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中国长期发展面临三大公共风险

2015年01月14日 10:15 来源于 财新网
政府与市场两只手怎么协调、效率与公平能不能融合、经济资本与社会资本怎样有机结合,是中国发展面临的三大公共风险

  刘尚希 | 文

  防风险是最重要最根本的问题

  2015年经济工作的基本方针已经明确: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促改革、惠民生、防风险。其中,防风险最重要。

  稳增长、调结构、转方式等,都是为了防风险,最终都要落到防风险上。稳增长防的是短期风险;调结构、转方式防的是长期风险,不可持续的风险;促改革实际上也是防长期风险,只有通过改革才能发展,才能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惠民生,从社会稳定的角度来说非常重要,当然也是经济社会发展的目的,但如果发展不能落到民生身上,这样的发展没有太大意义,与民心相悖,所以惠民生也是防社会风险和政治风险。

  我们平时谈的风险,大多是从局部出发考虑问题。譬如,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很大,就认为稳增长的风险相当大;社会矛盾和冲突比较多,就是社会领域有风险;雾霾天气是一种环境生态风险。从短期来看,也许从各个局部来讨论这些风险问题是可行的,也是必要的。但从长期来看,从局部角度来分析问题是远远不够的。

  要从整体而非局部来分析国家发展

  发展是一个整体,是一种系统性、结构性的变化,而不是各个局部发展的相加。经济发展不等于整个国家发展,社会发展不等于社会生活水平全都提高。从短期看,假设其他方面条件不变,可以单独讨论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生态文明问题、资源环境问题。这从方法论上可行;但从长期来看,这些问题是相互联系、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所以,仅就某一个领域谈风险,恐怕不足以认识全局和整体。

  现在的分析框架基本是基于短期,也就是从局部讨论问题,从某一个侧面来认识经济整体。例如,经济学从资源配置角度来认识发展的问题,社会学从社会结构来认识整个发展的问题,文化学、资源环境都是从某一个侧面来认识整体发展问题。这种知识的分工导致知识的分科,给认识带来很多的局限性。研究问题必须把这些问题打通,否则远远看不到整体,那就可能导致盲人摸象的后果。例如,研究经济稳增长,假设社会环境是稳定的,在各个方面相对不变的情况下谈稳定增长的问题;研究社会问题,在假设经济增长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的条件下,来谈社会稳定问题。短期可以做到,但长期呢?长期来看,这些相互假设都不成立,都有问题。因此,要真正把握国家的整体发展,而不能仅是某一个局部的发展。

  从长期看中国发展面临三大公共风险

  建立这样一个整体的分析框架非常必要,而最终也要落到防风险上。从一个长期、整体的综合角度来看,风险不仅仅是经济、社会和环境领域的风险。从长期看,中国发展面临以下三大公共风险。

  第一,政府与市场两只手怎么协调。改革本质上就是制度创新,制度创新首先要进行理论创新。理论往往认为,政府和市场处于对立之中。一谈到政府与市场,要么站在政府一边,要么站在市场一边,因此形成了自由市场派和政府干预派。经济学的发展从历史看,要么一个时期偏向政府,要么一个时期偏向市场,两者之间像钟摆一样来回摆动。经济学理论看起来流派五花八门,实际上就归结于两派,一个市场派,一个政府派。这两派从逻辑上看没什么区别,他们都坚持同样的逻辑,即政府与市场是对立的。从这一点上看没有派,经济学只有对立派,都是基于对立的思维做出观察,得出结论。

  现代经济是混合经济,站在这样一个理论基础上,政府这只手和市场这只手要协调起来,理论上就面临着一个难题。中央文件讲,我们要让政府这只手和市场这只手形成合力。这就意味着政府与市场不是对立的,可以形成一种分工与合作的关系,因此这就需要新的理论来支撑。

  解决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过去的观点都是在讨论,是更多发挥市场的作用还是更多发挥政府的作用,在这个问题上很纠结。十八届三中全会有一个新的表述,让市场发挥决定性作用,更好地发挥政府作用。从整体上来看,现代经济离不开市场,离不开政府,两者是分工,分工基础上形成合作。两者怎么协同?要从制度上、通过改革解决问题。如果这两只手总是打架,不能形成合力,那么经济和社会各方面问题的解决,都找不到出路。如果这两只手从理论上解决不好,实际操作中也就没有保障,对长期发展非常不利。所以,要创新首先要打破传统思维,打破传统理论分析框架。根据我们国家的情况来看,政府与市场能不能有机结合,形成一种合力,这是有不确定性的。既然有不确定性,这是面临的第一个公共风险。

  第二,效率与公平能不能融合。传统的理论认为,强调效率就会有损公平,扩大公平就有损效率,这两者是对立的。而过去,更多地强调效率优先、兼顾公平,现在又强调公平优先、兼顾效率。如果两者是兼顾的关系,很显然在效率与公平的取向上也会来回摇摆。这恐怕也是一个整体的问题,不是某一个侧面的问题。

  怎样让效率和公平有机地融合起来?如果在效率和公平之间选其一,这样选择没有出路。效率与公平是整体发展的两个轮子,就像人的两条腿,不能谁兼顾谁。一条腿兼顾另一条腿,只能说明这个人是瘸子,走不远。真正的可持续发展,恐怕不能是谁兼顾谁的问题,两者必须融合。要把效率和公平变成两个动力,正如飞机的两个发动机。如果飞机只有一个发动机,就会出现原地打转的现象。如果只有效率这个动力,最终不可持续,经济会停下来;如果只有公平,过去搞计划经济的历史也证明,这样经济不可能往前发展。所以,如果效率与公平不能变成两个动力,而是两者选其一,发展就会出现严重的问题。这是面临的第二大公共风险。

  第三,经济资本与社会资本怎样有机结合。一谈到发展,可能就想到资金问题;一谈到经济,总是和资本联系在一起。从经济学视角中,看到的可能都是经济资本。其实社会资本也会影响经济资本,也会影响经济的增长。社会的文化、教育、人力资源,把它们纳入社会建设这一方面来看,这些实际上都是社会资本。这些社会资本会影响经济资本的效率。经济资本的效率能不能有效发挥,没有社会资本作为支撑条件,慢慢的效率会越来越低。

  在我国,效率在下滑,贫富差距在扩大,这些都会影响经济资本和社会资本。贫富差距大,大家都有一种不平等的心态,在这样的条件下能有多少人守诚信?如果都想投机取巧,受害的是所有人。资本也一样,因为交易成本上升,资本的效率下降,在这种情况下回到了前面提到的第二大风险,效率与公平没法区分。所以,经济资本、社会资本能不能有机结合起来,涉及到发展能不能可持续的问题。

  现在我们面临的上述三大公共风险,都不是某一个局部的问题。这三大公共风险是我们长期观察所看到,是整个国家发展、要实现中国梦所面临的公共风险,从某一个领域是没法解决的。■

  作者为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本文根据作者在“国研智库论坛·新年论坛2015”演讲整理,未经作者审阅。原载中国智库,财新网获授权发表。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邵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华为外迁 消费金融 华为 马英九 雷洋事件最新消息 2 我看钱伉俪 汪玉凯 杨绛 雷洋案尸检 现代政治权威的合法性来源 雷洋案最新调查进展 监管者评论山东毒疫苗事件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上海送奶车侧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