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马立诚:万里说我发了财

2015年07月16日 09:54 来源于 财新网
“不要怕!要跟‘左’的东西斗下去,不然改革开放就危险。”

  马立诚(政论家,曾任中国青年报评论部副主任,人民日报评论部主任编辑)

  人生在世,许多偶然。拿我来说,从未想到有机会与担任过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的要人近距离接触,作腹心谈。但无意中这一天来了。

  1998年3月,我和凌志军写的《交锋》一书出版,引起各界关注。4月14日,我接到一个电话,是万里身边的工作人员打来的。万里担任过第七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已经退了下来。这位工作人员说,万里看了这本书,想见见作者,由于凌志军在上海工作,所以先安排见我,然后找机会见凌志军。

  4月18日下午两点,我从人民大会堂西门进入一间大厅。万里身边的工作人员和他的几位牌友已经坐在大厅西墙窗下的沙发上。万里是中国桥牌协会主席,并得过世界最佳桥牌手奖。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我,万里两点半到,先等一等。我坐下和他们聊了一会儿。

  两点半,大厅玻璃门准时推开,我站起身。万里走了进来,一身深蓝色半旧中山装,脚下一双布鞋,他身后跟着一位穿军装的警卫。万里这一年82岁,头发和眉毛全都白了,但昂着头,身板很直,步履也轻快。我迎上去,万里伸出手,久久握着我的手,用浓浓的山东口音问道:“你就是马立诚?”“是。”“你哪儿找那么多材料,把安徽农村改革写得很准确。”

  我笑了笑:“万老,你不是让我们多学习吗?我们按你的要求做的。”

  万里也笑了,用手指了指大厅北侧墙的一道门,那里还有一间里屋。

  我随着往前走,万里一边走一边侧过头来,大声对我说:“你发了财了!”

  我摇摇头:“没有。”“这本书不是很畅销吗?”万里回过头来看我,眼睛里有点纳闷。“现在出书还不是版税制,而是稿费制。”“那你挣了多少钱?”“几万块吧。”

  万里点点头。跟在他身旁的警卫插话说:“几万块也不错了,比下岗工人强多啦!”

  我答道:“是。”

  此刻,我的心情完全放松了。此前我见过一些小官,架子很大,说话拉长声调,句尾还缀个“啊”字,让人不由得起鸡皮疙瘩。万里倒像是一位可敬的兄长,没有官场上习见的高下距离。

  进入里间,靠西墙有两个大沙发,中间一个茶几。万里在靠门的一个沙发上坐下来,招呼我坐下。他坐下之后,两脚交叉放在沙发前的一个脚凳上。

  万里侧过头盯住我,神情有点激动,伸出左手冲我打着手势说:“《交锋》写得好。邓小平理论发展起来不容易啊!当初我在安徽搞农村改革,阻力很大呀!当时北京一些领导人,像国务院管农业的陈永贵他们不赞成,给我扣了很多帽子,说包产到户是分田单干,是搞资本主义,不是社会主义。”

  我认真听着,叹口气。

  万里接着说:“我对他们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当时斗争非常激烈,关键时刻亏了邓小平出来支持。我向他汇报,他表示同意,说可以试验。出了成果之后,他公开支持,包产到户才站住脚。没有邓小平那一番话,安徽的包产到户之火,还可能被扑灭。克服那个阻力好不容易啊!总结起来可以说,没有交锋就没有改革开放。现在又出来四个万言书,这四个万言书不好,说明今天还有交锋。有了‘左’的东西,我们就要克服它,中国才能发展。”

  我点点头。就我所知,这是重要人物对“左”的人物散发的四个万言书第一次明确、公开的表态。

  万里问我:“有没有人整你?”“‘左’的人物骂我,但我还没有挨整。”

  万里忽然用右手拍了一下沙发扶手,说:“不要怕!要跟‘左’的东西斗下去,不然改革开放就危险。”我点点头。

  接着又聊了一小会儿其他话题,比如怎样看待香港形势等等。谈得差不多,万里站起来,我也站起来,他跟我握了握手,接着合了影,见面就此结束,大约一小时。

  4月下旬,凌志军回到北京,万里在中南海里接见了他。

  本文原载2010年1月14日《南方周末》,财新网经作者授权转发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邵超
更多报道详见【专题】纪念万里专题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高考工厂 房价调控 香港保险真相 雷洋事件 昌平警方 雷洋检察院为什么不立案 新婚之夜抄党章 山东问题疫苗事件回顾 魏洋事件 4万亿和4.7万亿 雷洋事件不让评论 杨绛详细生平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海南拆迁 上海送奶车侧翻 程博明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