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为什么说英国脱欧公投是一场闹剧

2016年05月04日 11:10 来源于 财新网
这场闹剧带来的可能是欧盟成立以来最有意义的一次改革:如何重新树立欧盟的理想主义价值观,如何走向“更加紧密的联盟”,而非政府之间权力集中的联盟

  马俊杰|文

  天则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法国高等欧洲研究国际中心(CIFE)研究员

  从欧洲媒体的报道中,2016年可能是这一代人记忆中的多事之秋:先是一场不大不小的欧债危机,紧接着是法国和比利时的难民危机,欧盟东部成员国的边境难民涌入,各成员国对处理经济和社会问题横生龃龉,现在还有几周的时间,英国又要举行全民公投,来决定英国是否继续留在欧洲联盟中。然而,英国脱欧公投注定是一场由政治极端派鼓动的闹剧。

  欧洲联盟脱胎于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各种政治力量为欧洲所描绘的前景之间的竞争。一片焦土的欧罗巴大陆在20世纪上半叶实际只是延续了罗马帝国以来的两千年战争史。各民族国家之间的纷争、由贫穷和落后的价值观培植起来的民族主义,以及恰逢其时的野心政治家,酿成了工业革命以来最大规模的流血和暴力。战后的欧洲面临三种前景的抉择,一种是美苏超级大国为欧洲筹划的盟友和缓冲带;一种是由法国戴高乐将军为欧洲设计的民族国家的未来;还有一种则是建构主义的能够代表欧洲政治结构要素的欧洲联盟图景。幸而,战后的欧洲精英们将充满理想主义色彩的欧洲一体化进程从煤钢联盟,发展成欧洲经济共同体,再到今日的欧洲联盟。由于戴高乐的反对,1963年和1967年英国两次试图融入政治上的欧洲,都遭到了拒绝。直到1973年1月1日,英国正式成为欧洲经济共同体的成员国,标志着英国正式加入欧洲共同市场,充分享有成员国的各项贸易、经济、政治权益,也同时承担起与其他成员国别无二致的政治义务。

  对于加入欧洲经济共同体,时任英国首相爱德华·希斯十分乐观,并说“从我们的日常生活来看,我们将看到更多知识和信息的交流,不仅仅在商业领域,而且在各个领域… …这将使我们在进入欧洲乃至世界各地的市场时,变得更加高效,更有竞争力。”虽然他的看法并未摆脱将欧盟视为经济组织的陈词滥调,但这也说明在纯粹的经济计算上,英国从欧盟的成员国身份中获利颇多。

  经过40年的发展,欧盟已经成为英国最主要的贸易对象,欧盟成员国市场占到英国商品和服务出口的44%和进口的53%。欧盟国家还占到了英国外商直接投资的48%之多。与其他欧盟成员国相比,英国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遥遥领先。现在英国要举行脱欧公投,让人很容易质疑英国是“过河拆桥”,“得了便宜卖乖”。

  支持英国脱欧的英国独立党大肆利用媒体和民调机构,鼓吹欧盟对各成员国的干涉日益严重,放言英国的主权遭到愈来愈严重的侵犯。甚至有投机的政客,如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鼓吹离开欧盟是为了给留在欧盟争取到更好的条件和筹码。如此疯狂的逻辑充满政治投机意味,而且对英国的自身利益缺乏公允的评价。我们需要看到,英国加入欧盟即意味着作为成员国,英国在享有各项权利的同时,还要履行其他成员国都要履行的义务,遵守欧盟的各种规则。如果其他成员国“犯规”,以英国的政治敏感,必定是第一个跳出来指责的,现在英国反倒要追求自己成为特例,令人哭笑不得。挪威和瑞士想要从欧盟共同市场中获益,则不得不遵守欧盟的各种规则。英国占据天时地利,却丝毫不珍视实实在在的权利。软弱的现任首相卡梅伦虽然最近也站出来提醒国民脱欧可能带来的经济损失,却不愿赌上自己的政治生命坚定地反对脱欧公投。

  早在1975年,英国举行脱欧公投时,时任首相撒切尔夫人坚决反对。英国的主权在英国议会,而很多人对此置若罔闻。为了回应国民对欧盟剥夺英国主权的政治无知,她说,“只要我们的议会还有主权,我们就不该考虑将英国脱离欧洲经济共同体。”最终投票,有66%的英国公民选择了留在欧洲共同体。斯人斯言,让人们不禁感慨,比起从前有智慧和血腥的英国政治家们,现在的英国政客真是一蟹不如一蟹。

  面对布鲁塞尔对各成员国的“干涉”,匈牙利等国明确地表示抗拒,并举起民族主义的大旗,忘了本国在签署《欧盟立法、条约和裁决汇编》(Acquis Communautaire)时是在无胁迫条件下自觉自愿地接受欧盟各项要求的。有趣的是,当英国脱欧派,包括很多媒体,在大肆质疑布鲁塞尔时,他们却刻意避免提及英国加入的其他国际组织也同样对英国的主权提出了要求,比如联合国(UN)、世界贸易组织(WTO)、北大西洋公约组织(NATO)和新近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等。比较看来,在欧盟尚未实现一致的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时,NATO已经要求成员国英国不得擅自采取一国主权的最高象征之一,也即动用军队向外国宣战的权利;而TTIP在经济上对成员国主权的要求则更多,且这些要求是在没有欧盟那一套保险机制的情况下的。两相比较,英国脱欧似乎更是一些政客和财团的“小算盘”,他们不希望接受欧盟的规章体系,不希望遵守欧盟共同市场的规则。而这样做的后果十分严重。

  英国一旦脱欧,所有与共同市场相关的贸易协定将面临重新谈判的命运。英国指望与欧盟之外的国家建立更有利可图的贸易关系是痴心妄想,而指望在欧盟框架内“搭便车”更不可能。尽管欧盟现行体制有诸多问题,但作为成员国,英国至少能够参与规则制定,掌握相当的话语权;一旦脱欧,英国将面临在欧洲事务上的边缘化,其影响力的衰落也不符合英国历来的外交政策。欧盟的四项基本自由(物品和服务的自由流通,劳动力的自由迁徙和资本的自由移动)也将不再适用于英国公民。这种时下并不为英国公民所珍视的自由,可能只有在失去时才凸显其珍贵。

  这场闹剧让我们不禁思考欧盟的意涵,一个早已超越了共同市场的经济体,但由于缺乏共同的财政政策而无法有效处理经济问题;一个迈向更深度一体化的准联邦组织,但由于成员国的多元和民族主义,可能永远不会成为“欧罗巴合众国”;一个充满理想主义的超国家组织,但由于现实主义的政治冲突,可能永远不能摆脱质疑和排斥。英国脱欧公投是一场闹剧,而这场闹剧带来的却可能是欧盟成立以来最有意义的一次改革。如何重新树立欧盟的理想主义价值观,如何走向旨在促进欧洲人民紧密联系的“更加紧密的联盟”(ever closer union),而非政府之间权力集中的联盟,这是欧盟建立的基础,也将是未来发展的动力。

责任编辑:张帆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雷洋案最新消息 法国恐怖袭击 黄色电影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首都 北京 日元升值的原因 财新网 加勒比海领海争端 问题疫苗 万科 中考 工商银行 洪灾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