和英国的公司卖月亮上的土地,赚了好几百万,很多人去买。上世纪80年代中国也搞过,说可以拥有一片美国土地,800块钱一分地,有产权证,还可以认证。产权有什么用?月亮也爬不上去,上去了也不一定能生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买?它是一个虚幻的产权,可以从心理得到满足。现在国有企业利润都不上缴,大部分被挥霍浪费,“月亮产权”变成了虚幻产权。所以,如何通过合约的制定和执行,保证产权所有者应得利益,恐怕是要解决的最重要问题。

  (本文系浙江大学姚先国教授在张五常新著《经济解释》学术研讨会上的发言,由财新网编辑,未经作者审阅)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王影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人民币贬值 山东疫苗事件总结 日元汇率为何走强 首都 北京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融资融券T+0 胃内容物吸入呼吸道致窒息死亡 保汇率还是保房价 中部战区领导班子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武汉被淹别墅原图 太湖水位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河南新乡暴雨现场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