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张文魁:改革的核心应是国企,而不是管国企的构架

2015年09月14日 13:06 来源于 财新网
如果国有企业本身没有市场化机制、没有活力,再加几个部门和机构去监管它、去运营它,也达不到改革的目的

  【背景】9月13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关于深化国有企业改革的指导意见》(下称《意见》)。作为此次国企改革的“顶层设计”,《意见》要求国企推进以市场化为中心的改革,同时加强党的领导,做强做优做大国企。《意见》同时对国企分类改革、推进董事会建设、改革国有资产管理构架、国企并购等进行了阐释,为全国下一步的国企改革奠定了框架。

  本次国企改革到底有什么特色和亮点?《意见》发布后又面临着什么样的挑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指出,《意见》的特点是,试图在强化国家监管和释放国企活力之间找平衡,实属不易。但国企改革的核心应该在于改革国有企业本身,而不是监管国有企业的组织构架。

  “如果企业本身没有市场化机制、没有活力,你再加几个部门和机构去监管它、去运营它,把监管构架和运营体系搞得那么错综复杂、重峦叠嶂,是会让它更加市场化、更有活力,还是相反?中国有着世界上最复杂的国企监管体系,下一步还会更复杂,但中国国企是世界上最廉洁、最规范、最高效的国企吗?”张文魁说。

  张文魁表示,《意见》有一些改革亮点。这包括:第一,加大了集团层面公司改革的力度,实现股权多元化,创造条件实现集团公司集体上市;第二,重点推进董事会建设,健全公司治理,实行一人一票表决制度。这两点都是首次在中央文件中明确提出,其中后者尽管是公司法的普通型条款,但现在中央文件讲一下也表明了一种态度。这两个亮点,有助于央企走出过去碎片化的股份制改革的旧范式、引入整体化股份制改革新范式,以及在一定程度上克服企业内出现领导“一言堂”。当然,未来在实际中能否得到推行和落实,还有待观察。

  而对于热议的“淡马锡模式”,张文魁则持保留意见。他介绍,我国学习淡马锡已经学了十多二十年,根本学不来。淡马锡下面的国企搞得不好、资本回报低,或者资本需要转移到其他领域去,淡马锡就可以卖掉;还有,淡马锡的独立运营是受到新加坡的法治体系保证的,可以基本上避免政府干预和长官意志。这两个核心要素中国很难学。

  他认为,不少央企,例如中国铝业公司、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这类央企已经是类似于行业性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这些央企的集团公司本身不从事经营生产活动,主要持有下属企业国有产权和管理这些下属企业。因此,再在它们上面盖一层夹层,并不能促进国企的市场化,反而更加婆婆妈妈。

  他同时认为,证券市场近一段时期对国企改革的理解是不完整的。

  第一,如果从央企合并这个角度来理解《意见》,则不是其出台的主要原因。他认为,国企的问题主要是是市场化不够、活力不足,合并并不能解决这个问题。

  其次,对于资产注入上市公司以实现国资证券化,他认为,这对提高国企的透明度和加强合规性是有好处的。但这一措施效果如何,包括对证券市场会带来多大好处,值得推敲。他介绍,上一轮股市牛市时,市场就已经推过“主业整体上市”的概念,把非上市的资产注入到上市公司中去,却并没有使国企的经营机制更加市场化,达不到改革的目的。

  张文魁提示,要防止以文件落实文件。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下称《决定》)本身就是个文件,且经过长时间的酝酿和广泛的讨论。在《决定》里,国企改革的方向、思路,甚至举措都已经提到,现在大家有等来了国企改革指导意见这个新文件。

  他认为,这种等文件的心态反应了一种回避和推诿的态度。即使指导文件出来以后,也会有人要等配套和细则。“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前等《决定》,等完《决定》后等《意见》,《意见》出来后等配套,配套出来后等细则。时间很快就在这种回避和推诿之中过去了。”张文魁说。

  他表示,在十八届三中全会之后,有一段时间形成了改革氛围,但这个氛围现在就没有那么浓厚了。现在一些人考虑的是明哲保身,少冒风险,如何重建改革氛围是接下来面临的挑战。

  (财新见习记者 张而弛 采写)

责任编辑:郭琼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川普 英国脱欧公投 首都 北京 雷洋事件何时公布 雷洋尸检报告 山东疫苗 中国经济 日元升值的原因 华生 万科 国际法庭 北京副中心 陈剑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聂树斌案最新情况 曹建方 叙利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